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蛇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五章团聚

    十月怀胎。宋鹊顺利生产。是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子。

    还是那个房间,那张床铺。生产也在那里。

    那个男人第一次出现,抱着孩子十分激动,浑身颤抖,喜极而泣。看的出,非常喜爱这个小孩。

    宋鹊不知他们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只知道小名,叫做小虎。像老虎一样,强壮有力。她没资格知道孩子的名字,更没资格取名字。

    “小心,枯井”某天,钟恒把小虎抱给她吃奶时,在耳边轻声说道。

    宋鹊身体一抖,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气息。从未感觉到的点点关心。心里莫名有一点感谢。

    如果,日子都像做月子这段时间该多好。心里感慨,这是被拐卖后,第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宋鹊来。趁小虎睡觉,帮我一把。老了,一点重量都拿不动。”

    这天,姜宛容让宋鹊帮忙。

    身孕后期、坐月子期间。很少绑上沉重的铁球。担心孩子的安全。

    “来了”这段时间姜宛容的态度大有转变。还对她说,生了儿子,以后就是钟家的少夫人。享受不完荣华富贵。

    宋鹊心里暗暗欢喜。如果,能成为少夫人,真的幸福。一看就是大富人家。身孕期间的伙食,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果然,小虎白白胖胖,非常的强壮。

    其实,她要求不高。本就是乡下孩子。吃的了苦,也不怕苦。只希望,平平安安过日子。特别是小虎出生。已经死的心,又燃起生活的希望

    女人,真的很奇怪

    姜宛容打开地下室。让宋鹊帮忙拿起一盆饲料。脸盆很大,可以挡住视线;脸盆也有些重量,可以带着身体,更好的坠入枯井。

    “帮我把饲料倒进去。”姜宛容

    “好的。”宋鹊看到枯井,心里一惊。想起钟恒的话。小心,枯井莫非,以前的女孩,都在这里面心中恐惧。暗暗小心。

    果然,她举起脸盆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动静。看到姜宛容恶毒的笑容。身体往旁边侧移。脸盆还有饲料,狠狠砸在姜宛容的后背。

    啊

    姜宛容惊骇欲绝,跌落枯井的时候,脸色极具恐怖,伸手向宋鹊求助。

    宋鹊大惊,扔了脸盆,一下抓住姜宛容的手掌。宋鹊在乡下干农活的,力气不小。还真抓住她。想把他拉上来。

    “救救我”姜宛容哀求

    砰这时她的手电筒,从身上跌落枯井,巨大的震动,摔坏手电筒,灯泡不停闪动。宋鹊终于看到,枯井里是什么东西。蛇巨多的蛇

    啊毛骨悚然,宋鹊被彻底吓住。一下挣脱手臂。姜宛容跌落枯井,发出恐怖的惨叫声。

    声音很快停止,似乎毒蛇,爬进嘴巴,进入喉咙,堵住了声音。

    宋鹊盯住枯井底部。缠绕成一团的毒蛇,很快缩小。姜宛容点滴不剩。惨叫声,很快消失。

    难怪,之前的女孩,也仅仅发出很短的惨叫声音。以为被卖。其实被毒蛇吞噬

    “不要”宋鹊惨叫,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钟恒悄无声息的出现。彻底把她吓住。

    “怎么办,我害死他老婆姜宛容,一定会被推下去喂蛇。”

    宋鹊内心极其恐慌,恐惧。怕死,更怕那些蛇。还舍不得楼上未满月的小孩。

    “天意如此”钟恒看着枯井自语。

    心中暗道对不起宛容,你太狠毒。肯定和别人的孩子处不好,担心,孩子被你推下枯井。所以只能委屈你

    钟家可以没有你,但是,不能没人传宗接代。希望你会明白苦心。

    “走吧。跟我回去。乖乖听话,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轩毅就是这个家的少爷。轩毅就是小虎。我们的孩子。万贯家财以后都传给小虎。”

    钟恒打开宋鹊身上的锁链,抱上小虎,离开这栋房子。住进钟家真正的屋子,大别墅,巨大花园的中心。如同宋鹊想象中的皇宫。

    数月后,钟恒又带回来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宋鹊见过。就是另外一个身孕女子。她生的是女孩宋鹊心里暗喜。

    直到这里,她们才知道对方的名字。刘梅香。是一个孤儿女儿钟海棠,白白嫩嫩,十分可人。

    “我就想在这里,带着女儿安静的生活。不想四处流浪,颠沛流离的生活”

    刘梅香坦言,锁在那栋房子,她都能接受。跟何况搬到这个家里。

    整个花园里,他们都是自由的。带小孩、种些花花草草。一辈子很快。他见过太多同伴。一辈子只有五岁、八岁、十岁。她活的最长还能生下漂亮的女儿。知足。

    宋鹊也认命。被娘家赶出来,就决定,这辈子不可能回家。章飞,挺好。但是,都过去了。从此不在想。心里只有小虎,养大成人。

    这天,章宁喜极而泣。终于还清父母的债务,可以把二老接回来。宋兰裳,玲玲,章飞还有舅舅一起,早早等在看守门口。

    “爸,妈”两人急忙迎上去。父母更加苍老。但是,精神还好。章宁,章飞都有托军队熟人照顾。也知道两个儿子的情况。都有出息。很开心

    只是这两年,苦了孩子。为了两个老人,操碎了心。

    “都来了。”父亲看了一圈,不见宋鹊,眼神有些黯然。章飞还是一个人。章宁晚结婚,孩子都那么大了。

    “玲玲,快叫爷爷奶奶。”宋兰裳抱住小孩,送到前面。

    “爷爷好,奶奶好。”玲玲脆声叫喊。

    “玲玲乖。爷爷奶奶都好。”

    母亲拉着章宁,章飞的手,仔细看了两个小孩。说不出的心疼。辛苦赚的那么多钱,都赔了。但是,他不敢说,担心章飞难受。

    “爸妈,我们回家。”章宁眼眶含泪。一家人。终于团聚。

    “我们想回去,把房子修起来。”

    父母闲不下来。在夜校和工厂打零工,攒了一些钱。要回乡下盖房子。章飞拉回去的红砖,水泥被军队都封着,原封未动。收到消息,已经解封。

    “爸,住镇上,大家一起,不挺好的吗”章飞有些不解。

    “挺好。但是,叶落归根。人老了,想回家。”后面还有半句,放在心底替你们兄弟,争口气。把红砖房子盖起来。以后没人敢在背后对你们兄弟指指点点。给章飞再娶一个。

    他们看开了。宋鹊。随他去吧毒蛇,和我们家没关系。恰巧在那里建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