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千面魔女异世重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他的痛

    一路上,四人安安静静地走着,一直到了慕容将军府门口。

    “现在人已经送到了,你们可以回去了。”凌夜瞪着还赖着不走的两兄妹说道。

    “那你怎么不走。”其其格不怕死地和凌夜抬杠。

    “全都给我回去!”疲惫的芯月终于生气了,阴着脸吼了一句,然后就转身进门,留下三人大眼瞪小眼。

    “我警告你,别想着半夜偷偷来找芯月。”凌夜杀气腾腾地对哈丹巴特尔说道。

    “呵,你以为我是你啊,天天晚上守在人家屋子外面偷看别人。”哈丹巴特尔讽刺道。其实他早已查过关于凌夜和芯月两人之间的事,当然也知道了以前凌夜每晚躲在树上偷听芯月吹箫的事。

    “那又怎样,现在芯月是我的女人,能半夜去找她的只有我。芯月已经告诉过你不要再烦着她,我劝你识相点,免得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凌夜霸气回怼,哈丹巴特尔这回真的没话说了,最后一句更是直戳心窝,说实在的,虽然自己厚着脸皮缠着她,但是心里还是害怕芯月会讨厌他导致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半夜三更打扰人家黄花闺女还这么理直气壮,好意思吗你!”其其格见自己大哥无话可说,赶紧出口帮忙。

    “怎么不好意思,她迟早都会是我的人。再说了,芯月都没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凌夜得意地说道。

    “你!”其其格气得只能指着凌夜鼻子发抖。而哈丹巴特尔听后心里一阵刺痛,其实在看到凌夜和芯月在桥上准备接吻的时候,他心里就很清楚自己已经败落了,但是身为苍漠国的大王子,他不想就这么放弃,不过在逛街的过程中看着两人的互动,两人的眼神,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现在他想着至少和芯月成为朋友吧,至少让芯月能记住他,至少他能作为朋友让她依靠。

    “够了其其格,我们回去吧。”

    “大哥!”听到哈丹巴特尔失落的语气,其其格更加生气了,原本还想刺激刺激他,但是一低头看到他苦涩的笑容,看到他心痛的神情,可惜地叹了口气,可惜不管他们多努力,人家的心就是这么坚定,丝毫不让半分,可惜自己的大哥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却是爱上了一个不可能的人。虽然其其格还小,也不太懂爱一个人的感觉,但是她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想必他是真的决定放手了。

    “好咯,那我们回去睡觉吧。拜拜,偷窥狂。”其其格对着凌夜做了个鬼脸,然后就和哈丹巴特尔一起往宫殿的方向去了。

    路上,其其格撅着嘴一直盯着哈丹巴特尔。

    “我知道你大哥我很帅,你也不用一直盯着我啊。”

    “切,自恋,在某人面前怎么不见你脸皮这么厚。”

    哈丹巴特尔没有接话,只是笑了笑。

    “真的就这么算了?不像你风格。”

    “爱情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在爱情里,不是说你付出就一定有收获,不是说你努力就会有结果。今晚我已经很清楚地看到他们的心连得有多么紧,再勉强下去,恐怕我只会破坏她的幸福。”

    虽然其其格还是不太懂,但是这番话让她想起依琳娜,或许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吧。

    “那你的礼物呢?还要不要送?你要是送出去了,她又不知道这个礼物的意义就这么接受了,那以后你的王妃可就没有信物了喔,反而是她以后如果到了苍漠国,那么她将接受王妃的待遇啊,你可要想清楚了。”其其格有点担心地看着哈丹巴特尔,害怕她那大哥会真的就这么把东西送出去。

    “大人的事,小孩子操什么心,你大哥我自有分寸。”哈丹巴特尔开玩笑地敲了一下其其格的头,然后加快了行走速度。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其其格摸了摸自己的头,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

    而凌夜自然是不会乖乖回宫殿的,看到两人离去后,他就前往芯月房间了。

    回房后的芯月倒在床上,长舒一口气,心想着耳根子终于清静了,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可是刚闭上眼没多久,芯月就感觉到了某人的气息,或许是那曼陀罗耳坠的作用,她现在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他。

    “怎么还没回去我想睡觉了。”芯月翻了个身,背对着从窗户溜进来坐在她床边的某人。

    “今晚你还欠我个吻,我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凌夜抓住芯月的肩膀把她翻了过来。

    芯月睁开了眼,借着月光,看着凌夜那闪亮而深情的眼睛,看着他坏坏的笑容,心跳好快,难道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真是拿你没办法。”芯月故作镇定地坐了起来,轻轻在凌夜唇上啄了一下。然而就在她的唇离开的时候,凌夜身子前倾跟了上去,然后顺势把她推倒在床,深深地吻了上去。那吻,是那么的温柔,却又是那么的贪婪。

    芯月瞪大了眼睛,心脏就要跳出胸膛一般。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吻,也不是第一次和凌夜接吻,但是这次感觉很不一样,两颗心似要穿过两堵肉墙融合在一起一样。

    吃惊过后,芯月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深入心房的吻。

    他们不知,此时,月光下,屋顶上,另一颗心备受折磨,像是被撕裂似的。

    良久,凌夜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芯月的唇,害怕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

    “晚安。”凌夜看着喘气的芯月,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晚安。”芯月甜笑着回道,看着凌夜消失在月色下才又闭上了眼睛安心地睡去。

    房门外,那心碎的人儿看着手中紧握的匕首,看着刀鞘上的沙漠玫瑰,看着沙漠玫瑰中心镶嵌着的红晶石,内心痛苦地纠结着……明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要不要送呢?要不要告诉她这礼物的意义?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对一个才见了几次的人如此心动,或许这就是爱吧,不分时候,没有理由,说来就来。

    纠结中,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气息正变得强烈而混乱。床上的某人因为前世的职业毛病,习惯了在熟睡中依然保持着本能的警惕性,渐渐地感受到了门外那股波动的气息。芯月感觉那人并没有敌意,虽然不知道那是谁,但是她还是决定继续躺着静观其变。

    可那人始终没有动作,只是一直散发着强烈而混乱的气息打扰着芯月,搞得她无法入睡。最终她受不了了,决定出去看看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仍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的哈丹巴特尔并没有注意到房内的动静,突然,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是你?你怎么在这?”芯月诧异地看着正手握匕首,一脸愁容的哈丹巴特尔。

    哈丹巴特尔显然没想到芯月居然醒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