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吹着春风去远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0章 无法预料

    任小侬争分夺秒才赶上了飞机,直到她坐在了飞机上,还在喘着粗气的时候,听到乘务长在播放: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起飞。

    这一次,她不用等太久,飞机这么快就起飞了。

    飞机滑行之后一飞冲天,任小侬紧紧地握住座位旁边的扶手。她感觉自己好像不够力气支撑住自己,差点就要歪到旁边人的身上。因为她很瘦,力气也不大,况且刚才冲进机场后一路在飞跑,早已筋疲力尽。

    飞机行驶平稳好一会儿,她才渐渐恢复了体力。这时候,她转过头看了看旁边的人,这回她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士,他跟空姐要了一份报纸在看。

    任小侬想到两天前她也坐在了飞机上,却不是此情此景。那一天,坐在她左边的是一位很友好的女中年,跟她聊天让任小侬心情愉悦。而那一天坐在任小侬右边的是沈宙,虽然他全程板着一张脸,可没想到她跟他竟然还挺有缘的。

    她不禁笑了。人会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人,真的无法预料。不期而遇的美好,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她看了一眼手机,回想起自己在电话里跟沈宙说的话。他说想来机场送她,可她却说时间来不及。

    从此之后,她和沈宙之间,可能真的就此结束了。

    想到这些,任小侬不免感到惋惜。

    不过又能怎么样呢?即使她觉得自己跟沈宙有缘分,即使看起来沈宙对她有些关心,可是现在她已经离开了厦门。

    她看了一眼被遮光板挡得严严实实的飞机窗,本来想最后看一看厦门,却一点机会都没了。

    再见,厦门。再见,沈宙。

    飞机落地北京之后,任小侬就接到了陶子鹭发来的微信语音,让她一到北京就赶紧报平安。

    任小侬给她回了电话,“小姨,我到北京了。”

    陶子鹭这才松了口气,“小侬,今天小姨太对不起你了,不仅忙得没空陪你去海边,也没送你去机场。”

    任小侬马上说:“小姨,去海边有的是机会,等我工作后自己能赚钱了,我一定会常常去厦门看望你的。”

    她这是安慰陶子鹭的话,但陶子鹭信了,连“嗯”好几声。

    上一回她在厦门机场像只无头苍蝇,这回在北京机场却不一样了。她来过这个机场,没花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取行李处。

    拿到行李,她找了辆推车,把姨姥姥让她带回来的两大件东西放上去。不知为何,她忽然又想起了沈宙。

    那天在厦门机场,她看到他用推车装了好几个行李箱。

    她终于忍不住打了电话给沈宙。

    “我到北京了。”任小侬说。

    沈宙正在轮渡等船,海风拂面,他感觉很舒服。他淡淡地说:“平安到达就好。”

    任小侬听到电话里的汽笛声,好奇地问他:“你在海边吗?”

    沈宙回答:“对,我正准备去鼓浪屿。”

    任小侬问道:“这么晚了还能去吗?”

    沈宙说:“当然了。”

    他显得生疏不少,是刻意的。可任小侬却没想太多,依然关心地问:“那你今晚怎么办?有船回来吗?”

    沈宙尽量地克制自己,他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有船。”他害怕任小侬纠缠不清,那样对她和他都不是好事。所以他干脆说:“祝你在北京一切顺利,早日爱情工作双丰收。”

    他挂了电话,可是任小侬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算得上“翻脸比翻书还快”吗?

    沈宙也不想这样翻脸不认人,可是他没办法再一次面对同样的事情。他跟祝纭从大学就谈恋爱,即使是这样纯粹的初恋,也都没办法冲破现实的那道屏障。那么,他跟任小侬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了。

    坐在从轮渡开往鼓浪屿的夜船上,沈宙静静地注视着对岸的鼓浪屿,它如此静谧。

    任小侬看着手机,呆立了很久。

    忽然来电铃声响起,她一看屏幕,是她爸爸任大河打来的。

    “到北京了吧?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让我不省心呢。我不是让你飞机一落地,你就赶紧跟我们报平安嘛。”任大河责怪道。

    任小侬说:“我顾着拿行李忘记了。”

    任大河忽然不说话,弄得任小侬紧张地问,“爸,爸,怎么了?”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任大河突然这样问。

    任小侬了解她爸爸,她努力用云淡风轻的口吻说:“哪可能呢,我现在一心扑在找工作上,工作就是我的男朋友。”

    任大河这才勉勉强强地说:“你可千万记得爸妈对你说过的话,不能嫁远,最远不能离开咱北方。”

    任小侬说:“知道了。”她看着推车上的两大箱东西,说:“爸,我姨姥姥捎我带了东西给我姥姥呢,我这周末会回家一趟。”

    “你看我就说嘛,不能嫁远不能嫁远。你姨姥姥弄个东西过来得这么折腾,哪像你从北京回来咱这里,一个周末就能来回。现在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不让你远嫁了吧?我”任大河没完没了地念着,任小侬已经不知道自己第几千几百遍听这些话了,耳朵就快长老茧了。

    她回到学校宿舍,看到又空了一张床,现在宿舍里只剩她和陆柠两个人了。陆柠是她最要好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她们俩也是河北老乡。

    “回来啦?”陆柠从外面提了两桶水进来。

    她们俩虽然都是河北人,但身形却很不一样。陆柠既高又壮,长相也不是清秀型。任小侬则是跟她截然不同的身材和相貌,属于小家碧玉型。

    “怎么又停水了?”任小侬问。

    陆柠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这是逼着咱赶紧找到工作啊,等哪天我找到工作了,立马收拾走人,一刻都不多呆。”

    任小侬笑着爬上自己的床铺,她想把自己从厦门新买回来的书拿出来看。

    陆柠看到地上摆着的两大箱东西,问她:“这什么啊?”

    任小侬回答,“我姨姥姥让我带回来的。”

    陆柠颇有兴致地问:“怎么样?厦门那边还行吗?听说明天有几家厦门的公司要来咱们学校招聘。”

    任小侬在书包里翻了翻,怎么也没找到她新买的书。“奇怪,去哪了?”

    她仰着头,费劲地回忆着自己把书放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