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不要妄想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家庭风波(二)

    彪子的父母一听说要报官,心里也怕了,他们嘴上虽说恨彪子骂彪子,但真要是送彪子去监狱他们也舍不得,毕竟他们就彪子这么一个儿子。

    彪子父母赶紧说:“她崔大婶啊,报官不好吧,清官难断家务事,咱们这么点事就不要惊动官府了吧!”

    崔大婶冲着他们老俩说:“你们糊涂啊,这可不是简单的家务事,婚姻现在是受法律保护的,破坏合法婚姻是要受法律制裁的,你们没看电视上说嘛!”

    崔大婶这话虽是说给彪子父母听的,实则是说给彪子和他带来的那个女人听的。

    翠花听了崔大婶的话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说:“对,我就要去告这对狗男女,他们这是犯法的行为,我不好过谁都别好过!”说着爬起来就要往外走。

    彪子的父母赶紧去拉翠花,连忙说:“还是别报官的好,再想想别的法子吧!”然后又冲彪子说:“你这该死的也说句话啊,你想等着去坐牢啊?”

    彪子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见彪子领来的女人说:“法律保护婚姻,但法律也没说不允许离婚啊?过不下去了离婚也不行啊?”

    大伙一看这外来的女人这么猖狂,便七嘴八舌的吵嚷起来,有的说:“都是这女人惹得祸,赶紧轰出去!”有的说:“这种女人就欠该撕烂了她!”大家越说越气愤。

    翠花见大家一致声讨这个女人,也便来了勇气,喊道:“都是这个**勾引彪子,还敢来我家里逞横,大家赶紧把这个狐狸精赶走!”

    大伙们本来就痛恨这种不正当男女关系,加上这外来的女人又如此嚣张跋扈,而翠花平时勤劳本分、任劳任怨,大伙们自然偏向翠花,便一起上来把这外来女人给围住了。

    外来女人见这阵仗也有些害怕,急忙喊:“彪子,你在哪儿啊,快来救我啊!”

    彪子赶紧上前护住这个女人,那女人抱着彪子的胳膊直喊:“她们这是欺负人,仗着人多就不讲理!”

    大伙看这女人不仅张狂、矫情,还敢把彪子拉来当挡箭牌,更加气愤了,说道:“打这个小妖精,叫她搞破鞋,还敢这么厉害!”说着便七手八脚地朝这个女人挥来。

    这女人吓得嗷嗷直喊,手里拉着彪子不放,彪子护也护不住,也跟着挨了不少打。

    秋菊见这情势恐怕闹出事来,情急之下大喊一声:“都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

    虽然没有人害怕秋菊这个年轻姑娘,但一听到“报警”,一下都不闹腾了。

    这时崔大婶站出来说:“如果不报警,就找个主事人来调节调节吧,这么闹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秋菊问:“也行,不过找谁来啊?”

    崔大婶对秋菊说:“最好是他们本家的,你们家不是和彪子他们是一家吗?叫你爸来吧,正好你爸也是彪子的叔叔,也管得着他!”

    秋菊想想说:“恐怕我爸不爱管这种事,不然找赵村长来吧?”

    崔大婶一撇嘴说:“可别叫他来,他来了除了喝茶水,就是听故事,干不了正事!”

    秋菊又说:“要不请李大爷来吧,他管理过全村这么多事,有经验又有威望,还是请他吧!”

    崔大婶说:“也成,就叫他来吧!”说完便叫一个人去请老李。

    不一会儿老李果真来了,大伙赶紧让开路,老李进屋后看着一家老小这副模样,叹了口气说:“好好的日子不过,瞎折腾什么呢这是!”

    彪子父母低着头说:“都是我们管教无方,孽子不知好歹,才做出这种事来!”

    老李点了一下头说:“那就说说想怎么办吧!彪子你先说,你说你想怎么办?”

    彪子垂头搭脸地说:“离婚!”

    老李点了点头,又问翠花:“翠花,你想怎么办呢?”

    翠花说:“我不离婚,我辛苦了这么多年,凭什么让别人把我赶走啊?”

    老李又问彪子父母:“你们两位什么意见啊?”

    彪子父母说:“我们是不能让翠花走的,这么多年这个家全靠翠花一个人照应,我们不能做这昧良心的事!”

    老李又问彪子:“你是铁了心要离婚吗?就不顾念这么多年的夫妻情,还有孩子和老人吗?”

    彪子被这么一问也觉得惭愧,不敢说话。

    彪子跟来的女人见彪子要服软,便冲彪子喊:“你也要想想我们的孩子,他也需要爸爸!”

    这女人这么一喊,全屋子的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翠花:“好啊,原来你们在外面都有孩子了!我还被蒙在鼓里呢!”说完又是一场大哭。

    众人议论纷纷,老李见情况变得复杂,便皱起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崔大婶走上去把翠花拉到另一个屋,不一会儿翠花出来说:“要离婚也可以,不过我不能从这个家走,要走也是彪子他们走,他要负责两个老人和两个孩子的生活费,还要补偿我这么多年的辛苦费!”

    老李听完此话,问彪子:“你同意翠花的要求吗?”

    彪子哼哼唧唧地说:“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老李说:“既然这么着那就好办了,翠花你说说你想彪子怎么补偿你?”

    翠花说:“先补偿这几年的家庭费用两万元,他净身出户,以后每个月要给家里寄五百块钱的生活费!”

    老李又问彪子:“你同意吗?”

    还没等彪子回答,跟彪子来的女人便抢着说:“不行,彪子哪有这么多钱啊?”

    老李正了正声色说:“没问你,你不要说话,这是他们两口子的事!”

    老李又看了彪子一眼说:“彪子你说吧,同不同意?”

    彪子也没有别的办法,左右为难,只得答应:“就这样吧!”

    老李说:“既然都同意了,那就立个字据吧,以后遇事也好有个依据。”

    在老李的见证下,彪子夫妻签署了离婚协议,两天后又根据这份协议办理了离婚事项。从此彪子就彻底从这个家消失了,连每年过年也不回来了,翠花还是一如既往地过着以前的日子。

    虽然大人们的事解决了,但给孩子造成的影响并没有消失,从此,秋菊的班上便多了一个总是满脸忧愁、目光幽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