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李逵的逆袭之路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051章 破家的县令

    得亏韩巡检在家里胡思乱想的一通琢磨,一会儿觉得自己是请李逵帮忙,想要李逵的手中秘方做大买卖,发大财。没一点诚意,怎么会让李逵相信他的人品

    兄弟家的仇没有报,当哥哥做事忒不地道。

    这才有了衙门里的这一出。

    当然也不止这些,他还担心李逵漫天要价,出一个让他和自己岳父都无法给出的要求,最后把事给搅黄了。如今的李逵,不是半个月前的李逵,他是周元的弟子,周元是进士。虽然进士文臣这片他不熟,但韩大虎多少知道一点,文臣都是属狗的,平日里互相看不顺眼,咬的不亦乐乎。

    一旦文人被武夫欺负了,所有的狗子都会松嘴,集体奔向不知好歹,敢和文人过不去的武夫。

    很不幸的是,韩巡检和他岳父刘都虞候都是武官,条件都符合。

    想来想去,还是得拉拢感情,感化李逵。

    李逵倒是不在乎,今日见,明日见都可以,但眼下他大哥要过堂,他总不能离开吧

    “改天吧改天我去拜访韩大哥府上。”

    李逵说话间,就准备扭头离开。邱掌柜可不敢让李逵走了,拉着李逵的手就是不撒,紧紧的往怀里一抱,好言哀求道“李爷,你可怜可怜我这老胳膊老腿,别改天了,现在去可好”

    “不成,我大哥还等着过堂,不敢离开。”虽说有做给人看的嫌疑,李逵也知道李大郎这一次过堂没什么凶险,再说了,许伯不是对他很中意吗,想必也会帮他。但他这个当弟弟确实不能离开,容易给人落下口实。

    想了想,李逵选了个时间“明天,就明天。”

    “好,痛快。李爷,那我们就说好了,明日我家主人在家里候着李爷。”

    “放心,一准就去。”

    李逵看着邱掌柜忙不迭的小跑着回家报信,琢磨着有点不太对味。恐怕不仅仅是韩大虎那么简单,韩大虎能够将家产变卖支持其岳父,这雪花盐的买卖,如此大事,怎么可能不告知

    说不定明天还能见到韩大虎的岳父。

    很快,他就没有时间琢磨了。李大郎哆嗦着跟在了两位衙役的身后,面色死灰,嘴唇一个劲的碰着,就是发不出声。

    李逵不用想就知道这家伙在干嘛,多半是自言自语的告诉自己“歹命啊祸从天降”

    李逵迎了上去,感谢道“谢过两位大哥没有为难我家哥哥,改日还请两位赏个薄面,喝碗水酒。”

    “打虎郎客气了,大郎是苦主,老爷过堂也不会难为他,我等更是敬佩打虎郎的威名,怎么会让大郎受委屈”

    说话间,李大郎哆哆嗦嗦的走到了李逵面前,唏嘘道“兄弟,要是有不测,娘就全靠你了”

    李逵这个气他,你丫还准备嚎上两嗓子,怎么着

    还真有这可能,李大郎的德行李逵算是见识过了,无奈之下,暴躁的李逵也只能好言相劝“兄长,你且宽心,这王福的事犯了,让你来害是让你指认王福的偷盗行为。”

    “可是,俺没有证据啊”李大郎一筹莫展,他要是有证据,指不定告诉李逵让兄弟给他报仇。好吧,就李逵对李大郎的兄弟情谊,多半会先暴打一顿大郎,然后去寻王福的晦气,他也不打人,直接将这小子送官。

    打人,哪有比折磨人痛快

    李逵气道“到时候你就说牛是王福偷的,车在他家边上的河沟子里找到的。”

    韩大虎连证人都给找好了,李大郎还想怂包,气地李逵差点没给他踢两脚泄愤。李大郎这才提着小心进入了衙门。

    一看到县令周元,还有三班衙役,一张张黑沉沉的铁面。还有被打的瘫软在大堂之上的王福,血肉模糊的惨状,吓得他心尖儿都颤了起来,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哀嚎起来“大老爷,冤枉啊”

    周元揉了揉眼珠子,他没认错,这货是李大郎,李逵的亲哥。

    可这人和人的差距也忒大了一点吧

    李逵什么性格,行如风,烈如火的一个人,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兄长呢着实让人琢磨不透。好在问案已经快结束了,王福的罪状确凿,根本就没有翻案的可能。

    周元撇了一眼李大郎,也没有问他话的意思。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的盯着王福道“你说的苦主,就是李大郎吗”

    “是”王福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没办法,皮匠举证他卖过牛皮,百姓指认他卖过牛肉,连死党都指认他杀过牛。所有的证据都对他很不利,尤其是还有个下毒的罪证,他说什么也不能认啊再说了,他也没有给牛下过毒,真要是认下了这罪证,偷牛的罪也逃脱不了,还要摊上人命官司。

    两害取其轻,王福一咬牙,干脆将李大郎认出来,自己承认偷了李大郎的牛车算了。

    他也知道如今是得罪狠人了,干脆,自己认罪。盗窃,私自杀牛,偷税的罪名而已,总不至于让他丢了性命吧

    周元见王福认罪,于是挥手道“将案情详细说来。”

    这对王福来说很简单,都是他切身经历的事,而且时间也不长,就半个月左右,也不至于忘记。于是,一五一十的将案情说了一遍,书办将询问录入案宗之后,周元就问王福“按律,可以用罚金减刑,愿罚吗”

    “非不愿,实无钱尔。”王福苦笑不已,后悔依然没用,他还能怎么办

    等着宣判吧

    支付罚金倒是能减刑,但是几倍的罚金,加起来二百多贯,他要是有这钱,还用去偷牛吗

    罚金可以不出,正常的赔偿不能少了。

    周元当即宣判“没收王福唯一的房屋和没有花完的赃款,作为官产和赔偿。王福数罪并罚,徒永信军三年。”

    然后噼里啪啦又是一顿板子,吓得李大郎闭着眼睛不敢看。而王福在老家也算是家破了,就算是他流放结束之后,回到老家也没有房子住。

    且不说县衙里的事,邱掌柜迈开双腿尽力赶回到了家中,向韩大虎禀告道“老爷,见着李爷了,他明日就来家中。”

    韩大虎兴奋的站起来,两只手交叉着捏着,得意的表情浮于言表“我就说我兄弟最是重信用,我这边事还没办妥,他那边就答应下来。得亏我激灵,想到了纰漏,要不我这兄弟恐怕要恼我。岳父,这下你可安心了吧”

    邱掌柜张了张嘴,很想告诉自己家老爷,您老想多了,李爷根本就没想起你这档子事,您真多心了。

    可是有老爷的岳父在,邱掌柜觉得还是得给自家老爷一点面子,奉承道“太爷,我家老爷说的没错,李爷可是重情重义之人。”

    刘都虞候颔首道;“明日看他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