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我有一把庶人剑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章:真武已死

    手持渊啾,易安脚步轻转,踏入阵中,精神力流转于灵台,绽放出深邃的乌黑的光芒,一身大黄庭内力在体内经脉中激荡,生生不息。

    看着这十个全身散发金芒的武僧,易安目光凛然。

    虽然说佛门十铜人闻名江湖,可是对付他们,易安并不想使用六品境的能力,甚至连那一身的庶人剑意都收束体内。

    修行着这天下第一的《太上黄庭大道经》,一身诸多大派的顶尖诸法外招,在武道一途,易安远远领先着寻常的江湖客,虽然,眼前有着十个品境武僧,可是,这又如何?

    清凉寺虽然也属佛门,可是,却也只是一个七品佛门而已,他们修行的只是佛门的基础内功与寻常的外家招式。

    在江湖下三品的斗争中,内家心法和外家招式远远是最重要的。

    一个拥有着顶尖的内家心法和外家招式的江湖客往往能够吊打好多个寻常的江湖客。

    这也正是江湖之中跟脚的重要性。

    轻轻的磨砂着渊啾,易安眼眸之中的乌光更甚,乌黑深邃,仿若要将人拉入深渊一般,乌光之中充斥着诸多的道家符文,流转着众多玄妙的气息。

    “开天眼”。

    这是一门道家的顶尖外功,精神力流转于灵台,仿佛开了第三只眼,这一只天眼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天地之力流动的轨迹。

    易安虽然自信,但是却并不自负,这可是江湖闻名的十铜人啊。

    “喝”

    十位武僧一声轻喝,在此刻,易安目光流转,仿佛看到了这天地被开天辟地,浮现远古之时的景象,一头头与山岳齐高的远古龙象愤怒的一甩鼻子,发出一声怒吼。

    一声怒吼传来,如雷霆般震响,直指易安的内心。

    “这就是佛门的龙象震天响?好一门霸道的音波吼功。”

    收束好心神,易安在心里暗暗的想到,在那一刻,体内流转的大黄庭内力都开始了溃散,幸好,他刚开始就开了天眼,看到了这些和尚体内内力流转于肺部,所以这大黄庭内力也只溃散了一会,便又重新在体内激荡。

    若是易安来不及收摄心神,在那一刻,他就会被这霸道的音波功给破了体内内力,到那时,他就算在身怀天下第一的大黄庭内力都无用了。

    身在大阵之外的红衣主持看到易安能够这么快就脱离这龙象震天响的影响,脸上也颇有一些异色。

    这一门龙象震天响可是他们上一任主持凭借着佛果在白马寺那兑换来的一门顶尖外功,寻常的江湖客在这一震之下,内力溃散,体力不复,就算是他也需要好一会儿才能回复过来。

    十位武僧,棍影重重,体内内力激荡,就如一尊尊佛门罗汉一般,踏天而来。

    长棍或虚或实,种种变化之术在棍棒之上体现,锁死了易安进退的步伐。

    “你有着三十六重变化,那又如何?道家禹步,你可知天地星辰的变化?”

    一声轻笑,易安脚踏禹步,身影顿时宛若梦幻空花,虽然那十位武僧长棍交接,封锁空间,可是禹步一出,他们连易安的衣角都摸不到。

    这道家禹步可是真武道门研究天地星辰的变化而创出来的步伐,是一门顶尖的外功,这真武道门虽不是这道门的领袖,却也是这江湖数的上的大教。

    手掌翻转,大黄庭内力流转于手掌,散发着淡淡的黄色。

    易安近身,两掌翻印在两名武僧的胸膛。

    “吱嘎”

    传来令人牙酸的金铁般的碰触声音。

    在这一刻,易安突然感觉一身沛然大力从这两名武僧的身体中传来。

    两名武僧的内力在他的手掌炸开,一瞬间截断了他体内流转于手掌的大黄庭内力,在那一刻,易安相当于用肉掌触摸了武僧的内力。

    脚下禹步瞬间被打断,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有着一丝观无量内力的特性。”

    易安在心底喃喃自语说道,白衣大士的观无量内力,一身观无量内力如惠河之水无穷无尽,但这不是观无量内力的所有特质。

    这观无量内力的最主要特质是:截断。

    观无量内力如那惠河之水,惠河乃是这九州最为广阔的河流,所过之处可以任意截断其他水流的支脉。

    在这一时间不察间,易安吃了大亏。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放下执念,回头吧。”大阵之外,红衣主持手持佛礼对着易安说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易安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能够回头?抱歉,我易安最不想最不愿的就是回头,这人生啊,就只有一条路,我愿意走到黑。

    易安手持渊啾,大黄庭内力重新在内力激荡。

    “一时间不察,中了你们的招而已,这大黄庭内力被誉为这江湖天下第一的内力可不是仅仅只有能够转化内力特质而已,更重要的是它如天地般广大。”

    “惠河能够截断水流,可是他截断不了这天地。”

    “七星剑法。”

    易安在心里轻声低喃一声,持剑渊啾而出。

    一身大黄庭内力澎湃激荡,瞬间转化成为那锋利的剑元,带着‘锋利’的特质。

    剑元注入那渊啾之中,霎时间,渊啾剑身发出一阵剑鸣,渊啾剑气四散而出,锋利切割天地。

    剑气汇聚,渊啾剑身之上散发出让人迷茫的白色光芒。

    易安脚踏禹步,一步一步犹如天地之变化,一步一步踩在天地大星之上。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

    脚步挪转,如同北斗,手腕挑动,手中渊啾也是一剑剑变化,在这一瞬之间,易安一口气连续挥出七剑,每一剑都如天上的七星一般闪耀动人,剑光很美,美的让人窒息。

    这道家禹步本来便是真武道门为了这七星剑而创出,脚踏七星,掌天地之变化,手中执剑,以七星为剑,这便是真武道门的七星剑法。

    可以说,这一门七星剑法已经不能算剑法了,准确来说,它应该名为七星剑道,属于术法道招里的道。

    对面易安的这七剑,十位武僧古井无波,面容之上没有着任何表情,虽然这剑光很美,宛如星辰,可是他们身上的内力可以截断内力,诸法不侵,何况只是剑光而已。再言,他们一身外功金钟罩铁布衫,他们可不相信这剑光能够破了他们的身。

    可是,有些事往往就是出乎意料,不能你相信,而是要我觉得。

    剑光很美,宛若星辰般迷蒙。可是在这剑光近身的那一刹那,十位武僧寒毛乍起,在那一瞬间,体内流转,可是这内力却截断不了那剑光之上‘锋利’的特质。

    剑光近身,那‘锋利’的特质斩断了他们的内力,一股沛然大力传来,身体之上发出金铁般的撞击声音。

    在那一瞬间,十位武僧身体金光绽放,如同金刚。

    剑光斩在武僧的身上,金钟罩铁布衫只抵挡了一会,便已消散。

    看到此景,易安皱眉,右手在空中需握,剑光消散。

    他虽然不喜佛门,可是却也没有必要杀人,此趟,他是来讲道理的,而不是杀人的。若是杀人,那挺简单的,只需要放出庶人剑意,众人皆死,何必要搞的那么复杂?

    要知道,易安可是最怕麻烦啊。

    “阿弥陀佛,真武已死,没想到在这江湖之中还能够有人真正的真武七截剑。”

    散开大阵,红衣主持手持佛礼对着易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