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苏酒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67章被取笑了

    这样执拗的人,实在少见,苏静的性子也给激起来了,一把将人按倒在床上,侧躺着。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腿一跨,直接把他牢牢压在床上,两一前一后捂住头,凑近看了一下。

    “行,没留下指甲印,没破皮。”

    看完她便松开了,站在床边,双手抱胸,小脸微微扬着,俯视着他,仿佛斗胜的公鸡一样,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好像在说,小样,跟我斗。

    苏岩受不住她这么看他,一溜烟跑走了。

    她明显看到苏岩,整张脸都红了,好像,脖子也红了。

    这小子,不会到了青春期了吧?

    才十二岁,应该还不会,下次,她可不能再这样了。

    苏岩浇水的时候,逆天系统告诉她,浇水除草,抓虫,都是有金币的,让苏岩做这些,不仅没金币,还要扣金币。

    苏静想着要少了的十个金币,想骂娘。

    她这是买了个奴才吗,这是买了个祖宗。

    幸好打他没给她扣金币,否则,她还真的得天天把他当神佛供起来了。

    当她进入识海,真的骂起了娘。

    “死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苏静这一吼,没把系统炸出来,倒把古绪给喊出来了、

    “苏大小姐,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苏岩出事了?”

    “他没出事,我出事了。”

    “你怎么了?”

    “我要死了、”

    古绪认真的看看她,用手探探她的鼻息,咦了一声。

    “这不对啊,你不活得好好的吗,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比那虾米都蹦得高。”

    苏静气结,她就不该搭理这个姓古的,拿她跟虾米比,她有那么小?

    “死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本系统不会滚,请宿主示范一下,怎么滚。”

    苏静又一次气结。

    她这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碰到这两个不着调的。

    “行了,我问你,我的金币呢?不是说扣十个吗?怎么这一下子给扣完了?”

    “这个嘛,自然是因为你打了目标人物,没有直接抹杀你,你就偷着乐吧。”

    得,刚刚她还高兴打人不用扣金币,现在报应这么快就到了。

    所以,她就因为教训了一下不听话的小孩,然后,她就要感受到来自他们对她生命的威胁。

    这买卖好亏。

    “系统大大,我求你,把我抹杀了吧,我不想再完成任务了,我也完成不了。”

    “你的命,由目标人物决定,我无权行使取决你性命的权利。”

    苏静躺在古绪坐着的沙发上,按着胸口。

    “天哪,这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还未等他继续唠叨下去,眼前忽然出现一张报纸。

    苏静立马跳起来,一把夺过报纸,双眼瞪大。

    “震惊!苏静把灭霸给打了,苏静手段毒辣,灭霸惨不忍睹。”

    “这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手段毒辣了。”

    古绪突然跳过来,震惊道“哇,这里还有配图,哇,我竟然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面。”

    “哇,这更不得了了,你骑着他做什么呢?你不会是想·····”

    “你太可怕了。”

    古绪一边做出一个害怕的姿势,一边轻佻的看着她,双手抱胸,大有看好戏的意味。

    苏静翻过来一看,他刚刚看到的正是她把苏岩摁在床上的那张图片。

    这拍摄的角度极好,好到就连她也要怀疑她是不是要对那样一个小豆牙下手了。

    当然,不止是她这么想,就连古绪也是这样想的。

    “我没有,你误会了。”

    苏静脸色一红,刚要撕掉,古绪就给夺了过去,连同报纸一起消失不见。

    “喂,死老头,还给我啊。”

    她恨恨的跺脚,龇牙咧嘴的咒骂。

    然后,苏静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她看到,系统面板上,正播放着她教训苏岩的一幕,她自己一手插腰,一手揪着苏岩的耳朵,说着什么、

    然后画面一转,又是她把苏岩按在床上,硬要看他耳朵的样子。

    苏静快崩溃了。

    “逆天大大,求求您,收了神通吧。”

    果然,此话一出,画面消失了,她总算从刚才的尴尬境地脱离出来。

    她一面捂着脸一面问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系统一如即往的冷静。

    “让你知道这金币扣得一点不冤,打一次,扣一百金币,你打了两次,应该扣两百,由于你金币不足,本系统自动给你填上四十,记得还回来。”

    苏静忽然扬起紧握成拳的手,向系统砸去。

    她自然没能砸在系统面板上,只能扬扬手对着空气放狠话。

    出了识海,苏静就倒在床上,长嘘短叹。

    她怎么这么倒霉哦,遇到这两个极品,还要被他们当笑话一样取笑,不行了不行了,胸口又闷了。

    “姐,你别难过,我去找他。”

    “别···”

    完了,她已经去了。

    算了,不管了,他们爱怎么怎么吧,她管不了,也不想管了。

    苏静拖着焉了的身体去看看她种的小青菜。

    唯一能给她带来安慰的,也就是这几颗青菜长势喜人了。

    这才种下去几天,那小青菜已经长的有一个手指高了。

    苏静用那个破碗舀了一碗水,用手淋在上面。

    至于为什么不一下子泼下去,当然是因为她想的另一个多得金币的好方法了。

    浇水的次数上限是,一天只能浇五次,如果她每次淋上一点,一天浇五次,也不用担心这些小青菜会被淹了。

    如果,能够制一个洒水壶就好了。

    苏静听着识海里的金币声,擦手起身。

    她现在负债,得做事还债。

    这次,她难得的打开了那个几百年没被她翻过牌子的初级食谱。

    第一页,凉扮黄瓜。

    第二页,凉扮豆角。

    第三页,凉扮豆牙。

    凉拌三丝

    凉拌······

    猛的把书合上。

    天哪,这初级菜谱就是一凉扮菜谱啊。

    “你别小看这本菜谱,如果这上面的菜你都学会,我敢保证,就以这本书上的菜,你就能扬名天下。”

    扬名天下?她才不想呢。

    做饭什么的,最讨厌了。

    先不说油烟气,就是切菜拌菜,炒菜,她也是够够的了。

    在家时,从来不进厨房一步,上班时只在公司吃,哪里碰过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