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徘徊在等你的时光里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这是顾家十几年来过得最热闹的一个春节,顾启宁历来冷峻的脸也难得挂上了笑意,杨叔脸上的笑更是一整天都没下去过。

    只是当杨叔一家人离开后,家里只剩下三个大男人干瞪眼,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窗外传来时远时近的鞭炮声和礼花炸裂声,顾许灏看了眼盯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顾启宁,用胳膊肘捅了下坐在他身旁的顾许浧,悄声道,“是不是觉得有点无聊?我约了几个朋友明天出去玩,你要不要一起?”

    顾许浧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不去。”

    “去吧,你总不能一直守着江南分公司那个小摊子,以后还是要来北京的,多认识几个人,以后好做事。”这是顾启宁的声音,表面上是在看电视,其实一直在注意着儿子们的动静。

    顾许灏连连点头,“爸说的对,而且自从发布会之后你就一直没露面,外面的人都对你很好奇,你要是再不露面,过不了多久他们估计就要找上门来了,还不如直接出去让他们看个够。”

    顾许浧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接着站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电话响了很久,那边都没有接。看着不断闪动的手机屏幕,顾许浧眉头慢慢皱起来。直到听筒里又传来占线声,他又重新拨出去。

    已经是第四遍重复这个动作了,他叹了口气,正想挂断,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是小顾吗?”

    是方琦月的声音,顾许浧将手机凑到耳边,“伯母您好,是我。”

    “辛逸睡着了,你等一下,我去叫她。”

    “不用……”他想阻止,可那边已经隐约传来辛逸迷迷糊糊的声音。

    “喂?谁呀?”鼻音很重,语气懒懒的,若不是知道电话那头就是她,他应该听不出来这是她的声音。

    他不禁笑了起来,“是我。”

    辛逸似乎没听出来,思考了许久,才慢慢道,“顾许浧?”

    “嗯。”

    “大晚上的不睡觉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她好像有点不高兴。

    “现在才八点。”

    “哦,你找我干什么?”她又问了一遍。

    “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话一出口,顾许浧自己都愣住了,接着他又失笑,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那头又沉默了,顾许浧以为她被自己吓到了,正想开口,就听她道,“你不会也发烧了吧?”

    “嗯,想你想的。”第二句好像更顺口了。

    然后电话断了。

    顾许浧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对于这一个星期里都没有她的消息的郁闷也彻底消失了。他又拨过去,电话响了许久。

    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被接通了,却没有声音。

    “怎么了?”他问。

    “冷静了吗?”她又恢复了平日里说话的语气,语调轻扬。

    “我听说你生病了。”顾许浧没有回答,换了个话题。

    辛逸似乎松了一口气,“嗯,去看了医生,吃了药,好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顾许浧又开始郁闷了。

    “哦……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说,昨天刘震威来找我了。”

    “他找你干什么?”

    “应该是看到关于你的新闻,想通过我去找你。不过他没说,只说要投资我的餐厅,我答应他了。”辛逸缩了下鼻子,继续道,“融和地产好像不仅是现金流出问题了,可能仁骊威暗中做了什么事,刘震威像是走投无路的样子,不然也不会来找我。”

    “你打算怎么做?”顾许浧问。

    辛逸不在意的道,“要是他真打算投资辛馆,我就狮子大开口咯,反正对我又没什么损失。”

    “然后就把麻烦丢给我?”

    “话不能这么说,就算不是我,他还能通过别人找到你,反正最终决定权在你手里。而且,再过几天,他可能也没什么能力来贿赂我了,我听说融和地产连去年的年终奖都没发。”

    “不要小看了生意人的心计,就算他手里没有钱,他也能有理由去找你。”顾许浧提醒她。

    “你在说你自己吗,顾总?”

    “彼此彼此,辛总。”

    ……

    从房间出来,客厅里没有一点声响,顾启宁和顾许灏都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他。

    饶是淡定如顾许浧,也被他们的眼神弄得有些不自在。他走到沙发旁,刚坐下,顾启宁就递过来一个红包,“给你的压岁钱。”

    他转头去看顾许灏,他手里也捏着一个。

    顾许浧眼皮跳了跳,全身上下都在表达着拒绝的意思。顾启宁将红包塞进他手里,故作镇定的站起身,道,“我先去休息了,你们也别睡太晚。”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过道里,耳边传来顾许灏癫狂的笑声。顾许浧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你居然好意思接?”

    “为什么不接?没有压岁钱的春节不算真正的过年。”

    顾许浧还沉浸在收到压岁钱额度不知所措中,顾许灏已经将那个不算薄却也不厚的红包装进了钱包,将钱包装好后,他又抬头看向顾许浧,“你刚才干什么去了?辛逸?”

    “你最近很闲?”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闲了?”顾许灏非常不满。

    “那就不要多管闲事。”

    “什么叫多管闲事,那是我未来嫂子,我关心一下不行吗?”

    “小声一点。”顾许浧看了一眼过道,压低声音警告道,“别以为阮家的事别人不知道!”

    顾许灏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正常,装傻道,“什么阮家,哪个阮家?”

    顾许浧冷笑一声,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明天我应该能见到阮家大小姐,到时候一问就知道了。”

    “你……”顾许灏终于现出了一点慌张,“你怎么知道的?”

    “你前两天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赶回来,第二天就有新闻爆料,阮家大小姐夜会神秘男子,虽然看不清脸,那双鞋子我还是记得的。”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顾许灏似乎想要解释,又不好开口,只道,“反正我跟那个人没关系,你不要胡乱猜测!”

    顾许浧淡淡道,“我没那么多精力掺和你的事,你也管好自己的嘴。”

    “你不是很喜欢她么,说几句又不会少块肉……”顾许灏还想说什么,被顾许浧一个眼风扫过来,立即识趣的闭了嘴。

    ……

    第二天临出门前,顾启宁递给顾许浧一把车钥匙,“前几天让人给你买的新车,是许灏挑的,你要是不喜欢,再自己去选一辆。”

    看着手里那把钥匙,想起昨天看到的车库里多出来的那辆跑车,顾许浧沉默了片刻,道,“谢谢!我很喜欢。”

    顾启宁笑了笑,道,“去吧,玩的高兴点,晚上我等你们回来吃饭。”

    沿着花园小道一路走到车库旁,看着那辆张扬的宝蓝色跑车,顾许浧终于绷不住,转头看向顾许灏,道,“你这是为自己选的车?”

    正一脸得意等着被夸的顾许灏,“你不喜欢?这可是今年的最新款,全球限量20台,我自己都没舍得买!”

    顾许浧觉得这十几年,自己这个弟弟可能一直没有长大,他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将钥匙丢给他,道,“既然这么喜欢,就自己开吧!”

    于是这一路上他们收获了许多欣羨的目光。

    顾许灏很兴奋,这种兴奋持续了一路,直到到达目的地,见到他的朋友们,他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让顾许浧意外的是,他的朋友们看起来不像是他事先猜测的纨绔子弟,其中几个甚至是几个大企业的掌权者,都是在圈子里面举足轻重的人物。

    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顾许浧自然成为了全场焦点,几天前的发布会早已让他的照片传遍全国,在场的人一看便知道他是谁。

    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人走到他身前,对他伸出手,道,“这位就是顾教授了吧,我们可是都对你好奇了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

    轻笑着和对方握了下手,顾许浧道,“我也久仰萧总大名,今天能得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萧总目光闪了闪,“顾总说笑了,惭愧!”

    其他人也接连过来和顾许浧打了招呼,大多是互探虚实来回交锋,顾许灏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直到所有人都认识完了,顾许浧才找了个地方坐下,顾许灏端着酒杯坐到他身旁,道,“看到那些人的脸色了吗?有一个词用来形容他们特别合适——强颜欢笑。没想到不过是见了一面,他们就对你有这么大的敌意,这待遇,可以说是很难得了。”

    “这些人里面真有你的朋友?我怎么觉得好像每个人都对你图谋不轨。”

    顾许灏笑了笑,道,“这要看朋友这个词怎么定义了,如果说互相认识经常见面就可以算朋友的话,这些人自然都是。”

    “这是你什么时候安排的?”

    “不是我。”顾许灏摇了摇头,道,“是爸安排的。”

    “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不担心我丢了他的面子?”

    顾许灏嗤笑一声,道,“之前让你管个分公司都费了那么多口舌,要是提前让你知道是参加这种无聊的酒会,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就随便想了个借口。至于会不会丢面子……不过花了一个星期就把江南分公司整治出了成果,这种小场面,对于你来说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这不应该是教授们最擅长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