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嚣张女世子之首辅大人你别怕羞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与皇帝讨价还价

    皇帝猛然吃了一惊。在削蕃这件事上,他当然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高祖开国至十世以来,形成四王一帝五大侯之局面。而如今要削蕃指的就是四王。

    原本诸王里面兵力最为强悍的并肩王祝融一脉,已经归顺中央,倒是可以不必多虑。

    靠山王远在北境,天寒地冻,势单力薄,不足为惧。

    西南所在云南王虽有鼎盛之势,奈何南有南诏,西有鬼方,守卫边疆尚且来不及,实无生出独大之心。

    唯有西北大将军王,地处偏远,天子国土最远之地。自七八二世大将军王均娶突厥王女为后,大将军王府行为处事渐渐与西北突厥无异,民风彪悍,打砸杀抢,无恶不作。近两世累积,逐渐不将中央放在眼里,竟然连朝贡也渐渐少了。

    正所谓西北有虎狼,说的就是大将军王。

    削蕃一事是势在必行。如今边陲异姓王逐渐独大,鬼方虎视眈眈。攘外必先安内,如何尽可能减少一兵一卒伤亡的削蕃,就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而思来想去,联合其他几位异姓王打压大将军王是目前来说最实际的方法了。

    这也就是云南王白淇山所说的“没有问题”。

    白非墨毫不怀疑老头子会同意这件事。毕竟那样一个忠君爱国的老人,用脚趾头想也能明白。

    但是白非墨很清楚,削蕃一事,稍有不慎,就会变成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惨剧。倘若稍有不慎,就会酿成狡兔死,走狗烹的惨剧,不,或者说,只要皇帝动了借云南王之力打压大将军王的心思的话,不用等到削蕃成功,云南王府就会一败涂地。

    “白非墨!你好大的胆子!”皇帝虽然这样说着,却是笑着的。

    “胆子不大的话,小臣如何跟皇上讨价还价?”

    皇帝挑眉,丝毫不见恼怒,道,“你敢跟朕讨价还价?”

    “不讨价还价,难道等着被皇上坑么?借刀杀人之法,皇上用的顺手,小臣却是怕了。”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皇帝道,“你爷爷尚且不敢跟我叫板。”

    “初生牛犊不怕虎。小臣给您掰扯掰扯这其中的玩玩绕绕。”白非墨道,“自古明君圣贤无不希望海纳百川,云盖万里。皇上您也一样,十世以来,异姓和谐共治的局面怕是要打破了。异姓王渐渐独大,皇上您想削蕃收回部分兵权,除去并肩王,若漠北、西北、云南三王若能主动交出最好。如若不行,只能强行削蕃。”

    “若论皇上心中所忧,乃是西北虎狼。虽不能根除,却也不能看它这样日益膨胀起来。此为重中之重。可不知朝中却有可用之兵?”白非墨冷笑,“五大侯只知道混吃等死,若要联合靠山王,势必要先过中央,后调西北。只是如此一来——”白非墨顿了顿,抬眼看向皇上,眼里净是嘲弄,“饮鸩止渴,你这是拆了西墙补东墙……”

    “别看靠山王看起来穷的要死,漠北军能在苦寒之地存活下来,军力不必江南军差……”白非墨道,“更何况,江南军这些年解甲归田,不知道能否提得动枪呢?””

    “继续说。”皇帝冷着脸,道。

    “并肩王虽归中央,但是若是闹起来,只怕最是难搞。”并肩王是开国时期除了皇帝之外的最大兵力。

    一字并肩王,说的好听点。无上荣光,说的难听点,那就是个没有实权的富贵王,变得比靠山王还不如。。天上落到地里,这其中的落差可想而知,祝炎两家能达到和解,依旧是世人心中难解的迷。若是皇帝要出兵打压大将军王,只怕并肩王一脉就敢关门放火,占山为王了。

    “皇上真的对炎家那么放心么?还是皇上要以大将军王的事情来测试一下并肩王一脉的忠诚度么?小臣劝皇上最好别试探……”白非墨幽幽道,“毕竟啊,人性与人心是最不能试探的。”

    皇帝盯着白非墨,想是要看出花来,“你怎么知道的?”

    白非墨知道自己说对了。其实目前为止,炎融祝家的动作都跟小心翼翼。但是白非墨知道,炎融祝家暗地里早已分崩离析,一派保皇党,一派是想要恢复开国荣光、大有翻盘之势的复兴党。

    “云南军真是少有的守国之军啊!”

    唯一一支十世下来都没有二心的王府军。白非墨自己都觉得热泪盈眶,无比骄傲,“皇上您在云南军里待过,您知道云南军的军号吧?”

    “终将身死,以卫君国。”皇帝点点头,颇有些动容。

    白非墨久久闭上眼睛,继而睁开眼睛,散发出无限光芒,只听她的声音颤抖着,“皇上唯今能真正倚靠的,只剩下我们云南一脉了啊。”

    “你在威胁朕?”

    白非墨摇摇头,“是在向皇上您说清楚,若是想叫云南王府出力,那就拿出点诚意来。我们对于帝王手段实在是怕了。”

    皇帝概念说的模糊,不代表白非墨可以忽略这其中巨大的利益关系。

    “皇上要削蕃。云南王府全力支持。但是绝对不能当马前卒。这恶人还需要皇上您亲自出面,我们不过是您背后的一个强有力的后盾而已。”

    “还有呢?”

    “还有希望皇上可以与小臣有个约定,削蕃之后不做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该得的奖赏,云南王府一个都不能少。”

    “你倒是会想。”皇帝看着她道,“你爷爷还不敢跟朕讨价还价。”

    “皇上。”白非墨道,“说句难听的话,这云南王府将来就是我的了。谁也不希望得到一个空壳子是不是?”

    “你这人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坏。”皇帝道,“w朕还是更喜欢和你爷爷说话。你还得再练练你这说话之道。”

    白非墨心里冷笑,割韭菜的事情,你当然更喜欢我爷爷了。但我白非墨可不是好欺负的,你是不是暗藏着那样的心思,谁也说不定。白非墨自己都不敢保证,若自己坐在宝座上,会不会也动这样的心思。

    “皇上,小臣话已经说开了。”白非墨躬身道,“听不听您随意。小臣知道您一时接受不了这件事,小臣先告退了。皇上请三思。”白非墨转身告退,走到殿门,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恭敬道,“小臣有一句话一定得说……”

    “你说……”皇帝直觉有点不太好。

    白非墨直起身来,笑道,“削蕃这件事,除非皇上能在三年内搞定,否则小臣的话,再怎么不中听皇上也得为难自己听进去了……”白非墨嘿嘿笑道,“毕竟三年后,小臣就要正式继承云南王位了,到时候商讨削蕃之事,做主的可就是小臣了……”

    ------题外话------

    白非墨: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的事!

    昭阳:你不敢看我……

    白非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