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废品天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十章 棒打鸳鸯

    省城的火车站人员密集,周围的大小旅店遍地都是,还有很多为旅店拉客的人四下乱窜。

    金海认真的问了下那个小贩,怎么确认的是他要找的人。

    小贩说他是按照他说的特征,问了旅店拉客的服务员,还特地给了人家十块钱,不然是不会告诉他的。

    吕金海听到这里,他跟着那个小贩绕过了火车站,往那家小旅店去。

    三毛也想跟着来,金海让他在候车室门口盯着点,一但小贩认错了,李颠他们再从这里经过,没人盯着不行。

    这家旅店叫春光招待所,破烂的牌匾已经烂掉了一半,刚走进去,一股子潮乎乎的味道扑鼻而来。

    金海问小贩具体的房间是哪个,他说是二零三房间。

    “哎,你们哪个房间的?”

    门口的收发室推门走出个胖女人,嘴里嗑着瓜子,一边吐皮一边问道。

    吕金海急忙凑了过去,小声的将自己的来意说了遍,胖女人眼珠子直转,半天才说道:“那得了,你们进去找吧。”

    上了二楼,左手边的第二个门就是二零三房间,他趴在门上听着。

    房间里很静,没有任何声音。

    此时,刚才的胖女人走了上来,一巴掌拍在金海的背上。

    “你不是认识这房间里的人么,趴在门上听什么,难道你想图谋不轨?”

    “嘘!”

    金海伸出食指来,压低了声音道:“我怕他们再跑了,好容易找到的。”

    “嗨,不就是离家出走么,我劝劝他们。”

    说着话,胖女人顺手敲响了房门。

    金海一脸无语,本来不想再让她敲门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也只好躲在女人的身后,等李颠出现他也进去劝两句。

    过了很久,从房间里走出个老太婆,她身后还跟着位老头子。

    老两口直勾勾的盯着金海他们看,比较费力的问道:“你们这是要找谁啊?”

    “哎呀,他们是你的朋友,来找你们回家的。”胖女人说着话,就把金海他们让了出来。

    两位老人看了眼金海直摇头:“我不认识他们啊!”

    “行啦别装了,我知道你们二老是离家出走来的,来来进屋咱们聊聊。”

    胖女人示意金海他们先在门口等着,他跟两个老人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吕金海半天才缓过神来,他立刻问道小贩:“这怎么回事?”

    “不会有错的啊,刚才那人告诉我就是这个房间,旅店也没走错,我还特地看了眼牌子呢。”

    “你刚才上来看见人没有?”

    “那到没有!”

    “哎,真扯淡,你这是让人骗了。”

    吕金海从兜里掏出十块钱给了小贩,自己先走下了楼。

    小贩这时候才明白过来,金海说的没错,他估计真是被人家骗了,把他气得十块钱都攥成了团。

    小贩刚要走,房间的门又打开了。

    胖女人说道:“兄弟,这回好了,老两口说过两天就回去。”

    她刚说完话发现吕金海不见了,就剩下小贩了。

    “刚才的人呢?”

    小贩横了他一眼:“对不起,我们找错人了。”

    说完话,他也跟着金海出了旅店,这又急忙往火车站方向跑。

    半路,小贩见到刚才骗他钱的人,发疯似的追了出去。

    而金海无奈的摇了摇头,跟在他身后,害怕在发生什么意外。

    可他刚走过一个路口,余光中忽然间出现两个很熟悉的人影。

    “李颠?”金海猛地扭过头去,李颠正背着个包,拉着葛兰的手往火车站方向走。

    他本打算上前劝他们,可想着一旦他们不听劝再生逃跑之意,那他自己可无法拦住两个人。

    所以他决定跟在他们身后,待会到了广场,让三毛他们帮忙看住这两个人。

    回到了火车站,老郑跟葛老五已经从候车室里走了出来,站在三毛跟前说着话。

    而售票厅门口的李二叔掐着腰,嘴里叼着烟袋在那发愁。

    此时,李颠跟葛兰两个人正要往售票处里走,忽然间停下了脚步。

    “小兰,我二叔在售票口!”

    “那我们怎么办?”

    “走,跟我回去,今天不走了。”

    就在他们刚要回头的时候,忽然间又定住了。

    吕金海站在他们的身后,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

    “你们两个要离家出走我不反对,也不打算阻拦你们,可是有件事情必须得让你们知道。”金海与李颠说道。

    李颠脸色很难看,葛兰也非常的腼腆,很不好意思。

    “海哥,平日里咱们两个的关系最好,我相信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金海说道:“这件事情我不能说,因为你二叔跟葛兰的五舅也来了,所以还是让他们来说比较好。”

    “那不行,要是让他们见到了,我们就不能走了。”

    “李颠,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相信我,就请跟我过去,听完他们说的事情你再决定走还是不走。”

    金海说的很诚恳,而且又向他保证,如果事情说完之后他们还想离家出走的话,他绝对不会阻拦,还会劝说李二叔成全他们两个。

    听到这里,李颠没有了主意,葛兰拉了把他的手臂。

    “就听海哥这回吧,反正腿长在咱们自己身上,要是想走随时可以走,他们也拦不住咱们的。”

    李颠默默的点了点头,跟着吕金海就往三毛的摊位前去。

    李二叔的眼睛尖,老远的就见到了李颠跟葛兰两个人,气的他急忙拎着大烟杆子冲了过来,举起来就要打。

    金海拦住他说道:“别动手,李颠都这么大人了,给他留点面子。”

    “你个小兔崽,翅膀硬了长能耐了是不是,说走就走,还拉着人家葛兰?”

    葛老五也凑了过来,听到李二叔这样说话他不乐意听了,指着二叔说道:“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拉着人家葛兰,他们两个不是一家的么?”

    “一家不一家的,现在不是讨论那事儿的时候。”

    吕金海淡笑了声,贴在李二叔耳边嘀咕了几句。

    李二叔的表情平和了不少,压住了内心的烦躁,顺手将三毛的小板凳塞到了屁股下边,坐下了。

    “你们两个先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