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烟雨红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远赴云南

    说起来惭愧,再说就更惭愧,云栖确实拿了布料给小荀子制了套常服,当天夜里云栖坐在通铺上,怀着惭愧的心情,久久不肯躺下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就往养心殿走去,皇上今日没有早朝,正好可以给皇上量尺寸。

    “公公,奴婢是长春宫的宫女,李总管让奴婢来的。”门外的公公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进了屋子。

    许久之后才出来,让她进屋里去。

    云栖进了屋,循着说话的声音到了皇上的厢房外。进屋之时正好看见李总管在斥候皇上穿衣。

    “大胆宫女。”丽公馆看着她进了屋子,大声的喊道。

    “请皇上恕罪,外面的公公说奴婢可以进屋,奴婢就进来了。”云栖施礼下跪。

    “你懂不懂规矩,他是让你等在大堂,没传话怎么可以进屋?”李总管继续说道。

    皇上摆一摆手,“罢了,一大早别大声攘攘个不停,朕听着难受,既然进来了,赐座吧。”

    李总管眼神示意云栖在屋子对面的椅子坐下,她便走过去坐了下来,看着李总管帮皇上把衣裳慢慢穿好。

    “皇上,要不先喝杯茶?”李总管说道。

    “不用,叫她过来吧。”皇上说完转身看了云栖一眼。

    “云栖姑娘,过来。”李总管大声的喊道。

    “叫你不要这么大声说话。”皇上不耐烦的说道。

    “请皇上恕罪。”见皇上不再说话,“奴才这就去让御膳房准备早饭,皇上稍等。”

    李总管边往前走,边用表情示意云栖快走。

    “皇上请把手抬起来。”云栖说道。

    皇上把手抬了起来,云栖便开始丈量起来。

    “你老家是哪里?”皇上问道。

    “奴婢自幼到处流浪,没有老家。”云栖回答道。

    “那你的父母呢?”

    “从记事起便无父无母,可能因为是女儿家,所以被父母丢弃了。”云栖说。

    皇上转过头看她,云栖说起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似乎从未把它们当成一件事。

    “那你为何到宫里来当宫女,你可要知道,二十五岁前是不能离开皇宫的。”皇上继续说道。

    “奴婢又不需要离开皇宫,反正宫外也没人等着奴婢,而且在皇宫里不愁吃不愁穿的,皇后娘娘又对我们下人很好,就像过着神仙日子一样。”

    皇上笑了笑,继续转身看着她,“神仙日子?”

    “皇上,你可以不动吗?奴婢害怕量的有偏差。”云栖轻声说道,边说边抬眼看皇上,担心他不喜欢别人这样要求自己。

    皇上转过身去,“那你为何要进宫?”

    “奴婢只是为了吃口饱饭。”

    “为了吃饭?”

    “当然,”说完她走到皇上的身前量尺寸,“皇上可不知,每到灾荒年月,能吃上一口饱饭有多难。”

    云栖手里量着尺寸,皇上沉默了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出画了,“皇上,奴婢……”

    “无碍,这都是朕的过错。”皇上说。

    “怎么会是皇上的过错呢,历来每逢是年就有大灾,两三年有小灾。先皇帝登基之后就在全国修建粮仓,丰年把粮食都储存起来,灾年就开仓放粮。到了皇上,把在粮仓上贪墨的官员严惩,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云栖边在纸上写着量好的尺寸,边说。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何天下苍生还是会受饥饿之苦?”

    “可能,可能粮食就是不够。”云栖说。

    “什么意思?”

    “土地里长出的粮食只有那么多,丰年之后国家有许多新生的孩童,到了灾年,可能粮食就是不够,百姓太多了。”云栖说。

    “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道理?”

    “饿的不行的时候,就每天想着粮食,突然就觉得是这样的。”云栖退后半步,“皇上尺寸已经量好了,大概七日的时间,云栖制好衣裳再给你送来。”

    “你……”皇上话说到一半,被突然进来的李总管打断了。

    “皇上。”李总管把文书递给皇上。“八百里急报。”

    皇上打开文书,脸色随即越来越差,最后把文书扔在了地上,“传顾衡。”

    “嗻,皇上请稍等。”李总管说完快速的跑出了屋子。

    “这个余诚格,仗着山高皇帝远,无法无天,朕要让天下看看,谁敢冒出头,朕就取了他的脑袋。”皇上边说边在屋子里来回走来走去。

    “皇上息怒。”云栖立马跪地。

    “朕说的不是你。”皇上看到云栖跪地,脸色平静了一些,“起身吧。”

    云栖低着头站了起来,抬眼看了看皇上,发现皇上也盯着自己。

    “刚才说到哪了?”皇上问道。

    “说到七日之后,云栖把制好的衣裳给皇上送来。”

    “先下去吧。”皇上说。

    “云栖告退。”

    云栖出了宫门,远远的看着顾衡大人和李总管正朝着这边走来,她转身往长春宫走去。

    不出三日,顾衡大人带着革职余诚格的圣旨前往云南。圣旨一下,瑾贵妃就大发雷霆,跑到长春宫找皇后娘娘,要皇后一起去劝说皇上收回成命。

    “云南乃偏远之地,还经常受到蛮族滋扰,所以余诚格在当地组建了一只戍边营。渐渐的势力越来越大。所以余诚格仗着云南离中原太远,又地势险要,几乎成了土霸王,经常以各种名义拖欠税赋。”

    “如今派顾衡去,就是想以天子的名义让余诚格交权,可是余诚格哪能那么容易就交权,如若不交,肯定免不了发生冲突。到时候最差是余诚格直接把顾衡扣下来,最好是顾衡要带兵攻入云南,凶多吉少。”

    瑾贵妃边说着,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

    “贵妃别急。”皇后想要安慰瑾贵妃,却不知该说什么。

    云栖在旁边听着都冒冷汗,顾衡这一去,立功之后就功成名就声震天下,败了就只能命丧黄泉,绝不可能将士独独的回京。

    “姐姐,嫔妾从未交过皇后姐姐,算嫔妾就你了,帮嫔妾一次,顾衡是我顾家的唯一血脉,他不能死。”

    “可是皇上已经下旨,顾衡也已经领旨要即刻出宫,已经来不及了。”皇后说道,“要我说,瑾贵妃快去送顾衡大人一程吧。”

    瑾贵妃重重的拍了拍身旁的桌子,声音震天响,快速的往宫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