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交错时光的爱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新追求者

    黑影正是秦丰。

    突然遇见,齐妙心里还是有些起伏,只不过还不待她想好是不是该打个招呼,秦丰已经转身往大楼内走。

    既然对方不想说话,她也乐的免去客套。齐妙正轻松一口气,不想前面的人忽然转身过来,语带凶气的说:“还不进来!一个姑娘家,三更半夜才归家,有什么姑娘样子?”

    “???”齐妙满脸懵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这是被人训斥了?

    这人真是,有什么资格训斥她!

    深更半夜的也懒得和他置气,何况还有保安看着,齐妙便压下心里的不满,慢悠悠的跟进楼去。

    一路倒是无话。只是出电梯时,秦丰忽然大手一伸抓住齐妙的胳膊,吓得她差点尖叫时,却被对方的手掌按在脑门上,静了静,便松开了她,然后转身大步的回了自己屋。

    齐妙愣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测她的体温,看她还有没有在发烧吧。

    这人做事还真是让人……难以言说。

    第二天齐妙正在办公室帮林唯安拟一份文件,王纯打电话让她出来签收东西。齐妙不记得自己在网上买了东西寄到公司,想来想去以为是林穗穗给她寄的什么东西,结果到前台一看,就见一个怀中抱了好大一束红玫瑰的快递员笑的一脸暧昧的冲她伸来一张签收单。

    “齐小姐是吗?请您签收一下。”

    齐妙被这束花惊住了,看了眼快递员,又看了看也盯着她看的王纯,脱口问:“谁送的?会不会弄错了?”

    王纯伸手扯过快递员手中的签收单,指着上面的“齐妙“二字,满脸八卦之色:“谁送的?我也很好奇哟。”

    “肯定是搞错了。”齐妙义正言辞的解释。开什么玩笑,送花到公司,到林唯安眼皮底下,她可不想要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齐小姐,麻烦您签收一下吧。”快递员将怀中的花挪了挪,这花太大太多太沉了,他都有些抱不动了。

    齐妙看着签收单如看烫手山芋,连连摆手拒绝,王纯见她为难,便让快递员将花暂时搁在桌上,因为花束放低,就看见花朵中央插着一张小卡片,伸手拿下来。

    “小妙,有一张卡片,你打开看看?”

    齐妙伸手接过来打开,只见上面写着“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遇见你,我信了,且心甘情愿的栽进你的笑容里了——曹涵!”

    齐妙被卡片上的内容肉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很像一把将卡片丢地上,再踩上两脚。

    王纯虽然很好奇,但是很有底线的没有凑上来八卦。

    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齐妙将卡片插回花束,然后对快递员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花我不会签收的,谁定的,还麻烦您给谁送去,谢谢。”说完将签收单塞回快递员手中,然后伸手向门外做了个好走不送的请离开姿态。

    快递员还想说什么,可见她铁面凛然,便嘀咕了一句“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后,抱着巨大的花束走了出去。

    结果第二天,快递员又来了,这回依然是巨大的花束,可花朵换成了粉红色的玫瑰。

    齐妙依然拒收,快递员依然苦脸,王纯则是看齐妙脸色不虞,便没再继续调侃。

    第三天、第四天,没送花,因为是周末,齐妙不上班。但周一开始,花又继续送了过来。

    周一,橙红色玫瑰。

    周二,换成了白玫瑰。

    周三……终于没有玫瑰了,在齐妙第四次收到玫瑰时直接查到了曹涵的电话打过去咬牙切齿的要求对方停止这种幼稚的手段不然她就报警告他骚扰异性后,曹涵终于停了送花。

    不过,齐妙刚以为她的威胁终于起了作用,就在下班看见停在公司楼下那辆大红色的骚气法拉利跑车和靠着跑车怀抱着一束香槟玫瑰的骚气男人时,被重新宣告失败!

    门口已经围起了不少旁观的人,打量着、窃窃私语着那辆拉风的炫富车和车旁多金又深情款款的男人。齐妙远远的看着,只觉得头皮发麻,急忙转身进电梯重新回了公司。但逃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她刚在座位上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决定不接,于是按下消音键后将手机丢在桌子上。一会儿,手机来电停了,她刚松了口气,没想到座机又响了,把她吓了一跳,刚想也不接,可一想到可能是公司同事或者是找林唯安的,不接错过了就是工作失职,于是心里一边祈祷着不要是楼下那个多情男一边拿起了听筒。

    事实证明,齐妙祈祷的那位神仙根本没有搭理她。

    “齐妙,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你如果不下来,没关系,我走,不过我明天依然来,并且还在我的跑车上喷几个字,你猜我会喷什么?”

    “曹先生,你到底想做什么?”齐妙气的牙痒痒,但还是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口气,压低声音问。

    “追求你啊,难道我表现的这么不明显吗?”

    “曹总,请您不要开玩笑!”

    “齐妙,我真的爱上你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如此心动。”

    “我拒绝!”齐妙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平缓下来。

    “我曹涵从小到大要的东西和人,还没有失手过,也绝不会在你这里失手!所以齐妙小姐,我一定会把你拿下!”

    曹涵的话就像滚滚天雷在齐妙耳边炸开,雷的她差点七窍冒烟。为什么这么狗血的事情要发生在她的身上,这酷炫**炸天的霸道总裁不是只是女作者们的yy吗?难道曹涵也看少女言情?害人呐——

    齐妙默默的将话筒放回电话座,默默的用双手捧住脑袋,默默的泪流满面。

    在办公室里枯坐了两小时,齐妙实在坐不下去了,决定豁出去下楼回家。如果那曹神经还在楼下,她就当面和他说清楚,难道他还能当街绑架她不成!一鼓作气的冲到楼下一看,拉风的跑车和神经曹已经不在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他明天不知道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便又心情沉重起来。

    因为担忧,齐妙一夜没睡踏实,第二天没精打采的来了公司,坐在座位上连打了两个呵欠,才缓过神来。

    幸运的是林唯安和冷欢在接待曹涵后的第二天便飞外地出差去了,所以曹涵闹出来的一系列动静暂时没有被林唯安察觉。

    正愁眉苦脸的坐在座位上发呆,冷不丁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齐妙抬头,看见正是休年假去国外滑雪的萧晴晴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