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我在异界都市称雄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001音乐制作人的关注

    陌生的公交站台上,一个看起来有些叛逆的长发少年,百无聊赖的唱着歌。

    那诡异的旋律,奇怪的歌词,还有他那懒洋洋的动作,很快吸引了一个男人的注意。

    而这一切,李明博却一无所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他,兀自唱着自己改编的歌词:“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的日子过的有一些平淡,我想我还是不习惯,从悠闲自在,到老师喜欢。”

    停住了脚步的音乐制作人吴明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嗯,这句歌词的意思,应该是说一个少年,从不被老师关心,到突然被老师喜欢的过程。

    如果是这样的话……

    吴明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腕表,离编剧约他的时间还有很久,在外面耽搁一下,找找灵感,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

    吴明辉想着,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就在这时,李明博做出了一个虚拟的踢石子动作,双手插着裤兜叹气道:“唉,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妈妈说考不上大学,就吃不上饭。”

    “我说,考不上大学我也可以去搬砖。”

    “老爸说,少在这里跟我鬼扯蛋,考不上大学,趁早给我滚蛋。”

    李明博的动作,让吴明辉眼睛一亮,可以说,他完美的将一个青春期少年迷茫的形像,展示了出来。

    至于这歌词,虽然看起来有些争吵,却又不乏诙谐幽默。

    同时也把父母那种对于孩子浓浓的关心之作,通过一种另类的方式,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听着这首歌,吴明辉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的高考。

    那时千军万马竞争的情形,比现在还要激烈。

    但是,却真的好怀念那段青葱的岁月啊。

    感慨中,李明博的脸上,露出了伤感的神情:“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我看那前方怎么也看不到岸,那个后面还有一班天才在追赶。”

    “哎,想要让父母老师喜欢,是越来越难。”

    “哎,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告别了昔日的伙伴,我的心里也是越来越孤单。”

    “想要让家人们满意,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同桌那张可爱的脸……”

    一首歌唱完,李明博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我去,身边的环境,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斗转星移间,我怎么换了场地。

    难道,外国街头的大型恶作剧节目,传到我们国家来了?

    李明博想着,看向了身边环境,越看,心里越慌。

    自己唱歌的时候,虽然有点忘我,却也还不至于到那种连被人移动都没有感觉的地步吧!

    李明博焦虑的想着,猛的想起,自己刚开始唱歌的时候,曾经很短暂的晕眩了一下。

    但是这种晕眩,却并没有造成思维上的断链,所以李明博,也并在意。

    只是当作是供血上的一时不足,可是现在想来,莫非是自己穿越了?

    李明博想着,低下了头。

    然后看到了自己低垂下的长发。

    你妹,这是我吗?

    李明博认真的揪掉了一根头发,疼痛感很清楚的从头皮传到了自己的大脑。

    这么一来,便没有必要怀疑了。

    毕竟,还没有听说过哪个恶作剧栏目,可以把头发也做的这么逼真的。

    更何况,他还在自己的耳垂那里,摸到了一个耳钉。

    那就更加可以证明了,恶作剧,可以被原谅,但是改变被恶作剧人的体征,想想,就应该不太可能。

    迷茫中,李明博焦虑的向前迈了一步,却被疑心他要走的吴明辉,给拉住了胳膊。

    看着李明博,吴明辉微笑着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音乐制作人吴明辉,请问,可以跟你聊聊?”

    李明博的脸上,露出呆呆的表情:“你认识我?”

    吴明辉有些错愕。

    他感觉这句话有些说反了。

    认识的话,也应该是你认识我吧,毕竟,他在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的音乐作曲家,就算你年轻,也应该听过他写的歌才对。

    吴明辉觉的,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太好理解。

    可是一想到他的穿着,却又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他甚至能够想到李明博接下来的回答:“既然你不认识我,拉住我干屁。”

    更过份一点,甚至还会加上一句:“滚,别耽误大爷的时间。”

    吴明辉这么想着,松开了自己的手,他并不是一个为了一点新闻,就算被人污辱也在所不惜的狗仔。

    事实上,他是一个很讲究尊严和人格的标准好男人,否则的话,也不会产生想要跟面前的这个少年,购买这首歌版权的想法。

    他完全就可以把这首歌修饰一下,当成自己的作品,发表出去。

    可是现在,这个想法却不由的淡了。

    就在吴明辉想要放弃之时,李明博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歉意的神情,鞠躬说道:“对不起,我现在的心情有些焦虑,我想,你大概是在听了我的歌以后,产生了一些灵感。”

    “这一点,很高兴帮到了你,但是对我来说,那也只不过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一般的无病呻吟,所以很抱歉,恐怕我帮不了你更多了。”

    李明博说完,再次很礼貌的鞠了一躬,就要离开。吴明辉却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站住。”

    李明博定住。

    吴明辉突然之间觉的自己好尴尬。

    做为一个有素质的成年人,在公众场合这样的大叫,实在是让人觉的有些尴尬。

    满脸通红中,吴明辉走到了李明博的面前,笑着开口说道:“我看小兄弟谈吐不凡,可谓是出口成章,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麻烦,虽然我不一定能够帮得上你什么忙,但是有些事情,说出来心里就会好受许多,所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一块聊聊,如何?”

    对于李明博,吴明辉愈发的感兴趣起来。

    特别是他说的那句‘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越品味,就越觉的其中韵味无穷。

    他很好奇,这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少年,家教应该很好,又是什么样情况,才会让他变得如此叛逆呢?

    好奇中,带着些许心疼。

    吴明辉突然很想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