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天玑神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太乙渡魂经

    牧尘这次猜的没错,就在他离开不到十分钟,就有一个小队共九个人出现在了这里,而他们每个人的衣袖位置,都有一个金色的剑型标记。

    剑宗的人。

    这次,牧尘的速度很快,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远离这个是非区才行。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牧尘感到周围死寂一片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原本参天的大树已经消失不见了,前面光秃秃的一片,只有少部分尺许高的蒿草,到处都是砂砾和碎石头。

    “这是什么地方?”牧尘一脸的惊讶。

    今天这三战,让他深刻体会到自身实力不足在这日曜山脉根本就是寸步难行,所以牧尘下步的打算就是赶紧找一个安静的没人打扰的地方,尽快突破到元灵四阶再说。

    而想要突破到元灵四阶,那他就必须得达到四品炼丹师的水准才行,但是现在,他总是无法踏出那最后一步。所以说,这才是牧尘一定要来日曜山脉的主要原因,目的,就是期望能够在这里有所突破。

    哪知道这才刚进日曜山脉的第一天,就被脊背铁甲狼给盯上了,又是接连三场大战,若不是他的身上火灵珠足够,今天说不定他就交代在狼窝里了呢?

    “你小子的运气不错啊!”识海中,天机老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运气不错?”牧尘一头黑线,如果说接连遇到铁甲狼一大家子的招呼算是好运的话,那么暗黑法师是不是就可以算作是佐料了?

    “你最好先看一下那枚戒指再说!”天玑老人神神叨叨的。

    “呃”牧尘喘了几大口粗气,然后将小七放到了腿上。

    小七连续施展瞬移消耗了很多体力,虽然现在看起来依然萎靡不振的,但是警戒性却一点儿也没有减弱。

    找了个隐蔽点儿的地方藏起来,牧尘拍了拍小七的脑袋,意念一动,他的身影直接出现在天玑府前面的小广场上。

    紫袍男子的储物戒指就这样扔在地上,牧尘知道,天玑老人肯定已经光顾过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说。

    反正现在这东西已经成了无主之物,而且就算紫袍男子不死,他也绝不会放过这么一大笔财富的,别的先不说,单单这枚戒指就顶得上他那四枚火灵珠的价值了。

    “出来吧!”牧尘将储物戒指对准了地面。

    “哗啦”一大片霞光闪过,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

    灵晶,而且这其中居然还有几块完全不同于低阶灵晶的灵晶,显然是更高一阶的中品灵晶无疑了。除去几块中品灵晶不说,牧尘大致计算了一下,单单低阶灵晶就有一百多万块,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嗜好,居然收藏了这么多灵晶。

    单单灵晶这一下,就让牧尘突然一下子跨入了有钱人的行列。

    “咦,这是什么?”牧尘在乱七八糟的灵晶堆中发现了一个乳白色的玉盒,里面除了一块入手冰凉的墨玉之外,再无他物。

    “太乙渡魂经!”牧尘一愣,不想这墨玉居然也是一片功法,似乎其品质,还在风雷引之上。

    “咕咚!”牧尘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乖乖,这是什么运气啊,刚刚在乌坦城弄了一块风雷双属性的风雷引,没想到在进了日曜山脉的第一天就又弄了一块适合于暗黑属性修士的功法。

    虽然这两套功法加在一起,在市面上也就是一万多灵晶的样子。因为修炼它们的条件都是一样的苛刻,风雷引需要风雷双属性不说,太乙渡魂经更是需要更加稀少的暗黑属性的修士。虽然变异元灵属性冰属性勉强也能修炼太乙渡魂经,但是终究发挥不出太乙渡魂经的全部威力的。

    虽然紫袍男子的身份很让人眼馋,但是想了想,牧尘还是将心底的那份好奇心给压了下来。

    好奇害死猫,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如果再能有一株醉云仙树那就完美了!”牧尘撇了撇嘴。

    他一直惦记着通灵丹,虽然以他目前的能力,炼制通灵丹还只是一句空话,但炼丹一道,谁又能说的清楚,万一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呢?

    四品丹,三品炼丹师,一步之遥,牧尘就不相信,他迈不出这最后一步?

    “醉云仙树!”就在牧尘打算先离开的时候,那一大堆灵晶的下面,露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的方形的盒子,盒子被封印法术加持着,显然里面的东西不简单。哪知道牧尘破开封印,盒子里面一个尺许高的翠绿色的小树模样,上面挂着三颗晶莹剔透的果子,不正是炼制通灵丹的最后一味主药醉云仙树是什么?

    只是让牧尘略微遗憾的是,炼制通灵丹,醉云仙树需要长出七颗果实才可以入药,但视线在这样,牧尘就已经非常满意了。

    本来牧尘还以为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集齐炼制通灵丹的主药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集齐了,实在是大出所料。

    从天玑府中出来,将小七放到了肩膀上,回去是不可能了,既然走到了现在,就算前面危险重重,他也必须趟过去,说不定后面就有敌人摸索着追了上来。

    牧尘粗略的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大概已经进入到了内围了,现在每走一步都有可能陷入重重包围,所以牧尘即使现在有天玑老人在识海中指引方向也不敢造次了,毕竟现在天玑老人也只是一个灵魂体,就算牧尘现在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天玑老人也没办法帮助他。

    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光秃秃的地方,牧尘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要走,就赶紧一点儿,后面有人跟上来了!”就在牧尘犹豫不决的时候,后面不远处,已经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特地压得很低的说话声了。

    “拼了!”牧尘咬了咬牙,看了眼后方,然后一脚踏进了前面的砂石地上。

    在内围出现这么一个寸草不生的区域,而且周边死寂一般的宁静,无不预示着这里可能隐藏着什么巨大的危险,但,现在想要绕路或者想其他办法甩开后面的人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牧尘进砂砾堆之外,再无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噗通”但就在牧尘的一只脚踏进砂砾堆的瞬间,牧尘的脸色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