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这不是指环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逃亡

    是夜,大雨倾盆。

    林地的山路上,到处都是腐烂的树叶,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味道,踩上去咯吱作响。

    雨水的侵袭让这里显得毫无生机。没有飞禽,也没有走兽。

    大部分的动物此刻都应该躲到了自己的巢穴之中。

    寒风呼啸,夹杂着冰冷的雨点,狂乱地拍打在单木等人的脸上,模糊了他们的视线。

    在疾驰的马背上,一刻不停的上上下下的颠簸让插在单木肩膀上的那根箭矢颤动不已。

    冰雨浸透了他的衣物,渗到他的伤口之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

    单木只觉得仿佛有一只手抓着那根箭在他身上戳一下,拉一下,再戳一下,在拉一下,一刻不休。

    疼痛也随之蔓延,顺着神经攀爬,攻入他的大脑。

    但他不敢伸手拔箭,只有亡命逃窜。

    因为后面的追兵实在是追的太紧!

    他很痛!

    然而他也并没有向般若蜜儿呼痛,请她帮忙治疗。

    他知道对方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帮自己疗伤!

    眼睁睁地看着跟了自己那么久的护卫下马拦截追兵,慷慨赴死,她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

    要不是自己和皮蓬两人帮忙拉缰绳控马逃跑,她或许就停在原地不动了!

    必须尽快逃跑,赶到冷雨镇,寻求大元素师甘豆腐的帮助!

    “福乐多应该没事吧?他那么机灵,胆子又大,应该没事……老天爷,您可千万要保佑他平安无事!”他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为朋友祈祷。

    当时福乐多站出来断后,要他们带着般若蜜儿与重伤濒死的雷豹找马逃走时,他们虽然很担心福乐多,但最后也是照他说的去办了。

    不知为何,单木感觉:不管是在矮人山洞面对狡猾的矮人土匪时,还是现在面对穷凶极恶的南楚执法者,福乐多始终有种泰山压顶而不变色的霸气。

    他说的话,做出的决定,总会令皮蓬和他不由自主地服从。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敌人会追上来。

    最初,他们因为担心雷豹的重伤受不了颠簸,一直没敢骑太快。

    实际上:包括雷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命不久矣。

    但般若蜜儿不愿相信,不顾一切地为他疗伤,就这样吊着他的命。

    直到半天之后,叛乱的执法者出现在身后。

    说起来也是走运:由于地图在福乐多身上,单木等人不知道去冷雨镇该往哪里走,在山间饶了好大的圈子,才找到路。

    而追兵却是以为他们已经已经上路了。

    等追兵们快马加鞭地跑了大半天之后,才意识到:路上根本没有他们的踪迹。

    在山间唯一的客栈那里问了店主之后,他们终于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到这里!

    执法者的头头阿烈很是恼火。

    他这才想起:对方还有个重伤的伤员,根本经不起快速的行军!

    恰好此时,天色已经晚,而且下起了大雨。

    于是他决定就在客栈住下,守株待兔,以逸待劳。

    他差点就要成功了。

    单木等人在凌晨时抵达了这家山间客栈,原本也想休息一下,但眼尖的皮蓬发现了睡着的哨兵。

    这下哪还有什么住宿的念头?只能赶紧溜!

    好死不死地,在悄悄前行的时候,皮蓬因为淋雨打了个喷嚏,惊醒了哨兵。

    结果不言而喻:追逐战开始。

    叛乱的南楚执法者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大雨滂沱,箭如雨下。

    单木很感激老天爷。

    若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狂风骤雨,使得南楚执法者的箭矢在风雨中失了准头,相信他们三人之中绝不仅仅只是他一人中箭。

    而且是只中了一支箭。

    单木会变成一支插满箭的木靶子。

    不知道狂奔了多久,他猛然发现:耳边除了风声雨声,再没了追兵的喝骂与叫嚣声。

    他勉强转过头来。

    果不其然,追兵没了踪影。

    “他们为什么不追了?”单木很纳闷。

    不会是被这寒冷的冰雨弄得没了脾气,放弃追杀他们了吧?

    但很快他就知道是自己错了。

    对方不会无缘无故地放弃追捕。

    除非是遇到了阻碍。

    眼下,这“阻碍”很快地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那是一个速度奇快的骑士。

    虽然深受重伤、浑身被雨水淋得通透令他感到一阵一阵的发冷,但当那骑士靠近的时候,他莫名感到:这骑士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比这飘雨的夜还冷上十倍!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几乎都要被冻住了!

    胯下的坐骑更是惊慌地嘶鸣不已,撒开四蹄狂奔,仿佛背后的不是骑士,而是一头猛兽!

    但骑士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眼就超过并拦住了他们。

    三匹坐骑同时嘶叫着刹住脚。

    单木猝不及防地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在混合着雨水与烂泥的泥泞道路上打了半个滚,他痛得高声惨叫。

    背上的那支箭阻止了他的翻滚,但代价就是撕心裂肺的痛。

    他手脚并用,从泥地上跌跌撞撞地爬起。

    “哈比屯……福乐多……可否见过?”

    黑衣骑士用冰冷难听的声音询问着。

    “你找福乐多?”皮蓬疑惑地问,“你是谁,找他做什么?”

    黑衣骑士逼上前去:“他在哪儿?”

    强大的气势下,皮蓬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单木突然亡魂直冒。

    因为他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他是“死王骑士”!

    甘豆腐口中所提到的魔都高级战力,索妮的走狗!

    他是来追杀福乐多,夺回金手指的!

    “我们正在追他,他说自己有要紧事,撇下我们往冷雨镇的悦来客栈去了!”看着咄咄逼人的死王骑士,单木知道自己必须把他骗走!

    死王骑士转过头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单木信誓旦旦:“他说那里有个叫做甘豆腐的大元素师在等着他,十万火急!”

    听到“甘豆腐”的名字,死王骑士似乎是相信了。

    他调转马头,不再理会单木,径直离去。

    直到这时,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希望甘豆腐可以对付他吧!”单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大元素师身上了。

    就在此时,身后又响起了马蹄声。

    他心头一跳,喊了声“不好”!

    那帮该死的催命鬼又追上来了!

    “快,继续跑!”

    他忍痛爬上马,对皮蓬和般若蜜儿催促道。

    追逐战再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