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杠上世子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章 被石子砸了

    “阿福,这就是师父的干女儿?不是说丧失记忆,伤心落寞吗?”此时窗外站着一玄衣男子,他正是安王爷的宝贝大儿子江天,大家称之为世子。看到屋子里那打扮不伦不类、脸上抹得不人不鬼、还在欢声笑语的生物,诧异万分,这哪里像伤心落寞了?

    站在他身旁的阿福道“千真万确,这的确是邱道长的干女儿。”

    江天嫌弃地皱了皱眉,道“师父不会被她利用了吧?”

    “这……小的不知。”

    男子看了阿福一眼,又看看屋内邋里邋遢、灰头土脸的女子,心想一般女子谁会如此行事怪异,不缺吃不缺喝竟然跑来厨房烧火,这般不正常,恐怕有诈。

    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眉头逐渐舒展,哼了一声,笑道“是人是鬼,一试便知。”

    他低头捡了个石子,从窗户掷了进去。

    他随意这么一扔,谁知萧暮雨碰巧起身,那石子儿不偏不倚地打到她的背,骨碌碌滚落地上。

    “谁?”不痛,但萧暮雨还是惊得一抖,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

    江天见状,下意识地抓着阿福踩着旁边的树跳到了屋顶上。

    阿福不解“少爷?您为何要拿石子扔萧姑娘?现在又为何躲起来?”

    “闭上你的嘴!”江天不耐烦地说道。谁要拿石子扔她了,不过想扔个石子看她有没有武功什么的,谁知道她突然站起来,非要往石子上撞!

    阿福立刻闭嘴。

    “听听她们说什么!”江天下了命令,阿福连忙匍匐下来,耳朵紧贴着瓦片。

    “萧姑娘,您怎么了?”这时在锅前装热水的绛红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走上前去。

    “不知从哪儿飞来一个石子,砸我背上了。”

    “天哪,快让我瞧瞧您的背!”绛红说着便要掀开萧暮雨的衣服。

    萧暮雨连忙制止“没事没事,你出去看看何人在外面放肆!”

    “哦!”绛红连忙走到门口,四处望去,却不见半点人影。萧暮雨也走了过来,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蹙眉道“真是晦气!”

    绛红转身,蹲在石子前仔细观察,萧暮雨见她蹲下,以为她看出了什么,也跟着蹲了下来。两个脑袋凑在一起,什么话都没说。

    半响,绛红忽然一惊一乍道“萧姑娘!”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

    “您说,这大白天的,会不会闹鬼啊!”

    说罢,咽了口唾沫,很是担心地看着萧暮雨。

    萧暮雨忍不住朝她脑袋上轻轻一敲,站了起来,道“什么鬼不鬼的,我看啊,肯定是个淘气鬼,多半是几岁的熊孩子掷石子玩呢,碰巧从那矮墙飞过来了,碰巧砸到我了。这么危险,下次让我逮到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

    “萧姑娘说得有道理。”绛红佩服地点头。

    房顶上——

    “少爷,他们说您是淘气鬼,多半是几岁熊孩子,还说下次逮到要好好教训一番……”阿福贴在瓦片上,抬头传话,看着江天逐渐变黑的脸,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了好了!”厨房里的这两位说话这么大声,他不用别人重复也能听到这混账话。小姑娘家家的不好好待在闺房里,偏要跑到厨房来弄得乌烟瘴气,就算不是来搞破坏的,也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小姐。想到萧暮雨那如此放肆的话,气得他脚下一用力,发出一阵声响。

    “谁?”萧暮雨眼疾手快地跑了出去,抬头望向屋顶,却依旧什么也没看见。

    绛红匆匆跑出来,看着空无一物的屋顶,神经兮兮道“萧姑娘,我是说真的,大白天……”

    “大白天只有大鸟了。”

    “啊?”

    猜到她又要用鬼神等封建迷信思想来扰乱军心,萧暮雨得先发制人。“我看到了,一只巨大无比巨丑无比的大鸟刚刚在屋顶上来着。”

    “是吗?”绛红喃喃自语“我还从没见过巨大无比巨丑无比的大鸟呢。”

    “好了好了废话不多说,去把火灭了吧,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

    绛红应了声,走到屋子里,舀了一舀水,刺啦一声,火熄灭了。

    二人走出厨房,关上房门,离开了。

    靠在墙底的江天这才松开捂着阿福的手,长呼一口气,化险为夷。没想到那丫头反应还挺快,要不是自己更胜一筹,傻阿福早就被发现了。

    王府里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佣人。

    谁知江天刚松手,阿福马上开口道“少爷,萧姑娘刚刚说的巨大无比巨丑无比的鸟,指的是我们吗?”

    “去掉‘们’!”江天怒容满面,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盯着阿福,道“明天起你就不要待在王府了,收拾收拾包袱滚蛋吧。”

    “可阿福是父亲亲口说要留下来的。”

    稚嫩的童声从背后传来,江天一转头,看到他那八岁的弟弟江少儒就站在不远处。

    “哥哥,你这样做,父亲会生气的,到时候肯定会骂你。哥哥,我不希望你被任何人骂。”江少儒走上前,拉住江天的衣服,抬头,满眼都是诚恳。

    “罢了罢了!”江天看向阿福,无奈道“看在王爷和小少爷的面子上,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阿福哆哆嗦嗦地不敢动弹。

    江少儒道“阿福,你走吧,哥哥不会再追究了。”

    阿福这才千恩万谢地走了。

    “哥哥,刚回府,我不过喝口水的功夫,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啊?”

    江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你怎么跟父亲母亲说来着,想去皇宫可以,什么条件?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读书。”

    “可是哥哥……”江少儒扁着小嘴,十分委屈。

    江天轻轻拿开他的小爪子,往前走了两步,语重心长道“少儒,你已经八岁了,不再是只会掷石子玩的熊孩子了,哥哥有哥哥的事要办,就不要老缠着哥哥了。”

    江少儒低头不语。

    江天回头,见他蔫头耷脑的模样,心一软,叹了口气道“跟哥哥一起去书房吧。”

    江少儒猛然抬头,兴奋不已,连忙跟上来,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小爪子不抓哥哥的衣服。他知道哥哥讨厌这一点。

    “可是父亲母亲现在不在府里诶……”

    “怎么,你读书是读给他们看的?”

    “当然不是……我读书是为了……”

    “读书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将来。”江天在弟弟面前秒变唠叨但慈爱的长辈的角色。

    江少儒听到哥哥的话,不言语,哥哥一直是他的榜样,他读书不是为了学到多少知识,而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追上哥哥啊……但这话肯定不能说出来。

    于是乎,二人一路无言地到了书房,江少儒乖乖地看书,江天坐在一边,满脑子都是那个令人生厌的师父干女儿。简直无语,师父为何偏偏认了这么一个女子做干女儿,京城里名门闺秀多的是,哪个不比她正常?

    说来道去,还是怪师父心肠太软。普通女子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坠崖?肯定是惹了什么事情。而且看她那样子,面目全非,跟丫鬟没大没小,举止粗俗、谎话连篇,还什么大鸟……切,简直不知所谓!到底是身份高贵,自小目中无人惯了的,江天越想越瞧不起萧暮雨了。

    但她毕竟是恩师唯一的干女儿,也不好太过于挑刺儿,以后只好离她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了。想透彻了,江天也就不再想这事儿了,一边督促江少儒背书,一边考虑如何说服师父随他一同远游。

    江天如今十八岁,京城里已有众多名门望族将他视为未来的女婿候选人,父母偶尔也忙着筛选。可是江天却不想早早成婚,也许是还未遇上令他非常喜欢的姑娘的缘故。但他也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应过早被家庭俗事牵绊。

    他曾想跟师父一同出去见见世面,但由于各种因素始终未能如愿。最主要,师父不同意,母亲更加不同意,他也不愿意忤逆。平日里只好读书练武,努力提升个人能力,争取以后进了官场也能叱咤风云吧。

    回到住处的萧暮雨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中已惹恼了世子,吃过午饭,正边泡着澡边愉快地哼歌哩。她今天已经十分满意了,用了一上午就把火候掌控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要研究菜谱——话说回来,今天的松鼠桂鱼真的不是一般的失败,她自己看了那块黑炭都觉得对不起鱼。看来,还是从简单菜入手,什么酸辣土豆丝、西红柿炒鸡蛋之类的。

    萧暮雨泡的脸红红的,裹了块浴巾就跑到案前,把心中所想记录下来。

    “萧姑娘!”绛红正端着盆热水进来,准备伺候萧姑娘搓搓澡之类的,没想到眼前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她连忙放下水盆,关上门,从衣柜里拿了套新衣服道“萧姑娘,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吧,这成何体统!”

    “再等会儿!就快写好了,还差三个字……两个字……最后一个字——ok!”萧暮雨抬头,笑道“紧张什么,这里又没别人,只有我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