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黔城浪子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夜郎皇帝

    “既然你觉得他不可能是,那你为何如此惊讶啊?”

    阎罗王双手环抱,仅露在外的眼珠也在闪烁着狡黠之光,这场攻心计似乎还是他占了风,但章逸飞三人却弄不明白他们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姚伯贤突然狂笑,脸色似也变得癫狂起来,“阎罗王,本相还真得感谢你,这些年来,本相苦苦追寻,却一直苦寻无果,要不是你恐怕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噢?”阎罗王看了看四面这巨大的囚笼,疑惑道:“这就是你感谢我的态度?”

    姚伯贤阴沉一笑,道:“当然不止如此,我会好好的感谢你,当然还有他,”姚伯贤再次看向章逸飞,又道:“我会让你们好好享受万箭穿心之痛,这就是本相感谢你的手段!哈哈哈……”

    “皇驾到!”

    恰在此时,高唱声远远传来,姚伯贤的狂笑声也戛然而止,他略微思索,便怒声问道:“这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相爷说笑了,天子乃九五至尊,本王何德何能,可以请得动圣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阎罗王话音未落,院外已有大片跪拜之声传来!姚伯贤不敢耽搁,忙转身迎驾!

    “如果夜郎皇帝也是受制于人,那阎罗王究竟是何方神圣?”少年思虑间眼眸也不经意的看向阎罗王,而后者却依旧是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少年又疑惑道:“难道这一切只是巧合?不!他身陷囹圄却不见丝毫惊慌,夜郎皇帝大驾光临他也没有一点惊愕的样子,此事一定是他一手策划!但是,到底是什么样诱饵居然能把夜郎皇帝深夜从寝宫调出?”

    “姚爱卿免礼,”夜郎王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四面高墙、和屋顶之跪拜的甲士,“丞相莫不是在深夜练兵?”

    “回皇,近日府中盗贼猖獗,臣调集城中甲士是为了擒贼!”姚伯贤说着往前一步,“皇请看,微臣已在那边布下了天罗地网,那陷阱之中的就是名震江湖的绿林大盗!”

    “噢?”夜郎王果真往前凑了凑,借着相府兵士高高举起的火把,他总算是依稀辨别出了牢笼中人的模样,他指着少年道:“那不是船帮公会会长章逸飞吗?前些时日王太守还曾向朕力荐,说他勇猛果断,智慧超群,还说土城如今的繁荣都是他一手促成的。土城城主令狐少白也专门书,举荐章逸飞带兵剿匪。怎么今日却反倒跑到相府做起了盗贼?”

    夜郎王虽然没有明说不相信姚伯贤,但他此番言语却是处处向着章逸飞的。因此姚伯贤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不过他毕竟是久居位之人,察言观色的本事自不会差,顿了片刻之后便答道:“皇误会了,微臣所说的大盗是那个头戴面具的汉子,并不是那个年轻人。”

    “噢!”夜郎王露出一幅恍然的样子,“那人头戴面具,除了一双眼睛之外竟连一丁点面貌也看不见,想来倒应该是绿林大盗的打扮。”

    “皇圣明!”姚伯贤很合时宜的拍马屁,不过心里却是异常遗憾,“那个人今天怕是没办法除掉了!不过能确认他的身份也算是意外之喜,改天再谋划便是……”

    “不过……”姚伯贤在心里嘀咕,岂料夜郎王来了一个大转折。

    “不过什么?”

    夜郎王微胖的身子随着眼眸转了一圈之后,目光再次定格到陷阱之中,“大盗向来看不俗物,不知相府之中可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惹人垂涎?”

    夜郎王这些话分明是在敲山震虎,更从侧面表达了他要保下章逸飞和阎罗王的决心。姚伯贤不禁思忖道:“今日夜郎王说话怎么怪怪的?难道,阎罗王真与当今圣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渊源?”心里如此想着,嘴也不敢怠慢,“皇说笑了,微臣除了这座御赐的宅子之外几乎可以说是身无长物了,也不知道这些个盗贼究竟是受谁挑拨,才来我府捣乱的。”

    “皇,姚伯贤在说谎!”

    凭阎罗王的耳力,他自然听到了夜郎王他们的对话。便朝那方向大声喊道。

    夜郎皇帝转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了阎罗王一眼,道:“是么?那你且说说真相是什么样子?”

    阎罗王双手抱拳,朝着夜郎皇帝遥遥一揖,这才缓缓道:“草民本是江湖劫富济贫的侠盗,今夜来相府是为了丞相府中那一库财宝。”

    “荒唐!”姚伯贤作贼心虚,忙怒斥道:“本相两袖清风,何来一库财宝?尔休要胡言乱语,坏本相名声!”

    “是吗?”小雅拍拍手前道:“倘若相爷真的廉洁,那为何会不惜花费重金在府中设下陷阱呢?”

    “是呀!”清雪也帮腔道:“难不成相爷耗费巨资就只是为了提防小猫小狗?”

    夜郎王并未说话,只是看着姚伯贤的目光变得阴沉了些。姚伯贤知道再任由他们说下去必定难以收场,忙下跪匍匐道:“皇,您千万别听他们挑拨离间,老臣设下陷阱只是为了提防刺客,相府之中绝没有一库财宝!”

    “相爷口口声声否认,想必真是草民误听了谣言。只是方才进府之时,草民曾无意间看到相爷从卧房进了密室,不知道公正廉洁的相爷在密室中藏了何等秘密?难不成里面供奉着菩萨,丞相日夜祷告以求平步青云?”

    阎罗王放低了姿态,也收敛了语锋!只是那言外之意却耐人寻味,夜郎王自然不会听不明白,姚伯贤已是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再平步青云,那岂不是谋反夺位?

    夜郎皇帝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看着匍匐在地的姚伯贤,一字一句道:“放他们出来!带朕前往密室!”他说着又转过头看向阎罗王,“倘若真有密室,朕赦尔等无罪!”

    阎罗王再次抱拳道:“草民谢过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