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玄幻奇幻 > 今天就是末日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02章 她一定欠他很多钱

    一路走,不停越过满目疮斑的大地(地洞)。

    但是到达长板桥镇外围的时候让人眼前一亮,有豁然开朗的感觉,那些恐怖的地洞已经不见了。

    “现象会透出本质。这就代表以长板桥镇为界,有什么东西是尸怪极其惧怕的。今晚,我们就在长板桥镇建立临时防御点。”

    看到这边的形势后,张子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中一个新加入的手枪男不可思议的道“能轻易让有骑士驻守的赵家村、3011变成死城的怪物,什么东西能镇住它们呢?”

    包括船长和黄寒也不明觉厉的好奇着。

    张子民神色古怪了起来,“有是有的。有条蛇能产生差不多的效果,包括我也怕他,因为他脑子不正常,你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干啥。”

    哪知她们纷纷激动了起来,包括船长也一起叫道“既然这样,还不赶紧的带上贼船?”

    张子民道“这个么……除非你们想在一天之内翻船,并且喜欢和lv3同处一室,否则还是别想这些了。”

    就此不再多说,继续前进。

    到达水塘附近时临近日落,时间指向17点一刻。只见那个背着合金箱子的年轻男人朝着水塘走了过去。

    黄寒抬手看表后皱眉道“喂,时间很紧天快黑了。我说你脑子要是正常的话,就别对末日里的水塘抱有期望,别想洗澡了……法克!”

    说不完,黄寒惊的跳了起来,没能开枪,而是急忙把枪背在后面,然后飞快的朝水塘跑过去。

    因为她亲眼看着那家伙竟是都不迟疑就往水塘里走,然后就被冒起的一群“水鬼”拖下去了。最要命的是他背着那个放电驱模块的合金箱子。

    张子民背着船长不方便,距离也远些。

    等黄寒和另外两个男人跑过去时,最终没能把他拉起来,仅仅三个没有进化的普通人类力量有限,而他则是被整整一水塘的水鬼拉扯下去了。

    合金箱子也跟着沉在了水底,完全看不见了。

    船长正在心疼的大叫“我船沉了,没那东西我们怎么办?”

    张子民看着水面摇头,“不知道。”

    黄寒道“普通丧尸不难对付,只要花点时间,箱子倒是不难捞起来,我关心的是他怎么了,没被绊到没有摔倒,为什么直接就往水里走?”

    “现在没时间纠结了,我们走!”

    眼看黑暗就快袭来了,张子民暂时不多想,引导着剩下的人加快脚步朝长板桥镇走……

    进入了长板桥镇的一处民居,天色算是完全黑了,关门关窗后,一行人瑟瑟发抖的缩在房子里,没几个人有睡意,都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一个队友,莫名其妙就掉进水塘被咬死了。

    “传言这里叫做……寂静岭。”

    “是的,难怪这么怪异,老四之前好好的,一来就进池塘挂了,这里不愧是寂静岭,连怪物都不敢来。”

    两个手枪男一边低声对话,一边疑神疑鬼的左右观察。

    张子民迟疑少顷忽然道“你们两个把枪交给我。”

    “额这,我们,我们什么也没做错。”他们两个有些无辜的样子。

    张子民道“不是处罚,而是现在你们的情绪明显不稳定,也没什么你们能对抗能处理的情况,所以交公保管,有必要的时候会再次配发。”

    这两家伙特点是胆小,所以非常好说话,就此乖乖的交了枪。

    张子民又道“尽量多深呼吸控制情绪,不要想太多。因为你们的精神和情绪泄露出去后,应该能被某些鬼东西感应到。”

    他们两个,包括船长在内顿时吓一跳。

    张子民道“我不想承认,但迹象越来越明显了。老四走进水塘之际正是日光弱化、某些东西逐步醒觉的时候。我怀疑他进水塘,是因为他看到的不是肮脏的水,应该是他喜欢想要的东西。”

    他们脸色都被吓白了。

    张子民再道“这是我负责人的评估。客观的说,在3011面临幽灵威胁时我就不止一次认为,刺杀型的lv4能捕捉到人类的情绪。它特点是谨慎和速度,它每次接近我时,无一例外都是我思维岔开或走神的瞬间。”

    “那么刺杀型的lv4有这样的能力,让眼镜蛇都感到不安的lv5、理应会有这种能力的强化版。”

    这些总体上就是张子民现有的推断。

    还有最后一个证据,当时从地宫逃出来后遇到昆兰,昆兰明显是拥有针对怪物的“精神控制”。不过当时其他人没事,她却像是思维上受到了强烈的干扰甚至是反入侵。这除了意味着那头没露面的lv5出世,同时也代表那lv5拥有近似昆兰的能力,只是说它是针对人类而已。

    昆兰和那个怪物的相互干扰像是两个思维黑客的交锋,都是在“网线”联通的第一时间里,进行算法和算力的全面较量,其结果是昆兰连路都走不稳。

    分析到这里时,张子民忽然发现,两个新加入的年轻男人脸上出现了一丝诡秘的笑容。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张子民果断吩咐道“笑个毛,过来查水表。”

    过去接触的第一时间,以感知力著称的张子民发现感他们的手腕有些许反抗力量在悸动,同时他们看着船长。张子民也发现扑在背上的船长呼吸有些散乱。

    想都不想,果断就是灵巧的一缩身,然后一个背摔把受伤的船长砸在他们两人身上。

    稀里哗啦——

    巨大的响动,人仰马翻。

    最终她们三个摔做了一堆,跟着就被张子民全部铐起来了。三人铐在一起。

    “你你,你特么怕是疯了吧!”

    船长回神后发现除了伤口疼,另外还被和两个棒槌拴在一起就惊悚了。

    张子民指着她的鼻子道“任你怎么说,我现在也没时间解释。反正我就要把你们控制到明天日出。你欠我的,你可以有不同意见然而我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

    船长实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发现这两个棒槌脸色诡异,这都还没来得及提醒大民,结果谁说这小子大度有原则的?他分明是被迫害妄想之类的毛病!

    当然了,船长也知道,和这货在已经决定的事物上扯犊子是没用的,干脆省点口水。

    既然船长都被某政委控制了,所以两个年轻男人也不再说话,纷纷表示愿意接受“隔离观察”。

    是的通过今天白天他们看出来了,大民绝逼是末日战舰上的政委。哪怕船长嘴上不承认,但事实上她许多事都在问张子民,是她自己没发现而已……

    张子民离开了房间,上到天台。

    晚风当中的黄寒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看着远方的黑暗,这是在回忆从前,同时也是警戒。

    “刚刚下面有很大的动静,你把她们怎么了?”黄寒没回头,平静的询问。

    张子民走过来她身边,先观察了她一下,又看一起看着远方的黑暗道“我发现他们情绪不稳定,容易漏出破绽,甚至容易被精神控制,于是我把他们缴械并铐起来了。”

    黄寒想了想道“是的,之前我也觉得心思有点乱,恍惚了那么一瞬间,不过跟着就正常了。”

    张子民道“这说明你意志比较强,在有条件限制的时候譬如距离,它影响不到你。”

    黄寒眯起眼睛道“你呢,我怎么知道现在和我说话的是你、还是某种擅于精神攻击的怪物?”

    张子民失笑“你想多了。我有屠龙秘技护体,平凡是平凡了些,只是血肉之躯,但精神上肯定万邪不侵。”

    黄寒这才笑笑道“你一个血肉之躯,持续背着船长一天一夜,累坏了吧,别在这里,风大,快去休息吧。“

    张子民往下走的时却道,“还不能睡,白天时间不能占用,现在我得去把电驱模块从水塘里弄出来。”

    黄寒难免浑身鸡皮疙瘩“你打算现在潜入那个水塘里找东西?”

    张子民边走边道“晚上恰好是普通丧尸的休眠期,没记错的话里面只有两头强化尸,细心点就能搞定了。很多事情是想着复杂、想着害怕、想着难。但认真做起来的时候也就那样。”

    一边说,张子民远去了。

    黄寒难免有点脸黑了,原以为跟了个不走寻常路的船长可以杀伐果断一下了,现在看又尼玛天降个唐僧似的政委,往后估计有得烦了。

    以黄寒的经验看,虽然船长老奸巨猾、绝不是管不住屁股的女人,但问题在于她对着大民时总是很迟疑,目测她一定欠了“政委”很多钱,一定是数额特别巨大,性质特别感人,基本算是还不清的那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