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武侠仙侠 > 回到九零当学霸苏简方宇阳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182章窥探到了秦晓风的秘密?

    坟墓的前面,还站着之前在山下路口遇到的那个穿着银灰色袄子的看着分外漂亮温润的男人。

    他的眼神透着沉痛的悲伤,眼角疑似有泪水,紧紧的盯着那坟墓的墓碑。

    不过算算时间,他应该在这里呆了最少四十多分钟了,不冷么?

    苏简刚刚跟着木然上来的时候不是走这条路的,看样子大概也知道这是谁的坟墓了,有几分好奇,往那边走了两步,就清楚的见到那墓碑上的名字,以及墓碑上的照片。

    她虽然在村长家里看到过她的照片,可远不及这张照片漂亮,这个照片,她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看着有种宁静致远的温婉乖巧的感觉,眼眸也因为那嘴角的笑带着亮晶晶的光,端看着就很吸引人。

    墓碑的前面放了些糖,水果,居然还有土豆饼,香点了不少,还有一堆烧过钱纸留下的黑灰。

    她生前一定是个很幸福温暖的人。

    苏简想着都下意识跟着她笑了起来,嘴角刚翘起没多久,察觉到坟墓前有目光看过来,苏简忙收敛了笑,她虽然对方宇阳没好感,但是这个漂亮的温柔男子,她印象还挺好的。

    忙摇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她挺好看的,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看着很舒服。”

    秦晓风盯着眼前面容平凡的小姑娘,知道她的确没别的意思,“刚刚对不起。”

    “又是你道歉,你是他什么人啊?”苏简提着篮子有点累,索性将锄头和篮子都放下。

    “我是他二舅!”

    “你是他二舅?”苏简微微吃惊,“你看着应该比他大不了几岁。”

    “准确来说,我是苏简的二舅,他现在已经和苏简是名义上的夫妻了,自然也是他二舅。”

    “他真的跟个死人结婚了?”苏简实在太吃惊了,说完也知道自己这话很不妥,有些尴尬,可心里依旧有疑问,“死人好像不能结婚吧,她的户口什么的应该要销了才对。”

    这种事情本来不该和一个外人说的,可秦晓风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有一股说不上的亲切感,“销户也得是她的亲人同意。”

    苏简明白了,昨天还听到村里人说这个女孩的父母不相信她死了的事情,肯定不许别人给她销户。

    “既然有户口,在双方父母都承认的基础上,她自己曾经也认可的基础上,结婚又有何不可?这也是他最后的倔强。”

    “领证了?”苏简不敢想,不说这个坟墓的主人二十岁达到领证的年纪,可给死人办结婚证,莫名有点渗人,这得是多倔的人才做的出来。

    “法外有人情,他们想要一个列外,是可以的。”

    苏简明白他这是承认了。

    “太变态了。”说完察觉到秦晓风的目光看过来,苏简有几分不好意思,这是别人家的事情,她没权利在别人家面前说三道四,可心里就莫名不舒服,“我觉得结婚领证这是两人的事情,不能因为她生前和他在一起,就以为她会非他不嫁了。”

    秦晓风摇摇头,没吭声了,他也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想法挺奇怪的,换做任何一个小姑娘听了这些事情,不该觉得他们的爱情可歌可泣了,哪怕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当然,眼前的小姑娘,并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能说出这话,也是站着陌生人角度来说的。

    “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呀?”

    秦晓风因为这话整个人都遭雷劈。

    苏简其实也是刚刚看他盯着那坟墓出神的表情,觉得,他喜欢她,这种喜欢不像是,亲人那种,而是,男女感情那种。

    虽然觉得怪异!

    很快苏简感觉到他看她的眼神又一股犀利而可怕的感觉,仿佛他藏在心里最深的秘密被暴露出来,想要杀人掩盖一样,弄得感觉到一丝丝危险的苏简都忍不住后退,刚好绊倒了旁边的篮子,篮子里放着的白酒瓶与被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激的苏简一个激灵,抬头的时候发现对方恢复了温润的感觉,甚至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那双眼睛也是温柔和忧郁悲伤的,“我是她二舅,当然喜欢她。”

    苏简呵呵的干笑两声。

    也许刚刚是她错觉!

    一定是!

    毕竟着横看竖看都是个很温柔的人,尤其站在这雪地里,穿着这样的衣服,加上那漂亮的相貌,真有点不惹尘埃的神仙样。

    再说,既然是至亲的人,何谈男女之间的喜欢?

    有悖伦理。

    “对不起。”苏简觉得自己这话对他也有伤害,更何况死者为大,这些话对眼前的坟墓的主人也带着一丝侮辱。

    秦晓风坦坦荡荡,“没什么。”可心里的漪涟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

    这个尴尬的话题,让苏简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若是再站在这里,估计他也不开心,两个人也不算很熟,苏简弯腰将之前的锄头和篮子拿了起来,准备再重新找个地方待着,等木然哥。

    大约走了两分钟后,呼出白气的苏简微微抬头往那豪华坟墓的地方看去,他还站在那一动一动的,不过这次他似是在说话,嘴角微翘,眼眸越发温柔,甚至还伸出手抚摸着那坟墓的照片。

    苏简心莫名的难受了一下,眼眶也红了一下,他们关系一定很好,那女孩没了,他肯定也是伤心欲绝的。

    又过了两分钟,伴随着喘气的声音,秦晓风诧异的看着刚刚拿了锄头和篮子下去的人居然又爬上了,并且蹲在旁边,从她篮子里拿了三支香和两只蜡烛还有些钱纸元宝出来。

    “小姑娘,你这是?”

    “木然哥说了,他有那个工作都是她家父母人好给的,现在我们家就木然哥挣钱了,他们就是我们家恩人。”

    苏简插上蜡烛之后,拿了三根香对着那女孩的坟墓拜了拜,然后插上,接着说道,“既然是恩人,祭拜下,合情合理。”

    然后扬起一些钱纸,友好的抬头看着这个气质温润漂亮的男人,“帮忙烧烧?”

    秦晓风愣了下,盯着她那双清明的眼睛,不自觉就伸出手了接过她的钱纸,也跟着她蹲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