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武侠仙侠 > 老婆,离婚无效秦静温乔舜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为什么让我回去

    “念一小朋友是不是想我了!”

    看过电话号码的蔻丹,想都没想直接把电话接起。

    当蔻丹的声音传进迟川耳朵里的那一刻,他突然就不规律的心动了。

    以前也听过这样的柔和的声音,只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今天听着却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悦耳,那样的让人心旷神怡。

    “是我。”

    迟川开口提醒。很享受此刻的感觉,但又不能一直不开口。

    “噢,抱歉啊,我以为是念一。”

    几乎是立刻的,蔻丹的声音就变了,变得小心翼翼,变得过于正式。就像他们两个是初次相识,就像他们两个之间有很大的距离。

    “我的电话打不通,就用念一的打给你。不知道有没有打扰你。”

    蔻丹的一声抱歉让迟川心酸,以往的他们不管用哪种身份相处,从来就不用抱歉两个字。

    可自从蔻丹表白之后,抱歉就成了蔻丹嘴里的常客。他们生疏了,他们真的有距离了么。

    “嗯……有事么?”

    蔻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着迟川。

    她现在什么事都没有,迟川不会打扰到她。可是她又不能说自己闲的无聊,那样她自己的立场就不坚定了。

    “是温温妹妹的事情,她遇到一点事情找我帮忙,结果我没能帮助他们。”

    迟川没有在客气下去,直接说了自己想说的话,如果在客气,蔻丹会找借口挂断电话。

    “静怡?静怡怎么了?”

    蔻丹有点小紧张,因为知道秦静怡的病史,因为知道她不能被任何事情刺激到,更知道只要找迟川的事情就一定不是小事。

    “……”

    迟川大概说了一下。

    “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不是欺负人么,静怡肯定接受不了。”

    所有人知道之后都是这样的一种反应,蔻丹也不例外。

    “那你为什么没有帮忙?”

    这是蔻丹稍事冷静之后的疑惑。

    “不是我没帮忙,是我没帮上忙。我去学校问了,校长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能力不够,就找了我上面的人帮忙,可是校长躲起来根本就不见。”

    “我和校长分开的时候他还劝我,不要在努力了,结果改变不了。”

    迟川纠正了蔻丹的说法,他不是不帮忙,只是能力有限没有帮上而已。

    “校长什么意思?你的能力都无法改变这件事,那就是这个人的背景不一般?”

    一个警察的直觉,一个警察的敏感。不用多说,只是校长的一句话,蔻丹已经知道这个人背后的实力。

    “对。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们帮不上忙,静怡有多少苦水都得自己咽下去,可怜这孩子了。”

    迟川很心疼秦静怡这样的遭遇,但是他此时无能为力,真的帮不上。

    “静怡承受不了,太不公平了。怎么办,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蔻丹替静怡不公,但是迟川都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也是无力改变的。

    “我刚刚和温温通电话,她说学校这边不抱希望了,明天开始自己想办法出国。”

    迟川把秦静温的决定告诉了蔻丹,对于秦静温的无奈之举迟川是抱歉的,只是不管他怎样的抱歉都改变不了事实。

    “看来也只能这样,只是静怡不会甘心的。”

    蔻丹满心失望,在所有人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秦静怡只能承受着。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我觉得这件事情乔舜辰应该能解决。”

    迟川把自己最后的想法说给蔻丹听,一个是和蔻丹探讨一下乔舜辰的可能性,另一个就是想让蔻丹把这个想法转达给秦静温。

    “对啊,我都忘了乔舜辰这个人了。他是不知道呢,还是温温不想要他帮忙?”

    蔻丹可能被这件事情给惊到,惊到脑子反应缓慢,竟然忘了这样一个有能力有实力的人,并且和秦静温的关系又那样紧密。

    乔舜辰应该才是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者。

    “应该是后者,乔舜辰不知道。”

    这是迟川的分析,如果乔舜辰知道早就暗地里解决,不会给秦静温找这么多人的机会。

    “你怎么不直接提醒温温,劝她找乔舜辰帮忙啊。”

    蔻丹又是不解,很简单的问题,感觉到她这里是饶了一大圈。

    “还是你劝劝温温吧,我说多了不合适。”

    迟川不是把问题抛给了蔻丹,也不是不想帮助秦静温,他只是想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和蔻丹多交流一会,多一点相处的时间。哪怕是听听蔻丹的声音,也能让他的心缓解一下疲惫。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算了我说吧。”

    “明天早上我打电话给她。”

    蔻丹没有多想,也愿意劝说一下秦静温。不管迟川为什么觉得不合适她没有继续追问。

    “迟局还有事么,要是没事我先……”

    “有事。”

    都没给蔻丹说完话的机会,迟川就赶紧打断了。他真怕蔻丹自己说完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断。

    “什么事?”

    蔻丹问着。

    “你这几天在哪,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迟川一次问了两个问题,可看他此刻有多紧张。

    “……”

    蔻丹先是沉默,因为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回答这样的问题。然而沉默之后她还是小心的回答了。

    “马上就要去另一个城市,至于回去?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即使是回去也是办理调动手续。”

    “蔻丹,你让我怎样做你才能回b城?如果你见到我觉得尴尬,我调动工作你回来。”

    对于蔻丹这样的回答,迟川有种心急如焚的感觉。为了留下蔻丹,为了蔻丹能早点回来,他只能这样说。

    “迟局,虽然我和你表白,虽然被你拒绝,但我从来就没有尴尬过。是你,是你见到我很不自在,是我的存在给你带来困扰。我这样的存在根本没有必要在回去,你也不用调动总工作。”

    蔻丹的态度突然就带了些许的气愤,她就不明白为什么搞得好像她错了一样。就是简单的喜欢,然后表白被拒,怎么事情就过不去了。

    过不去也可以,她这不是出来不再打扰了,可为何还是没完没了的来影响她的意志呢。

    要知道忘掉一个人多难,她把这么多年来的努力都放弃了,把美好的未来和不可估量的前途都放弃了,只因为被拒绝的表白。

    但是效果很糟糕,迟川也是一点都不配合,还总是来找她麻烦。

    “那好,之前是我做的不对。我看到你在也不会尴尬,我现在可以平和的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回来可以么?”

    迟川放低姿态,虽然非常不认可蔻丹的说法,但是他学乖了没有和蔻丹争执没有替自己辩解,只是顺着蔻丹的话来说。

    “为什么非要让我回去?”

    蔻丹不回答,反倒问着迟川。至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蔻丹自己也不知道。她就这样不假思索不计后果的问了出来。

    “……”

    一个问题把迟川也弄得沉默了。

    是啊,为什么非要让蔻丹回来。就像秦静温说的,没有蔻丹每一项工作都没有出现问题,一切都在照常运作,可他为什么总是觉得空虚,总是想让蔻丹回来呢。

    沉默了一会没有给出自己答案,迟川只能认为还是工作方面的需要。

    “工作,你的工作能力别人……”

    “不回去了,这段时间我会尽快回去办理调动手续。也请迟局以后不要勉强我回去工作。”

    蔻丹打断了迟川的话,说了自己想说的然后挂断了迟川的电话。

    当迟川给出她回答的那一刻,她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哪怕迟川换一种回答,她可能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凉透了心。

    对于迟川来说让她回去的唯一原因就是工作,可蔻丹这边也有唯一。能让蔻丹回去工作的唯一就是迟川的爱。

    但今天迟川回答之后,蔻丹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回b城工作,因为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她。

    听着电话那边突然静了下来,迟川的心却揪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他听得出蔻丹语气里的绝望和不回来的坚定。

    她跟随他的脚步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她会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但现在看来,想不到的事情不一定不会发生。

    “怎么了?”

    迟妈妈看儿子拿着电话发呆,走过来询问着。

    “给蔻丹打了一个电话。”

    迟川明显有些沮丧。

    “她终于接你电话了?”

    听到蔻丹的名字,迟妈妈突然就兴奋起来。

    “用念一的手机打给她才接的。”

    迟川解释了一下,若不是用迟念一的电话恐怕这辈子都联系不上蔻丹。

    “你们都说什么了?你不会又惹她生气了?”

    迟妈妈刚刚的兴奋因为儿子的解释,也因为儿子现在低落的情绪而收敛了。

    “她过几天回来,回来办理工作调动。”

    生没生气的迟川掌握不好这个标准,但他清楚的知道蔻丹不回来了。

    “还调动,调去哪?”

    迟妈妈有些担心的问着。

    “调回她的老家,不在这边发展了。”

    这话说出来之后迟川的心满是不舍,只是现在和妈妈说着蔻丹要走,他的心已经空了。

    “离开这,太草率了吧。那么好的工作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倒是劝一劝啊,不能让她拿工作和前途开玩笑。”

    迟妈妈明显的心急了,替蔻丹的不理智着急,也替自己要失去这么好的儿媳妇而心急。

    “劝了,就是不回来。”

    劝了不知道多少回,甚至都找借口去见她,可是蔻丹就是不回来,迟川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那你就结婚,结婚她就不会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