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替嫁成妾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白鸥邀江恬游宓湖

    只见纸签上写着,后一小行字写着:打一花卉。江恬惊讶于这个灯谜居然和现代的字体是一样的。

    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纸签扯了下来,这么简单。秋日南游,秋遇水,水遇火,只剩下一个禾字,日在南,上北下南,日在禾的下方,一个香字;云水间,云的中间是一,水的中间是竖勾,就是一个丁字,这可不就是丁香吗?

    又往旁边的灯笼上看了看,这个纸签上就不是现代的字了,上头写着,后写着:打一物。江恬有扯了下来,袜子。这古代的灯谜也太简单了吧。

    江恬往周边看了看,发现有一个商铺的灯笼只剩下一个纸签了,看来那个一定是最难的,江恬走了过去,瞧了瞧,后附有:打一花卉。这句话江恬倒是在现代是听过的,只是这花是什么来着,一时没想起来,站在灯笼前一直在思考。

    刚绞尽脑汁的想到,突然就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石蒜。”然后纸签就被后面的人扯了下来。江恬应声回头,是白鸥,江恬本以为白鸥今日肯定是去会美人了,没想到会遇见他。

    石蒜的别称又称彼岸花,江恬刚想到就被白鸥抢了,“先来后到,将军不会这点道理都不讲吧?”

    “若是你在这想上一夜,是不是后面的人都不用猜了?”江恬哑口无言,早知道就先把纸签扯下来就对了,这个死泼皮无赖。

    “将军不去夜会美人,怎么有心情在这猜灯谜呢?”江恬反问道。

    “美人没有,家中丑妇倒有一个。”白鸥略带调侃地看着她。从她三人走到溪边时,她们就在他的监视下了,白鸥当时就在山海桥旁的茶楼雅间里,今日有重要的任务执行,没想到却能看到江恬,顺便也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和林逸之间的事,真是收获不小。

    “你……”江恬知道白鸥口中的‘家中丑妇’指得就是她。

    “不知江姑娘可否有兴趣陪白某游湖?”白鸥的这句话把江恬的怒气就浇灭了。除了夕楼是观看名妓表演的最佳位置外,还有就是在湖中的船舫了,湖中的船舫也是严格限制了数量的,本来江恬只打算远远的看看就好了,这下有机会可以近距离观看,不要白不要。

    “行。”江恬一口答应了。“不过,我还要在这等坛儿。”江恬补充道。

    “不必,我已让习潇在此等待了。届时他会送坛儿回府的。”江恬点了点头,习潇江恬是见过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应该会好好照顾坛儿的,所以就放心跟着白鸥走了。

    七夕的盛会马上就要到最**了,街上的行人也是越来越多,江恬跟着白鸥走在后头,白鸥先行上了山海桥,桥上的人比街上更加拥挤,两人越挤越远,只能看得见他一个后脑勺了。江恬近距离看到了桥上的灯笼,桥上的灯笼虽然没有灯谜纸签,但是每个灯笼上面都写有一句诗句。

    就看了这一眼,再想朝前面看看白鸥的后脑勺都看不到了,这下糟了,就这么走散了,江恬有些慌了,突然一只手牵住了她,江恬低头看见一只手正握着她,心想这年头居然还有咸猪手,她反手牵住,拉起那人的手放在嘴边,一口咬了下去。本以为会听见那人的大叫,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她抬眼看去,对上了一双愤怒的眼睛。

    她立刻松嘴,无力地解释道:“将……将军。你,你不是走在前头吗?怎么会……”白鸥也不回应她,只是再牵起他的手往前面走,走过一整个桥两人都没有说话,江恬是不敢说话,白鸥是不想说话。

    过了山海桥,下边的路就没有那么挤了,白鸥也把牵着她的手松开了。“你是属狗的吗?咬人这么痛。”

    “啊?”江恬一时没反应过来。

    白鸥带着江恬走向了一个码头,码头上只停泊着一艘小船,湖心歌舞也快开始了,大部分的船都已经进入宓湖了,船很小,大约里面最多只能容下四五个人的样子,走近一看原来京门也在,京门正在码头等着他们二人,见江恬和白鸥过来立刻行礼,“将军,迨主儿。船上东西都备好了。”

    白鸥用眼神示意让江恬先上船,江恬便先上了船。撩开船舫的帘子进去一看,里面只有一张被桌布盖上的桌子,船的两侧是长椅,椅子上铺垫好了软垫,虽不华丽,但也挺舒适。最吸引人的是,桌子上的吃的。江恬掀开帘子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烤羊肉串的味道,没想到桌子上摆着一大盘。江恬立刻兴奋地跳了进去,坐在长椅上。

    此时白鸥也掀开帘子进来了,坐在了江恬的对侧,京门上船负责在外面划船。

    “将军,这些,我可以吃吗?”江恬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随意。”听到白鸥这么说江恬当然不客气了,抓起了桌上的羊肉串就大口地吃着,桌上还有许多美食,都是排很长队才能买到的东西,果然有权就是好,什么都可以享受特权。

    “还差点。”江恬边吃肉边说道。

    “嗯?”白鸥本是看着船舫的窗外的,听见江恬这么说,回头看着她。

    “差点酒,有肉有酒就好了。”

    白鸥一笑,掀开桌布,从桌子底下提出两壶酒,“我就知道你喜欢喝酒,早就备下了。”江恬此时真怀疑白鸥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什么都知道。

    江恬拿过一壶酒,闻了闻,一股桂花香扑鼻而来。“桂花酒?”

    “你还真担得起‘狗’这个称号。”白鸥调侃道。江恬瘪了瘪嘴,也懒得用桌上的小酒杯,举起壶大饮了一口,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才爽。

    “少饮些,越甘甜的酒,后劲越足。”白鸥善意地提醒道。

    “无妨,将军你也吃啊。”白鸥对吃的并不感兴趣,只是看见她在街上逛了一圈,每次停在一个商铺半天,见排长队就放弃了,着实有点可怜,所以才给她准备了这么多。他只斟了一小杯酒,饮了些,但视线一直盯着宓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