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替嫁成妾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二章 船舫之中意外亲嘴

    有了美食,江恬的目光就不在外边了,一直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将军,已到宓湖与宓河的交接处了。”京门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继续划,绕湖心一圈,等歌舞结束后再回到这儿来。”白鸥回道。

    江恬现下才知道白鸥邀自己游湖,原来不是单纯游湖,而是利用她做掩护,至于做什么掩护,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本来无功不受禄,吃他的东西不安心,这下江恬可以放心地吃东西了,这都是她应得的啊。

    白鸥起身把所有的船窗的帘子都掀了上去,包括进舱的帘子。江恬边吃东西也可以变看见外面的景色,小船的周围也有很多类似的小船,大家也都把帘子掀开了,许是都在为看京都名妓的歌舞做准备,江恬才发现,类似的小船上大多都是男女成对的。

    “我们这种船是湖上最低等的船,叫合欢船,除了船夫外,只能一男一女。若不是一男一女便不可入宓湖,若偷入宓湖,在这个时刻,就会被船只总局的人赶出去。你看前面那艘船。”白鸥说罢又指了指前头不远处的一艘船。江恬寻着白鸥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有一艘船上只有一个男子,忽有另一艘船,船上顶着一盏紫金灯笼,上面贴着船只局的字样,那艘合欢船就这么被赶走了。

    “为何会这样?”江恬不解地问道。

    “这是祈国七夕习俗。合欢船必须是两个人,这样才能寓意美好。你看旁边那艘船。”江恬望了过去。

    “这艘船比我们这个船要大许多,那种船叫谊欢船,许多纨绔子弟喜欢用此船搭载岸上貌美的姑娘,这种船不限人数。”江恬这才清楚了,原来自己的利用价值在这,撇了撇嘴没说话,又拿起桌上的小笼包一口吃掉,本以为他是好心,现下原来自己只是利用品,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己是这种身份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又多饮了一口桂花酒。

    突然从湖心岛传来一阵乐响,大家都朝着湖心岛方向看去。本是一片漆黑湖心岛,什么都看不见。突然被千盏灯火点亮,才看清湖心岛上有很多乐器,上面有很多乐妓在弹奏着各种乐器。

    “这京都第一瓦肆的乐妓实在有名,宫里头的乐师们都偶尔会向她们请教一二。”江恬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乐声,的确是婉转悠扬,本是清新悠扬的乐声,突然一个转承,变得欢快起来,江恬突然听见岸上的人们突然欢呼了起来,睁眼一看。原来是名妓们出来了,三人都蒙着白纱,让人看不清脸,更让人多了几分遐想。

    “一品居最有名的就是那三大名妓,如沐、如春、如风。只有在今日,才能看到她们一同起舞。”白鸥盯着湖心岛上起舞的名妓们。

    “如沐春风,好名字,将军知道的可真多,名妓们的名字都能记下来。”

    “这不是她们的名字,是牌号。一品居不管什么时候都有这三大名妓牌号,但人,是可以轮换的。”听到这,江恬突然有些心疼这些名妓,又多喝了几口酒。

    “再喝下去你恐怕要不省人事了。”白鸥对江恬说道。

    “怎么会?我到现在就没有任何感觉啊,像喝饮料似的,甜甜的。”江恬是真没有感觉到喝醉。湖心岛的演出很快就结束了,小船绕了湖心岛一圈就赶紧回到了原处。按照坛儿说的,演出完毕后就是在宓湖放花灯了,所有的花灯都会从这个位置进入宓湖,再一直流向城外。

    “将军要劫花灯吗?”江恬问道。

    白鸥抬眼看了看她,点了点头,这丫头果然有几分聪慧。白鸥从桌子底下掏出四五盏花灯递给江恬,“一会儿你去放花灯,帮我取一个花灯上来。”

    “什么花灯?”

    “花心是发着绿色荧光的,你把这几个花灯都放在外头,假意先放一个花灯,然后取上来给我。”江恬点了点头便出了船舱,不一会儿,成千上百的花灯都从宓河涌来,江恬突然觉得这白鸥是在耍她吧?这么多这怎么分得清。

    “迨主儿不必担心,京门从小辨色有障碍且色弱,只对红绿两种颜色尤为敏感,属下看红便是绿,绿便是红,虽然荧光微弱,但京门一眼就能看得见。”京门仿佛看穿了江恬心里的不安,所以说道。

    江恬点了点头,心想这白鸥还挺会用人的嘛,这样她就放心了,这湖上船舫这么多,而且湖中的花灯这么多,就连放花灯的人恐怕都不会知晓自己的灯在哪。

    忽然京门加速的划船的速度,江恬意识到一定是他发现了,加速了一会儿他便停下来,江恬左右看看,果然看见一盏花灯的灯芯是绿色的光,很是微弱,若不细看,恐怕真看不出来。江恬蹲下,点燃了自己身边所有的花灯,放下两盏花灯又取上来了一盏,而那一盏就是发着绿色荧光的花灯,她拿着灯笼跳进了船舱,一进去就兴奋地说道:“将军将军,我找到了。”

    显然白鸥也是有些兴奋于是也起身上前去迎接,突然船心不稳,往右边倾斜,江恬跌坐在船右侧的长椅上,白鸥也没站稳跟着跌了过去,跌在了江恬的身上。两人面对面,嘴都快贴到对方的嘴上了。江恬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白鸥正准备起身,京门一个右转船心又向右侧偏去,这下白鸥的嘴是彻底地贴到了江恬的嘴上,两人大眼对小眼。江恬立刻用一只手推开白鸥,满脸通红,白鸥也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经过这两次颠簸,还好花灯一直被江恬紧紧握在手上,没有大碍。

    江恬不敢看白鸥,直接把花灯递给了他,白鸥也立马干起了正事,他从花灯里面取出了一封信,看完信后,又让江恬把花灯放回湖中,江恬正觉得船舱内气氛尴尬暧昧,正好可以出去,就立刻拿了花灯放了回去,但自己也没再进船舱。

    “为何这灯火会呈绿色?”江恬坐在外头对京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