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替嫁成妾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酒后夜宿白鸥房中

    “这灯芯是用人的尸骨做的。”京门回答道。京门这么说江恬就明白了,这不就是古代说的鬼火,现代的磷火,古人的智商还是可以的,这都能利用的起来。

    京门开始向码头划去,江恬此时酒劲似乎上来了,头晕乎乎的。

    “将军,迨主儿,码头到了,可以下船了。”京门把船靠岸后说道。

    江恬此时已经头晕到不行,看什么都是好几个影子,她抬腿想上岸,却不料扑了个空,白鸥正从船舱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立刻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她,如果不搂住她,只怕就要掉进这宓河中了。

    “你……你放开我,臭流氓。”江恬极力甩开白鸥的手,白鸥无奈才把她放开,酒量就这点,还偏好喝酒,这是让人没办法。江恬踉跄地走着,白鸥生怕她会跌倒,所以一直在后面跟着她,还好自己的马车离码头不远,不一会儿就走到了。

    “上车吧。”白鸥对江恬说道。

    “不,我不,我要走回去。”

    白鸥哭笑不得,“你知道走回去有多远吗?”

    “反正我不上你的车,臭流氓,你刚刚还亲了我,你臭不……”听到这,白鸥立刻用手捂住了江恬的嘴,瞪了一眼正在一旁偷笑的京门。“你什么都没听到。”京门立马憋住笑点了点头。

    然后白鸥直接公主抱起江恬,跳上了车,强行把她拉进车里,京门也上车开始驾车回府。

    白鸥本以为江恬上车了还会闹,没想到直接在车上靠着白鸥的肩膀睡着了。

    白鸥看着熟睡中的江恬,还有她的嘴唇。刚才,碰到的软软的又有些甜的,就是她的嘴唇吗?不知为何,在船上自己的心跳也快了起来,这是心动的感觉吗?他们是沿着京都外围的路走的,此时城里的人和车马定还是有很多,外围虽然路途比较遥远,但比较通畅。

    将近一个时辰才到白府,白鸥怎么叫江恬都叫不醒,只好亲自把她抱下了马车。

    “要不小的把迨主儿抱回梓木苑吧?”京门询问道,他知道将军素来不喜女色。哪知这回白鸥听了这话,整个脸都黑了下来,“不如你来做将军,娶了她?”

    小的不敢,京门立马跪了下来,从此之后,便知道这林迨儿,在将军眼中是不同的。

    白鸥刚把江恬抱进府,江恬就醒了,“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白鸥只好把她放了下来。

    “我们去哪儿?”江恬问道。

    “回梓木苑。”白鸥回答道。

    “不……不行的,我今日还没有去识字,白鸥会生气的,一生气就会罚我抄书。我要去乾正苑。”酒劲把江恬的脸充得满脸通红,走路也摇摆不定。

    “今日免了你的识字。”白鸥说道。

    “不行,你说了不算,白鸥说了才算。”

    “我就是白鸥。”

    “你骗人,他才不会这么温柔呢,我要去乾正苑,我要去乾正苑。”白鸥邪魅一笑,又公主抱抱起江恬,“我带你去乾正苑。”听到这句话江恬就在白鸥的怀里乖乖地不动了。

    “京门,你去梓木苑跟坛儿说一声,说她主儿已经回来了,在乾正苑。”京门领命后往梓木苑走去,而白鸥则抱着江恬走向乾正苑。

    白鸥抱着江恬上了阁楼,把她放在了她的专属座位上,她拿起笔便在纸上鬼画符。

    “将军,习潇求见。”习潇的声音从乾正苑门口传来。白鸥见江恬安静地‘练字’便放心的下楼去接见习潇。

    “属下参见将军。”

    “起来吧。”

    “将军可有找到?”习潇问道。

    “已找到,我已仔细看了信中的内容,把一切都准备好,八月初一抓大鱼了。”白鸥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恭喜将军,那属下便去准备好一切事宜,八月初一必让大鱼进网。将军早些歇息,属下告退。”说罢习潇便出了乾正苑。白鸥看习潇走远,才匆忙上楼看江恬。

    一上楼印入眼帘的就是满地的衣裳,寻着衣裳看去,江恬只穿了一件亵衣和长裤躺在了白鸥的床上呼呼大睡。白鸥无奈,只好拾起地上的衣服全部挂在了屏风上。

    得亏江恬遇到的是他,要是旁人,她的清白之身估计就不保了,以后看来是要少让她喝酒了。

    白鸥把灯都吹灭了,放下床帘,以防蚊子,脱了外衫,穿着白色的寝衣便在她身边躺了下来,给她盖好的被子,哪知江恬一个转身就把白鸥抱住了,腿还架在他身上,仿佛把他当成了一个抱枕。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江恬抱着白鸥,下巴靠在白鸥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说道。

    “什么秘密?“白鸥问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江恬说道。

    白鸥有些惊讶,他知道江恬从决定做'林迨儿'这一天,就会抛弃很多自己的东西,比如生辰,她不能大肆的告诉别人今天是她的生辰,于她而言,只有'林迨儿'的生辰。生辰于普通人而言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在她那里却成了一个秘密。怪不得今日在茶楼上看见她吃面的时候,抹了抹泪,白鸥不免有些心疼眼前的人。

    他伸手轻抚了她的头,以示安慰,其实她很像他,他何尝不是放弃了自己很多东西。

    而梓木苑那边,坛儿收到了消息之后,立马赶到了西侧门,西侧门只有一盏灯,看来只有白清音是从西侧门进来的,坛儿把西侧门锁上了后,便提起灯笼走了。

    江恬在酒精的作用下这一夜睡的很是安稳,醒来就没有安稳一说了。当她醒来看着身边多了一个人,而且是白鸥,整个人都震惊了,糟了,昨晚的那个酒劲是真的有点大,根本不记得后来发生什么了,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断片断得真彻底,看了看自己衣服几乎快脱光了,不会真的把白鸥给睡了吧?

    江恬心想着,自己再怎么说也是现代人,就当酒后乱性一夜情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趁白鸥还没醒来,赶紧溜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