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26章 ,婚约必须解除,我会坚持到底

    面对连俢肆咄咄逼人的问责,聂云倾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

    原本试着去掰他手腕的指尖在一瞬间停止了挣扎,她扬着一双泪眸凄凄楚楚又满是怨恨的瞪着面前这个她爱了半辈子为了他甚至失去了一个女孩子最珍贵东西的男人。

    他习惯成自然的一声‘跹跹’,他霸道的一句‘我的跹跹’,无不像一把把利刃穿透她的心脏。

    他的跹跹?

    那她聂云倾算什么!

    忍住脖子上的痛,聂云倾闪着泪光冲他笑,口里发出吃力的声音,“阿肆,你终于敢承认了,你爱上了你所谓的养女,是不是?”

    “是,我不想瞒你,我爱她!”这一次,连俢肆睫毛都没眨一下,毫不犹豫的承认,“不知道从她几岁开始,我对她的感情就不那么单纯了。我时刻都就盼着她快快长大,盼着她能成为我的女人,我做梦都幻想着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怀里她恬静美好的模样。”

    “呵呵……”听着他的话,聂云倾听到了心碎的声音,那颗本就破碎不堪的心脏,都随着他的话音裂成了残渣。

    “云倾,你知道吗?为了你,我无情的伤害了跹跹。就在不久之前,我才跟她坦白了我对她的感情。跹跹她很知足,只要我对她好一点,都会感动的哭鼻子。可是因为你的自杀,我忍痛跟她提出了分手,甚至还说了一番连我自己都想扇自己耳光的话。”

    “就算那丫头故意交了个男朋友气我,还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接吻,可我知道,她在伤害我的同时其实是在伤害她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

    “她已经那么痛苦了,你为什么还打搅她,表明身份刺激她?”

    聂云倾痛苦的闭了闭眸,反唇相讥,“难道我去劝她回来,也有错吗?她明明就没去夏令营,明明你们两个人就有歼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有歼情,跹跹到现在都是完璧,我一直舍不得碰她,因为她太美好,美好到我不敢碰。”

    觉得他这番话真是可笑,聂云倾不置可否的一声冷笑,“是啊,她美好,我脏,对吗?”

    被她那一笑刺痛了双眸,连俢肆作用她脖颈上的力道慢慢松了下去。

    收回去的那只手臂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修长的五指无措的在半空中收拢再张开,张开再收拢,“我不是这个意思。”

    双手无力的反撑在身后的墙壁上,聂云倾流着眼泪瓣歇斯底里的冲他吼,“你分明就在心里把我和她做对比!”

    “我说过我没有!”侧过身去不看她,头一次,连俢肆觉得云倾变了,变得不可理喻了。

    “对不起,刚刚我是情绪失控才会对你动粗。我只想告诉你,我会跟你订婚,也会结婚。所以,不要再去找跹跹了。她现在有男朋友,对她不错,我希望她可以就此展开新的生活。”

    说完,连俢肆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无力的摊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聂云倾泪光楚楚的眼神下隐藏着一份越烧越烈的恨意。

    久久的凝视着他消失的方向,她扯唇冷笑。

    那个死丫头抢走了她阿肆的心,把她原本平静如水的生活搅得一团乱,凭什么她还能享受到其他男人的爱,凭什么她还是活的那么滋润。

    不,她不会让那个小践人好过。

    想让她展开新的生活,他做梦!

    要死大家一起死,他们不让她好过,那也别想好过。

    连俢肆一离开,紫烟就上去扶住了聂云倾,“小姐,您……您还好吧?”

    “没事,这点痛不算什么。”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聂云倾冷笑着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小声对紫烟说,“紫烟,好戏才刚刚开始,他们这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他们的。阿肆的命是我救的,他只能属于我,不管是人还是心。那个小践人敢抢走他的心,我会让她尝到苦果的。”

    煞有介事的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怕严嫂听到,紫烟扶着聂云倾上楼的同时,极小声的回应着,“小姐您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您这边。”

    躲在厨房门边墙壁处的严嫂,虽然没听清楚她们主仆俩说的话,但先生先前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返回到流理台前,把手里握着的菜刀狠狠的往砧板上切到一半的肉上一插,严嫂气得想打人,不免暗暗在心里嘀咕。

    什么人啊这是,对先生有恩又如何。

    先生本来就不喜欢她,是同情可怜她才娶她。

    鸠占鹊巢也就算了,还敢去刺激小姐。

    这主仆俩双簧唱的真到位,估计那聂小姐还不如那个紫烟来的直接,这种闷性子最坏了。

    还好她没离开,不然先生早晚得死在这对主仆手里。

    她以后要多个心眼,提防着点她们。

    ★☆★☆★☆★

    这天,和唐翩跹一起去她选好的哪所大学转了转,她很满意,湛天丞把她送回家之后,趁着有空闲,买了点礼品直接去了许家。

    父亲那边他回头再打越洋电话详细的跟他解释,实在不行亲自去一趟澳洲好了。

    反正和许薇蕊这个婚,他是必须要退的。

    就算没有跹跹,他也不想娶她了。

    听管家说湛少爷来了,在书房里看书的许博年闻讯后来到了客厅,“人来就好,买这么多礼物做什么,你这孩子就是太知书达理了。”

    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落座,长腿优雅的叠起,湛天丞笑容儒雅,“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是我的一点心意而已,还请伯父别嫌弃。”

    摇头笑笑,许博年也不跟他客气,随手指了指佣人端上来的茶示意他自便,“天丞,好久不来家里了,最近很忙吧?”

    端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湛天丞答话,“有点。公司最近新开发了几个项目,还没上轨道,所以琐事比较多。”

    拍了拍沙发的扶手,许博年对这个未来女婿甚是满意,“你这孩子太能干了,老湛真是有福气,生了你这么个才貌双全的儿子。要是薇蕊有你一半贴心就好了,我也可以像你父亲一样安享晚年了。对了,你父亲最好还好吧?”

    “挺好的,谢谢您的关心。”湛天丞客气的谢过他的问候。

    许博年正想说什么,湛天丞不想再耽搁时间,趁着薇蕊和她那个难缠的姨妈都不在,抓住时机,开门见山,“许伯父,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拜托您!”

    看他神情严肃,许博年饶有兴趣的挑眉,“但说无妨。”

    湛天丞一脸尴尬的道出此行的目的,“许伯父,我……我想跟薇蕊解除婚约。”

    “啊?”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许博年惊得目瞪口呆,“为什么?你们已经分手了吗,还是我家欢欢哪里做的不好?”

    “不是,不是薇蕊的错,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恕我不能娶薇蕊。对不起,伯父!”

    话音一落,湛天丞就站起身,来到许博年面前,弯腰,郑重其事的给他行了个大礼,以表达他的歉意。

    愠怒的眼神朝他看过去,许博年极力克制着想摔东西的冲动,蹙眉问他,“天丞,这我就不理解了,你不是一直都喜欢欢欢吗?当初也是你执意要我把她许配给你的,怎么现在又说爱上了别人?”

    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跟许博年解释,湛天丞一再的跟他道歉,“对不起,许伯父,除了抱歉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让您失望了!”

    一怒之下端起面前的茶杯就朝他砸了过去,许博年气得嘴角不停的抽搐,“混账东西,你当我许博年的女儿是什么?你想娶就娶,不想娶就悔婚,你让我们欢欢以后怎么做人?”

    湛天丞没躲,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由着他发泄。

    既然来了,他就没打算放弃,随便许伯父怎么骂他打他,只要能把这个婚约解除了,他都可以忍受。

    许博年站起身,抡起拳头就要上去湛天丞的人。

    这时,在门外偷听有一阵子的许薇蕊哭着跑上来抓住了他还没挥下去的那只手,泪眼汪汪的哀求他道,“爸,别打天丞哥,要打你打我。”

    试着动了动胳膊,还是想给湛天丞一点教训,无奈女儿死死抓着他,许博年一脸无奈的直叹气,“傻孩子,这个混球都要跟你解除婚约了,你还护着他,你傻不傻!”

    “我知道,我都听到了,可我还是舍不得你打他!”

    泪光楚楚的看了父亲一眼,许薇蕊就把脸转向了一旁,用着受伤又不理解的眼神直瞪低垂着眼睑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地板发着呆的湛天丞。

    “她是谁,这么有魅力,比我漂亮吗?让你为了她,居然要抛弃我这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天丞哥,你怎么这么狠心!当初坚持说要娶我的人是你,现在不要我的也是你,你究竟想怎样?”

    缓缓抬起头来,迎上她因为哭泣而微微有些扭曲的小脸,湛天丞心中泛起了丝丝不忍,但再不忍,他也不想错过跹跹。

    他这个人十分了解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非常清楚,何况想要解除婚约的心由来已久。

    抿了抿唇,湛天丞十分抱歉的口吻对她说,“薇蕊,对不起!你和她没有可比性,你们都很漂亮,各有各的美。我也知道我的行为不可理喻,但我今天必须要告诉你,我对你感觉不对,我觉得你不像我的小合.欢。这种感觉缠绕我已久,直到今天我才敢说出来。”

    闻言,许薇蕊的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连忙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父亲,还好他脸上除了怒气并无异常,她方才暗暗舒了一口气。

    她一紧张,舌头都打结了,“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不是爸爸的女儿?”

    “对啊,湛天丞,你什么意思!”许博年暴跳如雷,冲上来又要打她,许薇蕊见状再次拉住了他。

    眼见着父女俩都气得不轻,湛天丞头疼的跟他们解释,“我只是感觉,随便说说而已,也许是我自己多心了。”

    不及他们开口,他便对继续做起了许薇蕊的工作,“薇蕊,你那么漂亮,又是大众*,喜欢你的男人多得是,你慢慢挑,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出色更适合你的人。我真的很喜欢她,她也许不是最漂亮的那一个,家世也不显赫,但我就觉得她哪儿哪儿都好,哪儿哪儿都非常吸引我。我头一次那么迫切的想要拥有一个人,一个女人。”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听!”面对他这番话,许薇蕊的情绪彻底崩溃,松开拽着父亲的手,她痛哭流涕的直捂耳朵,一双泪眸死死的瞪着湛天丞。

    “欢欢,别哭别哭,有爸爸在,爸爸会为你做主的。”心疼的将女儿拥进怀里,许博年气愤难忍的眼神却是直直的落在湛天丞身上,接下来的话却是对女儿许薇蕊说的,“欢欢,既然他移情别恋,咱们就跟他划清界限算了,以后我们许家和他们湛家势不两立,爸爸再帮你找个比他强一百倍的好女婿!”

    “不要,我就要天丞哥,我只喜欢天丞哥。爸,我不要解除婚约,这辈子如果不能嫁给天丞哥,我宁愿去死!”

    倏然一把从父亲怀里挣脱出来,许薇蕊闪闪烁烁的目光刚好落在茶几上果盘里的水果刀上。

    情急之下,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刀子就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转身面向湛天丞的方向,许薇蕊泪眼汪汪,一脸凛然,“天丞哥,如果你今天非要跟我解除婚约,那……那我就死给你看!”

    湛天丞和许博年都吓了一跳,两个人都想上去夺她手里的水果刀,都未果。

    “欢欢,快把刀放下,别吓爸爸好么?”许博年急得不行,频频直瞪旁边的湛天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湛天丞也没料到会是这种局面,急得额头直冒冷汗,连连劝她,“是啊,薇蕊,有话好好说,你先把刀放下!”

    紧了紧手里的刀,往脖子上抵近了几分,感觉刀片划破了颈上的肌肤,疼痛来袭她也不管,闪着泪光态度坚决的威胁湛天丞,“我不要好好说,我要你答应我,你不会跟我解除婚约,你会娶我,会爱我一辈子!”

    眼看着她脖子上都开始淌血了,那把水果刀刀刃看起来就很锋利,许博年一怒之下,抬腿就直踢还在犹豫的湛天丞,“混蛋,你还不快答应,你想让我的欢欢命丧于此吗?”

    湛天丞神情哀伤,眸色黯沉,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他不想放弃跹跹,但又不能不管许薇蕊的死活。

    可一旦答应,以薇蕊的性格,势必会纠缠到底,他不想再过以前那种生活。

    正当他为难之际,许薇蕊的姨妈打完牌从外面回来了。

    一进客厅,发现湛天丞来了,正想跟他打招呼,再一看女儿薇蕊脖子上居然架着一把刀,她大惊失色,扔下手包,赶紧冲上去,不顾一切的夺起了女儿手上的刀,“蕊蕊,你疯了!快把刀放下!”

    许薇蕊没想到母亲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添乱,想给她使眼色已经来不及,水果刀一下子就被力大无穷的人给夺了去,她差点没气死。

    “陈妈,快来药箱来,帮小姐止血!”和许博年一起扶着许薇蕊坐到沙发上,她姨妈扯着嗓子就对身后的佣人大吼大叫。

    趁他们乱成一团,湛天丞撂下一句话,抓住时机,快速闪人,“抱歉了,各位!这个婚约必须解除,随便你们怎么想我,我都会坚持到底。我湛天丞做事从来都不喜欢拖泥带水,对于给各位造成的伤害,我只能说声抱歉。”

    说完,湛天丞风一样的速度就离开了许家这个是非之地,以至于把许家的每个人尤其是许薇蕊气得差点当场昏厥过去。

    许薇蕊的姨妈更是怒不可止的拿着水果刀追了出去,可惜等她举刀来到院子里,湛天丞的车子已经消失在了大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