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97章,跹跹,陪我回澳洲一趟,可以吗?

    一整天下来,不光许家乱了套,就连湛天丞也接到来自澳洲电话,说是父亲湛名都突然在家离奇失踪。

    失踪的两个人都是商界泰斗级的人物,在没搞清楚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双方家人都不敢贸然的声张,更不敢去警局报案。

    万一真是绑架,风声走露出去,绑匪一旦撕票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两家人很有默契的都选择了私下派人调查此事,并对外封锁消息,顺便耐心的等待绑匪的下一步动作。

    湛天丞是中午接到的电话,是父亲澳洲那边的助理打的。

    挂了电话,他就命人订了飞悉尼的机票。

    可惜,最近的一班要到晚上七点左右。

    下午的时候,他紧急召集各部门主管开了个会,部署了一下未来一个多星期的工作安排。

    之后,他就匆匆回家收拾行李去了。

    而在新西兰拍戏的许薇蕊也接到了母亲白芷的电话,当即就跟剧组告了假,带上助理一干人等踏上了回国的航班。

    白芷这一天下来是茶不思饭不想,哭得肝肠寸断,一众下人看了都心生不忍。

    虽说这位姨夫人平日里飞扬跋扈,但论起她对老爷的心思大伙儿还是心知肚明的,自然也就没往心里去。

    ******

    唐翩跹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临近晚餐时间。

    某人已经不在,不知道干嘛去了,她也懒得管。

    此刻若是看见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还是不看见的比较好,免得惹她生气。

    拜他所赐,腿勉强才并拢。

    身体也一如既往的像被拆了重组了一般,哪儿哪儿都不对盘,酸疼不止。

    让她纳闷的是,她神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家里的*上。

    对着天花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感觉自己要被阿寺那家伙搞晕了,简直让她有了一种梦游的感觉。

    她明明记得昨天他们是在他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激战的,怎么一觉醒来她就在家里了。

    昨晚,起先她也纳闷来着,不知道身处何地,只觉得有点熟悉,后来问了他才知道那是他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那家伙带她去那儿的目的非常的*,*到她知道以后恨不得拍死他。

    他居然在那间休息室里安装了多个针孔摄像头以及世界最先进的录影机,据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任何一个隐秘的画面都可以清晰的收录其中。

    起先她还不信,后来他把*对面以墙为背景的投影仪打开,她才知道他所言非虚,而且不是一般的*。

    因为这家伙居然在家里她的卧室里也安了摄像头,把他们最近的*韵事全部拍下来了。

    细节是要多详细有多详细,两个人的**部位放大的异常清晰。

    他怎么进入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没落下,甚至包括她高|潮前被他逼着说的那些脸红心跳的话都收录的一清二楚。

    这完全就是真人版的a|v,看了以后,她整个人都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昨晚没跟他闹是因为当时她也在沉醉在欲|望的海洋里,顾不上那么多,只知道身体里潜能的因子都被找个*的男人开发出来,以至于后来也跟他一起疯,边看着两个人之前的恩爱画面边脸红心跳的尝试各种姿势。

    想起昨晚那档子事,唐翩跹就羞愤的直捂脸。

    怎么办,她真的被他带成了色女!

    她还没满十八就这样,以后再大点不是更……

    连俢肆,你这个混蛋,*,精虫上身的家伙!

    又气又恼的在心里腹诽某个人,唐翩跹发誓,他若现在出现在她面前,一定拍死他,昨天的账还没算!

    换好衣服来到楼下,严嫂正准备出门倒垃圾,一见她起来了,立马笑着跟她打招呼,“小姐,你醒了呀。你等我一下,我去门口倒个垃圾马上回来,完了我就帮你做吃的。”

    说完,严嫂提着垃圾去往玄关处换鞋。

    想着也没什么事,唐翩跹随即叫住了她,“严嫂,我帮你去倒吧,反正我也打算去外面散一圈步再回来,刚好到家估计你饭也做好了。”

    严嫂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不用了,我自己去倒就行,这得多脏。”

    “少啰嗦!我顺路!”无语的勾勾唇,唐翩跹上去就把她手里的垃圾夺了过来,弯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运动鞋,以最快的速度换上夺门而去。

    “那小姐,你早点回来哦!”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严嫂没辙的笑笑。

    “知道啦,最多一刻钟。”已经取到院子里的唐翩跹头也没回的冲她帅气的挥了挥手。

    出门右拐,把垃圾丢进指定的区域,唐翩跹便双手插袋神清气爽的沿着脚下的下坡路散起了步。

    她今天穿了一套枚红色的灯芯绒运动套装,脚下是一双蓝白相间的帆布鞋,头发还像以前一样扎了个高高的马尾,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精神青春飞扬活力四射。

    远远的看上去,她显得比实际年纪还要年轻可爱,不认识她的人一眼望过去,都会觉得她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

    走了一段,想起昨天某人浪漫求婚一事,心里一美自然也就忍不住把戴戒指的那只手拿到眼底秀了秀。

    怎么看都觉得阿寺送的戒指好漂亮,她是对着戒指笑了又笑。

    其实她觉得这枚已经很好了,可是阿寺不满意。

    说已经命人去打造了,等结婚典礼的时候帮她戴上。

    他说要帮她打造一枚*花形状的戒指,还说背面要刻上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这样才显得独一无二,不会跟人撞车。

    随他吧,反正他有的是钱,她乐于享受他这份独一无二的*爱。

    不远处,迎面朝她驶过来的一辆计程车里,湛天丞低垂着眼睑,愁云满面的揉着眉心。

    本来是想打车直接去机场的,可是一想着这一走只怕最少得一个礼拜,他舍不得跹跹,也是发疯一样的思念她。

    挣扎了很久,还是想在走之前来跟她告个别,顺便看她一眼。

    连俢肆家的地址几天前他就命人私下里查出来了,只是这几天没时间,也就没顾得上偷偷的躲在远处看她一眼。

    揉了会眉心,头还是痛的厉害,也懒得揉了,抬起头,剑眉深锁的望向窗外。

    巧的是,视线刚望出去,就看见他日思夜想的面孔从车外擦肩而过。

    她低着头在笑,看起来很开心,不知道在笑什么。

    那笑容一下子就感染到了他,使他烦闷的心情瞬间好转不少。

    “师傅,麻烦你,停一下,我就在这里下!”

    趁着她还没走远,湛天丞赶紧叫住司机。

    车一停稳,他付完账连后备箱的行李箱都忘了拿就火急火燎的朝唐翩跹追了上去。

    司机见状,快速跟下车,往后备箱走的途中忙唤他,“先生,您的行李箱!”

    “你帮我放到路边,谢谢!”湛天丞头也没回的对他说。

    怎么听都觉得身后那人的声音好熟悉,有点像湛天丞的感觉,唐翩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回身一看,朝她跑过来的这个人还真是他。

    “湛天丞,你怎么在这里?”好奇的挑眉,唐翩跹明知道他应该是来找她的还是做不到对他不客气,毕竟这个人曾经帮助过她,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在她面前顿下脚步,湛天丞笑容明媚,“我要回澳洲了,临行前想来看你一眼。原打算只在你们家门口瞅瞅,没想到上天垂帘,居然在这里遇上你。”

    面露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唐翩跹准备继续劝他不要再在她花心思了,她都快要结婚了,“湛天丞,你这是何必,我……”

    不及她说完,湛天丞就一脸忧伤的将她打断,“跹跹,我遇到了一件很不好甚至可以说是让我又绝望又害怕的事情,所以我今天心情真的很糟,不要再说一些刺激我的话,好么?我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有阵子没见你了,有点想你。”

    “好吧。”看的神色好像的确不太好,唐翩跹点点头,“我能问问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吗?湛天丞,说实话,要不是怕阿寺不高兴,我挺想跟你做朋友的。你这个人做朋友真是没话说,我最缺的就是朋友。”

    “谢谢,虽然我更希望听你说如果没有连俢肆你会选择我,但我还是很高兴你能把我当朋友。”

    感激的冲她笑笑,湛天丞随之难受的叹起了气,一想起父亲的安危,他就心急如焚,“其实这件事,我不该透露的,一旦传出去,外界会乱套。可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不想瞒你。跹跹,我父亲失踪了,有可能被绑架了。”

    “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惊讶的直掩鼻,唐翩跹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好。

    突然想到什么,湛天丞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她,“跹跹,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帮我个忙,好么?”

    “什么,你说,只要我能帮到你。”唐翩跹想也没想的点点头,她琢磨着这个时候湛天丞应该不会提很过分的要求,毕竟他父亲还下落不明,如此情况下,她不想拒绝。

    “跹跹,陪我回澳洲一趟,可以吗?父亲的事弄得我焦头烂额方寸大乱,我现在连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搞不清楚了,脑子里乱的像一锅粥。我跟你一样也没什么朋友,我现在很需要一个人在我身边帮我打打气加加油,陪我一起追查我父亲的下落。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是需要一个帮手。最多三四天,我就送你回来,可以么?”

    湛天丞大胆的提起请求,他想带跹跹回去他们以前住的地方看看。

    她如果真的是合|欢,怎么也会对自己以前的家有一星半点的印象。

    如果不是,能和她一起独处几天也是好的。

    他一脸恳切,唐翩跹觉得身为朋友不该拒绝,不过是陪他回趟澳洲,也没什么的。

    如果她是单身,她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可她即将成为阿寺的太太,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尤其是跟除他以外别的男人出国,若被阿寺知道且不说不会同意,只怕又会跟她大动干戈,上次的事她想想她都后怕。

    难受的抿了几下唇,唐翩跹虽然于心不忍,还是鼓足勇气拒绝了他的请求,“对不起啊,湛天丞,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拒绝你。你现在遇上难事,正是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可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阿寺他不喜欢我跟你搅合在一起,上次在你家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个醋坛子。所以,我很抱歉,我不能陪你去澳洲。”

    机会难得,湛天丞自然不会错过,随即走上前,握住她的双手,神色哀伤的再度相求,“跹跹,拜托你,不要拒绝我,好么?我现在真的快崩溃了,能不能坚持到澳洲都很难说。你先陪我去,回来再跟连俢肆解释,到时候我跟你一起解释。陪我去,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和安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们,这个月的月票留到月底投哈,现在不投了,月底客户端生三胞胎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