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46章,不可能,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夸张的睁大眼睛,蓝茵梦面露惊悚,“不是吧?他韩语说的那么好,而且给我的也是韩元,应该是韩国人才对。”

    好笑的看她一眼,上官翎倒也不是故意打击她,而是就事论事的帮她分析起来,“难道外国人就不能说韩语,用韩元?一般有经验的人出国,事先都会兑换当地的外币,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卡这种东西有时候还是不如现金来得方便。”

    若有所思的转动了几下乌溜溜的眼珠子,蓝茵梦越想越觉得表姐说的很有道理,不免激动的拍了一下大腿,“姐,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是有这个可能。难怪我说我都去韩国三年了,怎么一次都没碰到过他,这火也太背了吧!”

    “所以说,你这做的根本都是无用功。”上官翎无奈的摇了摇头,趁机劝她,“回来吧,回来陪你妈帮你爸。你就是不愿意接管蓝氏,可以在你爸旗下的电视台当主持人嘛,何必要一个人待在韩国。”

    咬咬唇,蓝茵梦一脸的苦恼外加不甘心,“可是,可是万一他是韩国人呢?”

    没想到她误以为还是个孩子的表妹,竟然为了一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待在陌生的国度长达三年之久,不用想都知道她一个女孩子独在异乡有多苦,上官翎是既心疼,又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抬手摸了摸她大半年不见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的小脸,上官翎苦口婆心的再劝她道,“茵梦,就算他是韩国人,你和他没缘还是没缘。难不成,你一辈子遇不见他就在韩国耗一辈子?你耗得起,你爸妈耗得起吗?”

    “我知道。”蓝茵梦点点头,提及父母时她眼里流露出一股明显的歉疚,“其实这两年我是有考虑回国,可是我不甘心啊,我蓝茵梦长这么大还没为哪个男人如此牵肠挂肚过。”

    晃了晃上官翎的手臂,蓝茵梦一脸撒娇的接着道,“表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他啦。就算只见过他一次,冲他那么热心的帮我这个陌生人,我就觉得这个人肯定坏不到哪里去。我周围追我的那些男孩子,不是一些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就是看中我家里的钱,有几个靠谱的吧,我对他们又不来电。”

    “反正,我这个人挺相信缘分的。我总觉得老天既然让我和他相遇了,总得让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吧。也许,我再等一阵子他就会出现呢?我打算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再过一年我在韩国还是遇不到他的话,我就安心地回国接管父亲的产业,孝顺父母。在那之前,我不想放弃,就算刮风下雪,我都会去之前的那个广场去老地方等他。”

    “没想到咱们家还出了个小情种!”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上官翎笑道,“说不定人家早就结婚了?”

    蓝茵梦不高兴的撅了撅嘴,顺便瞪了泼冷水的表姐一眼,“你是我姐吗,能不能不要打击我,人家心里本来就不好受。我最害怕的结果就是他已经结婚了,那样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你以为这几年我一个人在韩国容易啊,人生地不熟的,饮食也吃不惯,关键是韩国这个国度礼仪太繁琐,刚去那会儿我闹了不少洋相。好多次,被台里的韩国同事欺负,我都想买张机票直接飞回国算了。可是一想到那个人,我心里就充满了温暖。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把他给我的韩元和手帕拿出来看一看,我心里就会好受很多,也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上官翎嘴角微勾,故意揶揄她道,“我看不止是拿出来看一看吧?”

    蓝茵梦不解的眨了眨眼,“你什么意思?”

    “我估计人那手帕上没少沾你的口水吧?是不是每晚都要亲无数遍,才睡得着,嗯?”

    “哎呀,表姐你好讨厌,人家才没你说的那么无聊!”白希的小脸刷的一下子红了个底朝天,蓝茵梦咬着红红的小嘴唇笑得一脸娇羞,双手并用的狂拍她的胳膊。

    “是吗?”上官翎挑眉,一脸坏笑,继续逗她,“那你脸怎么红了,被我说中了,心虚了是不是?”

    “表姐!!!!!”蓝茵梦羞恼不已,伸手就去挠上官翎的痒痒,“臭丫头,我挠死你挠死你!”

    上官翎佯装生气的剜她一眼,“敢你叫姐臭丫头,你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

    “呵呵呵……哎呀好痒啊,表姐饶命,小梦错了!”

    “错了也晚了,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那好,谁怕谁啊,我今天也不管形象了,挠死你挠死你!”

    “哈哈哈……”

    ……

    许久不见的两姐妹互挠起了对方的痒痒,两个人从沙发上疯到地毯上,没多大一会儿各自的头发就变得乱糟糟的。

    银铃声般的笑声顿时弥漫在了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也为静寂的夜空增色不少。

    ……

    疯过闹过以后,披头散发的两个人头挨着头呈八字形躺在地毯上,说起了小姐妹的悄悄话。

    乌黑亮丽的眼珠子放空的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蓝茵梦用肩膀撞了下表姐上官翎,“姐,真的不考虑一下那个叫黑帮大佬吗?你给他一次机会嘛,虽然他是有点粗鲁……”

    不等她说完,上官翎就冷笑着将她打断,“那不是有点,而是非常的粗鲁!当今这个社会,你见过抢过民女的事吗?更可笑的是,他把我绑回去的理由竟然是为了不许我跟男朋友亲热,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翻了个身趴在地毯上,蓝茵梦捋了捋耳边散下来发,“拜托,人家那是在乎你爱你的表现,好吧?而且,现在回想看看,你应该感谢他才对,万一那天你跟骆迩翔没把持住,那个啥了,你这会儿怕是场子都要悔青了。”

    无语的摇了摇头,上官翎伸手点点她小巧的鼻尖,“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回事,怎么净替他说话,你又没见过她,真是邪了门了。”

    双手撑在脑袋冲她笑,蓝茵梦曲在半空中的两条腿俏皮的踢来踢去,“女人的直觉很准的,我总觉得你和他会发生很多有趣又惊心动魄的故事。姐,搞不好这个人真是你以后的老公哦!”

    上官翎很坚定的说,“不可能,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蓝茵梦面露好奇,“那你喜欢什么类型?不会是……”

    趁着还没把某个人渣的名字说出来,上官翎及时出口制止,“打住,我不想再提起那个名字!我是瞎了,才会爱上那种人。”

    蓝茵梦也不懂自己干嘛老是帮一个没见过的人说话,但她潜意识里就是觉得这个人还不错,觉得他跟姐姐有戏,不免不厌其烦的当起了说客。

    “你给人一次机会试试看嘛,谈一下不合适就分手呗,我觉得那人挺痴情的。你看这都快四个月了,人家早中晚每天三条短信雷打不动的问候你,说想你,偏偏你无情的要死一条都不回,要不是真的爱你,他坚持得下来么?以他的身份,他也是有骄傲的,被人这么冷漠以待,换个人早放弃了。”

    “姐,我是真的希望你能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远在日内瓦的舅妈也会放心。舅妈虽然再婚了,可是一直都放心不下你。知道你不爱接她电话,她常打电话给我,向我询问你的情况。至于我那个舅舅,我早就不想说什么了,对他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反正他身边那个女人,我是一辈子都不会承认她是我舅妈的,我只认你妈妈这一个舅妈!”

    被她最后那句话感动到,上官翎笑着帮她把嵌进嘴角里的一根发丝拨出来,“谢谢你,茵梦,小傻妞真是长大了,变成美丽的白天鹅了。将来谁娶了你,真是掉进蜜罐里了。”

    “说正经的,姐,我是真的希望你早日找到一个可心的人。你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挺孤单挺寂寞的。这么多年了,你都是一个人,每次看你孑然一身,我都好心疼。好不容易盼来个人照顾你吧,又是那么个货色,哎……总之,以后谁要是命好成为我姐夫,对你好到没话说的话,我会感激他一辈子。”

    “茵梦,姐没你说的那么凄凉,姐挺好的,真的挺好的,不要担心,这一关迈过去就好了。”

    蓝茵梦眨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那你要尽快走出来,为了那么个烂人伤心难过真的不值得!”

    上官翎感激的冲贴心的表姐笑,“我知道,放心吧,我的傻妹妹!”

    “好困哦,我们去洗澡吧!”说着,蓝茵梦坐起身,直把上官翎往起拉。

    上官翎果断的摇头拒绝,跟这个表妹一起洗澡泡温泉都是她的噩梦,“我不要跟你一起洗,你这个小流.氓,总爱摸我的胸!”

    蓝茵梦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笑起来的时候眯成月牙儿状,说话间又偷袭了一下表姐傲人的胸围,“谁让你遗传舅妈的欧洲血统,那么丰满,每次看着我都想摸几把!”

    “……”上官翎无语,一个白眼射过去。

    死丫头,这么多年了,这个坏毛病还没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