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91章,唐翩跹,我是不是是时候该把你放下了?

    瞬也不瞬的望着后座上哭得泪如雨下的女人,连俢肆深沉的眸色一片迷离,涔薄的唇也是一抿再抿。

    一直都知道自己对这个叫蜜莉恩的女人很过分,只是没想到如此过分。

    被她这样一哭诉,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岂止是过分,根本就是人神共愤。

    交往两年,他给这个名义上女友的不过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甚至连躯壳都不完整。

    他从不许她吻他的唇,顶多就是让她亲一下脸。

    挽胳膊牵手得看他脸色,拥抱的次数也有限。

    热恋中的男女朋友一次*都没上过,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面对自己的矫情,他时常都觉得自己可笑之至。

    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只要是美女,他都来者不拒。

    一场不乱之恋谈下来,他莫名其妙的就收了心。

    蜜莉恩的条件真的很好,长相和气质包括家境一点都不比跹跹差。

    追她的男人比比皆是,他都见过好几个。

    她性格开朗,知书达理,身上还透着一份东方女人很少具备的豁达。

    别看她是个外国人,从小在国内长大的缘故,她是个中国通。

    她曾经有个令很多女人向往的职业,空姐。

    两个人就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她自己说的,对他一见钟情。

    他也是在跟她交往了以后,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优秀,是亚太航空公司出了名的空中牡丹。

    但是为了跟他呆在一起,不忍受离别之苦,她毅然选择了辞职,回来帮她的父亲。

    在别人眼里,尤其是其他男人眼里,蜜莉恩是只骄傲的白天鹅。

    可在他面前,却那么卑微,处处讨好,还得不得回报。

    飘远的思绪收回来的一刻,发现她还在掩面啜泣,连俢肆迟疑了一下,还是重新拉上了手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钻进后车厢,伸手将痛哭流涕中的女人带进怀里。

    用力抱紧她,把她的头往自己胸口上按,他低头,往她头顶上轻啄了一下。

    而后逼迫自己从嘴角里扯出一抹温柔笑意,低笑着在她耳边呢喃,“蜜莉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你。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么?我会尽快整理好自己,再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你,好么?”

    难得他肯主动抱自己,蜜莉恩一脸受*若惊。

    愣了好几秒才想起来回抱他,并仰起一张泪迹斑斑的小脸不敢置信的望向他,“真的?”

    连俢肆毫不犹豫的点了一下头,看她哭得一脸迷蒙,像只花猫似的,他心生不忍的抬起一只手帮她擦起了眼角的湿润,“嗯。你为我付出那么多,我是人,有心,也会感动。荣驰说的没错,你才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努力让自己打开心去接纳你。蜜莉恩,你是个好女人,我不想错过。浮浮沉沉这么多年,我真的累了,很想找个港湾停下来歇歇脚。”

    被他的话以及他温柔的动作感动的一塌糊涂,蜜莉恩抱紧他的腰一头扎进他怀里,激动的扯唇笑开,“阿肆,有你这番话,我就是等一辈子也心甘情愿。你慢慢调整,没关系,我不着急,你不要逼自己。我刚刚那么说真的不是在埋怨你,只是打从心底里心疼你。就算……就算你一辈子忘不了她也没关系,只要你别排斥我就好。我是真的真的好爱你,阿肆……”

    “我知道,我都知道。”没想到一个拥抱就把她感动成这样,连俢肆心痛的抿了几下唇瓣,忽然想对她好一点,“别哭了,嗯?下午没事,我陪你去看电影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抱怨,说我连场电影都不陪你看,今天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除了……”

    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胸口,慢慢停止哭泣的蜜莉恩故意撅嘴逗他,“除了*,对么?”

    满含歉意的眼神落在她脸上,连俢肆薄唇微启,“我还没准备好。”

    蜜莉恩沮丧的轻瞪他一眼,继续用指尖戳他刚硬的肌理,“你明知道我最想跟你做的就是这件事!”

    “我很抱歉。”除了这四个字,连俢肆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见他一脸为难,蜜莉恩无语的摇了摇头,继而豁达的扬唇笑开,“算了,看在你今天表现还不错还知道哄我的份上,我不逼你。看电影也不错啊,我这个人很容易满足的。至少,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开心,她越是这样满足,连俢肆心里对她的那股歉疚就越发翻搅的厉害,情不自禁的抬手刮了一下她高蜓的鼻梁,“傻女人!”

    爱极了阿肆这个暧|昧又*溺的小动作,蜜莉恩笑得眉眼弯弯,“没你傻,都分手那么久了还对人念念不忘。”

    顿了顿,她继续道,“不过,我虽然吃醋,却爱极了你这个痴情劲儿。阿肆,你知道吗,你真的是我见过最man最有魄力最令人着迷的男人。我很庆幸这辈子能遇见你,更庆幸现在有资格待在你身边。”

    “蜜莉恩……”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的宽容和理解,连俢肆唯有将她抱得更紧了。

    他第一次主动抱自己,还抱得那么紧,蜜莉恩激动的眼泪又开始稀里哗啦的往下掉,“阿肆,你像这样再抱我一会儿,抱一会儿我们再走,好不好?”

    “好。”如此简单的一个请求,连俢肆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下。

    无限满足的窝在他怀里,蜜莉恩感激涕零的跟他道谢,“谢谢你,阿肆!”

    “我们是恋人,恋人之间拥抱很正常,不需要说谢谢。倒是我,欠你太多……”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自责。”不等他说完,蜜莉恩抬手就掩住了他的唇,并把眼睛闭上,惬意的打起了盹儿,“阿肆的怀抱好舒服,我先眯一会儿,两分钟之后你叫我。”

    “好。”

    拥紧怀里对他一心一意的女人,连俢肆也沉重的闭上了双眸,心中那个声音不自觉的飘向了远方。

    唐翩跹,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蛊,为什么我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将你忘怀!

    蜜莉恩真的是个好女人,我想珍惜她,可为什么抱着她,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

    为什么要嫁给湛天丞,为什么把我最后的希望无情的斩断!

    漪儿的离开,我承认是我的错,但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早知道我的到来会给你和孩子带来危险,我死都不会去澳洲!

    你告诉我,到底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把你从心里拔出,怎么做才能不辜负我怀里的这个傻女人!

    唐翩跹,我们真的再没可能了吗?

    我是不是是时候该把你放下了?

    ===============================================================================

    傍晚十分,许家大宅。

    吃过晚饭以后,唐翩跹陪着小亚米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动画片。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和预料中一样,是丈夫湛天丞打来的。

    举着手机上楼之前,唐翩跹笑着嘱咐可爱的小侄女,“亚米,你先自己待会儿,小婶婶接个电话,去去就来。”

    “去吧!去吧!”亚米点点头,连连直冲她挥手,“是小叔叔吧?帮我问他好,就说亚米很想他。还有,别忘记提醒他帮我带黑巧克力哦!”

    已经来到楼梯口的唐翩跹好笑的回望了她一眼,“知道了,你这丫头,就知道吃!”

    亚米不服气的反驳,“长嘴不吃,难道光用来说话哦,那不成话唠了?”

    “说不过你!”说完这一句,唐翩跹就快速的上了楼。

    回到卧室,把门关上,她快速按下了接听键,“喂,天丞哥吗,你到瑞士了?”

    电波里徐徐传来湛天丞略显疲惫的嗓音,“嗯,刚到,这不,一到酒店就给你打电话了。你和亚米都还好吧?”

    唐翩跹唇角微勾,“挺好的。倒是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一定很累。”

    “不会,生意人飞来飞去的早就习惯了。”

    “手没有提重物吧?”

    “没有。tracy他们几个知道我的情况,都快两年了,还紧张的跟什么似的,连个公文包都不许我拧,吃饭都恨不得喂我。我知道,这一定是你在背后叮咛。合欢,我的手没事,你真的不用这样。假肢的磨合期早就过了,现在活动起来虽不如右手那么灵活,但是日常生活没问题的。”

    “假肢到底不比真手,你不用安慰我。这次要不是我这边也忙,肯定陪你过去。对不起,都是为了救我,你才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却少了一只胳膊……”

    话还没说完,想起两年半前的那次意外,唐翩跹的情绪又变得不稳定起来。

    “合欢,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都两年多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不能释怀?每天都在自责,每天都在跟我说抱歉。每次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就难受的仿佛有人在割我的肉。你明知道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就是死都甘之如饴,为什么还要不停的跟我道歉?何况,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需要那么见外吗?”

    曲手擦擦眼泪,唐翩跹笑着改口,“对不……我会改,天丞哥你不要激动。”

    “好了,我们换个话题。合欢,我想你了!你呢,有没有想我?”

    嘴角扯起一抹牵强的笑,唐翩跹违心的回答,“有啊,当然有。”

    “傻丫头,就算知道你是骗我,我还是很开心。合欢,还是那句话,我不会逼你。我一直在等,等你忘掉那个人,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真正的太太。我爱你,合欢!”

    握着手机来到窗边的沙发前坐下,抿抿唇,唐翩跹满含歉意也是一脸认真的对电波里的人说,“天丞哥,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谢谢你这么忍让和迁就我。结婚两年,一直跟你分房睡,连个吻都吝啬,说实话,我真的觉得特别对不起你。可是请你体谅我一下,那个人在我身上烙下的印记太深,每次当你的唇逼近,我的脸总是会条件反射的避开,我控制不了……”

    “不要自责,合欢,对你,我有足够的耐心。何况这不能怪你,怪只怪他……对了,你回国了没和他碰上吧?”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唐翩跹摇头,“没,你放心,就是碰上了也形同陌路的。”

    “那就好。”

    “你应该很累了,早点休息,洗澡让你那个男助理帮你。”

    “我知道了。亚米呢,她还乖么?”

    “她很乖很听话,我都恨不得跟表哥表嫂把她要过来。看见她我总是会想起我那可怜的漪儿……”

    怕她又开始伤感,湛天丞赶紧接话,“这么喜欢孩子可以跟我生啊,我可是时刻准备着,只是你……”

    “你说过不逼我的。”唐翩跹不高兴的娇嗔。

    “逗你玩儿的,瞧把你急的。”下一秒,电波里就传来湛天丞温柔如初的笑,“合欢,我的确有点累了,想躺一会儿。明天我忙顺了,再给你打电话。你自己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不然我会心疼的。”

    “嗯。”唐翩跹点点头,待他那边收了线,她才把手机拿离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