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446章,惊吓!

    在连俢肆的带领下来到海鲜酒楼三楼,和他一起并肩穿梭在通往荣驰哥他们所在包厢的走廊上,唐翩跹黛眉微蹙,跟他打听女儿的情况,“对了,亚米的牙疼好些了吗?”

    知道她挂心,连俢肆笑着安慰她,“别担心,医院回来就不疼了。”

    唐翩跹一点都不买他的账,女儿都生病了,他还有脸笑,不免火大的教训起他来,“都怪你,成天给她吃糖,回头她要满口蛀牙,小心我跟你拼命!”

    挎着包捧着花跟个小厮一样的在前面带路,连俢肆半侧着身子一脸不爽的跟她解释,“天大的冤枉,我哪有天天给她吃糖,最近甜食方面我都有帮她控制。”

    不以为然的白了他一眼,唐翩跹回以冷笑,“控制会牙疼?”

    这是什么逻辑,连俢肆无语了,“牙疼是我能左右的吗?”

    冷冷的勾了勾唇,唐翩跹继续打趣他,“你不是号称无所不能的么?外面把你吹的跟个神一样。”

    连俢肆愤愤不平的说,“我再厉害,管天管地,也管不了人拉屎放屁!”

    似笑非笑的睨着他,唐翩跹懒得再跟他抬杠。

    不禁在心里感叹,这厮的口才真是越来越好了。

    来到转角的一间包厢门口,连俢肆停下脚步,“到了,就这间。”

    在他伸手去推门的一刻,唐翩跹急声制止,“等等!”

    连俢肆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的,不禁蹙眉,“怎么了?”

    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又扯了扯连衣裙的裙摆,唐翩跹的紧张全写在脸上了,“我形象没问题吧?”

    目光快速将她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扫了几眼,连俢肆眯眼笑道,“肤白貌美气质佳,能有什么问题?”

    一记白眼翻过去,唐翩跹恨不得拽他两脚,“你在拍广告吗?”

    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不自信,连俢肆是既无语又好笑,“我知道你怕被上官比下去,放心,你俩风格不同,各有千秋。”

    说着,他上前一步,捂着嘴小声对她说,“不过,在我眼里,你比她好看一万倍,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被他幼稚的举动娱乐到,唐翩跹羞羞答答的用胳膊肘子拐了他一下,“油嘴滑舌!”

    望着她脸蛋红红的娇羞模样,连俢肆剑眉斜飞,看得出神,差点就按耐不住的亲下去了,“这哪是油嘴滑舌,分明是*眼里出西施。”

    眼看着某人的眼神又开始变得不单纯了,唐翩跹红着脸往他小腿上轻踹了一下,“还不开门!”

    “得令!”夸张的点了一下头,连俢肆笑笑嘻嘻的上前去推门。

    门开了一条缝以后,他本来是想女士优先,让她先进去。

    谁知有人太紧张,愣是跟个小媳妇似的缩在他身后,让他打头阵,他倒也懒得客套。

    率先走进去,连俢肆琢磨着不能明着说她是路痴,找这个地方找了半个多种点,否则丢的是他的人,只好帮她撒了个善意的谎,“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跹跹她……路上堵车了。”

    跟在他身后的唐翩跹闻言,抿唇一阵偷笑。

    死男人,真会编理由,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坐在轮椅上的荣驰见唐翩跹来了,第一个笑着跟着他们打招呼,“自己人那么客气做什么!翩跹,快进来!”

    抱着亚米帮她剥着开心果壳的上官翎也是在门打开的一刻,第一时间出于本能的扭头朝门口望过去,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传说中的跹跹。

    可惜连俢肆人高马大,把他们家那位挡的严实无缝。

    加之她手上还有活儿,看了几眼没瞧见翩跹的真容,她想着一会儿多得是机会,便垂眸继续剥起来了碧根果,想把手上仅剩的两颗快点剥完了好正式跟翩跹打招呼。

    坐在上官翎怀里的亚米,见唐翩跹来了,一把将手上没吃完的几颗碧根果仁丢到桌上的碟子里,噌的一下子就从上官翎腿上滑了下去,朝唐翩跹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耶耶耶,我跹跹妈妈来了!”

    早在女儿扑过来的前一秒,唐翩跹就蹲下地去迎接她了。

    “人家好想你哦,跹跹妈妈,木嘛!”

    抱着她站起身,享受着小家伙的亲吻,唐翩跹笑得一脸幸福,“跹跹妈妈也很想我们亚米呢!”

    突然闻到了一股花香,亚米贼溜溜的小眼神一下子就落在了前面连俢肆怀里捧着的那束花上,“这是什么花,好漂亮呀,是送我的吗?”

    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跟他说一样的话,连俢肆扭头,当即便是一盆冷水泼过去,“你就别做梦了,我都轮不到,哪里轮得到你!这是送给你翎儿阿姨的!”

    “哼,欺负人!”亚米气呼呼的直哼哼。

    吻吻女儿的小脸,唐翩跹笑着安慰她,“这是三色堇。你要喜欢,明天我再送你。今天是跹跹妈妈和翎儿阿姨第一见面,你迁就下,嗯?”

    “好吧。”犹豫了一下,亚米善解人气的点点头。

    “明天我也要!”连俢肆也趁机撒娇。

    “一边凉快去!”唐翩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嘚瑟的冲连俢肆做了个鬼脸,亚米乐颠颠的把唐翩跹的话重复了一遍,“听见没,我跹跹妈妈叫你一边凉快去!”

    连俢肆咬牙切齿的瞪了她一眼,想把她丢出去的心都有了,“死丫头,我自己有耳朵,要你多嘴当传话筒!”

    “哼!”

    等他们一家人斗嘴斗完了,荣驰方才有机会插嘴,招手跟和连俢肆一起往餐桌前走来的唐翩跹打招呼,“哈喽,翩跹,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咯!”

    唐翩跹笑着跟他道谢,“多谢荣驰哥谬赞,你也比之前帅了不少嘛!”

    “是吗?谢谢哈!”自恋的摸了一把脸,荣驰的自信瞬间爆棚。

    发现他还坐在轮椅上,唐翩跹眉心轻蹙,面露担心,“对了,你伤怎么样了?怎么还坐着轮椅?”

    荣驰连忙跟她解释,“别担心,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估计再养个三五天就能下地了。”

    “那就好。”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唐翩跹随之把目光落在了他旁边的上官翎身上。

    此刻的上官翎,正低头快速的拍着短裙上散落的坚果壳。

    她面前的碟子里,装了半碟子她帮亚米剥好的碧根果仁。

    只是粗略的看了几眼,唐翩跹就觉得这个姐姐长得真是漂亮,身材果然不是盖的。

    不知道为什么,望着那样一张素未谋面的脸,唐翩跹忽然感觉心里有股异样的情绪在流淌。

    见翩跹望着翎儿,荣驰赶紧伸手扯了扯旁边尚在拍裙子上坚果壳的女友上官翎,言笑晏晏的帮她们做起了介绍。

    “对了,翩跹,这位是我女朋友上官翎。”

    “翎儿,这就是我一直跟你提起的翩跹,唐翩跹。”

    待荣驰哥昨晚介绍,唐翩跹转身便把女儿转移到旁边连俢肆的怀里。

    接过他递过来的花,她来到上官翎面前,正式的跟她打起了招呼。

    “你好,上官小姐!”说话间,唐翩跹微笑着把花递到了上官翎面前,“初次见面,也不知道送你什么礼物合适,路过花店进去逛了逛,觉得三色堇挺漂亮的,希望你会喜欢。”

    已经起身的上官翎,受*若惊的伸手接过她递过来花,眉眼弯弯的抬头,预备跟她道谢,也想跟她说声抱歉,她这人有点粗线条,忘记准备了礼物,下次一定补上。

    “谢谢,翩跹你太客……”

    谁知,当她抬头看清了唐翩跹的长相,她客套的话还没说完,伴着手中刚接过来的花‘扑通’一声掉落在地,她整个人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般扶着桌沿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也在一瞬间白得彻底。

    包厢里所有的人一下子都被上官翎的举动惊得一头雾水,尤其是唐翩跹,纳闷到了极点,尴尬的视线来回的在上官翎和荣驰之间游移,“怎么了,是我送的花你不喜欢么?还是你对花粉过敏?”

    触及唐翩跹疑惑的眼神,荣驰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怎么可能,没听说她对花粉过敏啊?”

    拨动轮椅来到上官翎跟前,够着手臂把唐翩跹送她的花从地上捡起来,荣驰一脸的不理解的问她,“翎儿,你干嘛把翩跹送你的花扔掉,还有你的脸色怎么看着那么糟糕?”

    对荣驰的话充耳不闻,盯着唐翩跹看了许久的上官翎突然冲上前,质问她道,“你究竟是谁?!”

    闻言,众人免不了又是一愣,完全不知她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