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472章,贝格子,她对我来说不过是个玩物!

    歪着脑袋圆睁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呆呆的望着怒视自己的男主人。

    豆包想不明白,男主人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从来都不跟它亲近。

    它自认为自己很听话啊,也很可爱,还非常的爱干净。

    和那些家养的普通猫以及外面的流浪猫不同,它有着高贵而纯正的血统,自出生起便开始接受良好的教育。

    它从来不到处乱拉粑粑,都是拉在猫砂里自己埋好的,绝对不污染环境。

    它不会洗手,可是拉完粑粑或是撒完尿回来,它都会把爪子在地毯上多蹭几下。

    额,好像跑题了。

    拉粑粑又不是用爪子,蹭爪子干嘛?

    言归正传。

    它也不挑食,女主人喂什么它就吃什么。

    女主人最穷的时候,买不起猫粮,喂它吃土豆丝,它都不嫌弃的,多患难与共呀!

    女主人是个爱干净的人,一天至少给它洗两次澡。

    虽然它很讨厌洗澡,可是为了不被嫌弃,它也豁出去了。

    它这么乖,男主人为什么一看见它就露出那么明显的敌意呢?

    只要他一回来或者出现,就不许它和女主人靠近,这到底是为什么?

    谁能告诉它原因!

    难道是吃它的醋?

    不是吧……

    好小气的男人!

    哎,今天是大半天没见女主人了,怪想念的。

    储藏室的门锁的太紧,它扒了半天扒不开,只好改为翻窗子,还好主卧室的阳台门没锁。

    看见男主人不停的往后退,额头上都冒汗了,那感觉就跟它是鬼似的,豆包摸不着头脑的眨了眨眼,随之朝贝司瀚逼近。

    他越是不想跟它亲近,它就越是要逗逗他。

    ——‘喵呜!’

    主人,我一个人好怕,我们一起睡吧!

    女主人到底去哪儿了?

    她每天临睡前都要来看我,今天大半天没见着人了,我好想她哦!

    眼看着这只叫豆包的死猫非但赶不走,还不怕死的朝他爬过来。

    伴着小时候惊悚的回忆过境,贝司瀚吓得冷汗涔涔,身体都开始出现轻微的抽搐。

    “滚……滚下去,死猫!”

    ‘喵呜!’豆包委屈的发出抗议,继续朝他逼近。

    主人,人家才不是死猫,是可爱的萌猫!

    “别……别过……”

    贝司瀚话还没说完,就连人带被子一起摔倒地上去了。

    他光顾着防这只该死的猫,都忘了看后面了。

    好在有被子垫着,他才没闪到腰。

    见男主人摔倒地上去了,已经来到*沿的豆包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狼狈不堪的人,关心的嗷叫了一声。

    ‘喵呜!’

    总觉得它有从*上扑过来的趋势,贝司瀚吓得又是一阵哆嗦。

    来不及相别的,他赶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扶着*头柜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站稳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扯着嗓子往右后方落地阳台的方向大声呼喊,因为他的别墅四周昼夜都有值班的保镖,“来……来人,快来人!”

    听见总裁的求救,正在楼下游泳池附近巡逻的保镖,身手敏捷的几个空翻加蹬腿就攀爬上了主卧室的阳台。

    以为是有盗贼之类,保镖举着一只微型手枪迅速窜进门内,出现在了贝司瀚面前,“总裁,发生什么事了?”

    当看清房间里只有总裁和一只猫以后,保镖被弄的一愣一愣的。

    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吓得够呛的贝司瀚见他进来,连忙伸手指着*上的豆包对他下了吩咐,“快……快把这只该死的猫给我弄出去,扔进海里喂鲨鱼!顺……顺便叫个佣人过来,把*单被套给我换了!”

    赶紧把抢收起来,保镖上前就去抱豆包,“好的,总裁!您受惊了!”

    来到*边,拧起*上银白色的金吉拉抱进怀里,保镖转身便朝房门走去。

    他临出门的一刻,揉着眉心缓过神来的贝司瀚突然叫住了他,“等等!”

    “您还有何吩咐?”保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颔首,聆听他进一步的指示。

    睨了一眼他怀里一脸无辜叫个不停的猫,再想起某张脸,贝司瀚想了想,终究还是心软了,“算了,找个笼子把它关起来就行了,不用丢进海里。”

    “是,属下这就照办!”保镖点头。

    想起他刚刚拧猫的动作十分粗鲁,弄得那猫叫的凄惨无比,贝司瀚情不自禁的拧眉,嘱咐了他一句,“不许虐待它,它可是小姐的心头肉!”

    “属下明白。”保镖闻言,连忙换了个温柔的抱姿,生怕怕怀里的豆包给怠慢了。

    “去吧。”冲他挥了挥手,贝司瀚转身便去外面的阳台上透气了。

    五分钟后,书房。

    “先生,您还好吧?来,喝杯参茶压压惊!”

    闻讯而来的丁姨,将手中的一杯热茶递给端坐在大班椅上的贝司瀚。

    瞧见他的气色不太好,光是用想的,她就猜到先生刚刚肯定吓得不轻,顿时自责不已。

    “不好意思,先生!是我的失职,储藏室的窗子没关紧,才让豆包……”

    接过她递过来的参茶,揭开杯盖,吹了吹上面的热气,贝司瀚低头抿下一口之余,摇头打断了她。

    “我没事。丁姨,你不用自责,就是要追究责任,也怪不到你头上去,要怪就怪这丫头变着法儿的跟我作对。明知道我跟猫不能独处,什么不好养,偏偏养猫。”

    说话间,想起某个闯了祸还不知道人死在哪里逍遥快活的丫头,贝司瀚就气得牙根痒痒。

    怕他因此事又迁怒于小姐,丁姨连忙替格子说起了好话,“先生,您别这么说,小姐单纯可爱,她不过是跟您闹着玩儿的。她要知道您小时候被病猫挠过,差点……她绝对不会养猫。”

    “她单纯可爱?”把手中没喝完的半杯参茶盖上,放到面前的书桌上,贝司瀚仿佛听见人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般,挑唇冷笑,“你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这丫头一肚子花花肠子,我看她生来就是跟我作对的。”

    既然说到这上面来了,丁姨决定再劝先生一劝,遂苦口婆心的对他说,“先生,恕我直言,您明明就喜欢,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爱小姐,为什么要打着报仇的旗号折磨她呢?”

    浓眉不悦的蹙起,贝司瀚冷眸幽转,“谁说我爱她,丁姨你老糊涂了吧!”

    先生射过来的眼神里透着明显的警告和愤怒,丁姨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刹车。

    可她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要么不说,要说就得让她把话说完,要不然她会闷死。

    “是,我是老了,眼神儿不行了,腿脚也大不如前了,可我的心还是敞亮的。这么多年了,您身边的女人没断过,可是没一个长久的,除了小姐。在我看来,你们跟夫妻没什么两样,不过是差那么一张纸而已。”

    听了她这番话,尤其是前面那几句,贝司瀚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丁姨,刚刚的话我收回,我没嫌你老,你别往心里去。”

    不好明着跟她道歉,他唯有转换语气。

    丁姨是母亲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相当于他的亲姨,怎么能说丁姨老糊涂了呢。

    摇头笑笑,丁姨压根儿就没生他的气,反而语重心长的继续劝他,“先生,不,今天我想叫回您一声大少爷。大少爷,念在丁姨我看着您长大的份儿上,不要再恨了。夫人的车祸是意外,与继夫人无关。这一点,事故调查科的人可以证明,他们受您和老爷的委托,不止一次的对当时出事的车子和现场进行了勘察,不是吗?”

    贝司瀚不甚苟同的冷嗤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是那个女人做的太天衣无缝呢?”

    丁姨再次摇头,觉得先生的想法太过偏激,“我觉得继夫人不是这样的人,她性子挺好的。这么多年,她对您和二少爷一直都挺好的。知道您不愿意回家,她经常打电话过来,让我好好照顾您,只是您不知道,不领情罢了。”

    “那是她会演戏,在我爸和你们面前作秀罢了!”贝司瀚不以为然的弯唇冷笑,越发觉得那个女人心机真深,连丁姨都被收买了。

    怎么劝这孩子都听不进去劝,丁姨急得直捏手心,“大少爷……”

    怕她太过着急导致血压攀升,贝司瀚做出让步,“好,就当车祸是意外好了。可是如果不是她再次出现,扰乱了我爸的心,我妈会因为我爸要跟她离婚,心情不好选择去国外度假吗?如果不是去度假,她怎么可能在去机场的路上遭遇车祸,香消玉殒!”

    “这……”他说的不无道理,的确,夫人的死多少跟继夫人沾边,这一次,丁姨无话可说了,只得无声的叹起了气。

    “若不是看在我爸那么喜欢她,他也老了,需要人照顾,我早让那个践人去地下向我妈忏悔了!不能动她,我动她的女儿总可了吧。她怕是做梦都不会想到,她的宝贝疙瘩早就被我给睡烂了。”

    “丁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很感动,也谢谢你,但我不想再听你替她说话。贝格子,她对我来说不过是个玩物,其意义和豆包与她的意义差不多,*,物而已!夫妻?她这种女人,一辈子都只配被我玩。想我娶她,她做梦!她也不配!我偶尔对她好一点,那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至少,我们在*上还是很合拍的。”

    贝司瀚的一番言辞气得丁姨都想上去给他一巴掌了,太混蛋了,怎么能这么说小姐!

    气愤难忍的瞪了她家先生一眼,丁姨忍不住指责他道,“大少爷,您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继夫人是继夫人,小姐是小姐,上一辈的恩怨关下一辈什么事。”

    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贝司瀚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过分,这是她们母女欠他的!

    “谁让她们是母女,她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投胎到那个践人的肚子里!”

    “您……”丁姨被他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被豆包那么一吓,贝司瀚觉得头到这会儿还是痛的,随即不耐烦的冲她挥了挥手,变相下了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你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好吧,我不打扰您了。”看他的样子也着实吓得不轻,丁姨就是再气,也知道不该再逗留,回头把先生惹恼了,后果会很严重,“卧室里的*铺应该换好了,您早点休息。”

    “嗯。”贝司瀚点头,目送她离开。

    ★☆★☆★

    五星级酒店。

    顶楼。

    随着电梯门打开,一身疲惫的唐翩跹和贝格子一前一后从里面走出来。

    抱着手臂沿着走廊往她们所订的房间走,唐翩跹忍不住回头再次数落不长记性的人,“你说说你,成天丢三落四的,不是丢手机,就是丢钱包,怎么没把你人给丢了?”

    本来她们泡完温泉回来,洗了澡都准备睡下了,格子这丫头突然大叫说自己钱包丢了。

    唐翩跹简直服了她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

    于是,她们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

    没找到,只好折回温泉区。

    她们所泡的温泉池经理派人打捞过了,没有。

    之后,唐翩跹又陪着格子把她去过的地方都寻了一遍,也没找到。

    最后,没办法,经理说明天白天接着派人找,毕竟晚上光线不好,要实在找不到,他们也无能为力。

    好在格子说她钱包里现金不多,卡和身份证也可以补办,只是包里有一张他们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家全家福,对她来说十分珍贵,毕竟她父亲已经去世了,再也不可能补照了。

    “我巴不得把我自己弄丢,可是有人不允许啊!”耷拉着肩膀一脸失落的跟在闺蜜跹跹身后,贝格子气恼的直吐唇,也觉得自己好不争气,从小到大丢东西的事儿就没在她身上断过。

    来到她们入住的房间门口,唐翩跹掏出房卡,刷了一下,推门进去。

    “我就不懂了,你明明说是去大堂吧买吃的,怎么跑到男士温泉区去了?”

    “我……我不过是发了个呆,一回神就发现走错了嘛!”贝格子跟着进去,然后把门带上,很是无辜的撇着唇说。

    “走路也能发呆,服了你了!”径直去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两罐饮料,丢了一罐给格子,唐翩跹拧开自己那罐儿仰头便是一阵猛灌。

    拧开易拉罐边喝着边和闺蜜一起来到沙发上坐下,贝格子蹬掉脚下碍事的人字拖,把脚舒服的搁在了茶几上。

    “都是那个板寸头的错,要不是他在磨磨唧唧的,我能掉进池子里么,肯定是那个时候丢的!”

    “什么板寸头?”好奇的挑眉朝她看过来,唐翩跹不懂她在说什么。

    贝格子随之跟她解释,想起不久之前温泉池里发生的事她就火大,“我发现自己走错以后,跟一个男人撞了一下,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和他一起掉进池子里。”

    “刚刚你好像没跟我讲这一段儿,我似乎错过了什么好戏?”往她这边凑了凑,唐翩跹一脸坏笑,开始八卦。

    “你别乱想,我可不搞姐弟恋!”

    “哟,还是小鲜肉啊,讲讲呗!帅么?”

    “长得还行,马马虎虎。好像对我一见钟情,*我半天不说,还一个劲儿的问我名字。哎,没办法,人长得太漂亮也是……”

    “——噗!”贝格子自恋的话还没说完,唐翩跹刚入口的一口饮料就不偏不倚的喷在了她脸上。

    见状,唐翩跹赶紧放下手中的易拉罐,拿起桌上的纸巾盒,抽了几张帮她擦起了脸,她一边擦,一边抿唇偷笑外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丫的,你想死么?还嫌我不够倒霉是不是,居然喷我一脸!”烦躁的夺过她手里的纸巾自己擦,贝格子气得咬牙启齿。

    唐翩跹欲要再次跟她道歉的一刻,*上贝格子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