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475章,连俢肆先生,你愿意再娶我一次么?

    伴着眼前那扇雕花的铁门缓缓向两边打开,蜜莉恩抱着胳膊,踩着高跟鞋,一脸盛怒的朝立在别墅门口台阶上的一家三口杀过来。

    来到他们面前站定,蜜莉恩爱恨交织的眼神扫过一眼连俢肆,最终定格在了他旁边的唐翩跹身上。

    紧了紧抱在一起的胳膊,她余怒难消的质问唐翩跹,“你告诉我,你和阿肆到底是什么关系?!”

    居高临下的望着台阶下面容憔悴双眼浮肿眸光难掩愤怒的外国女人,光是看她的气色,唐翩跹就能够想象到这几天蜜莉恩过得一定生不如死。

    倍感抱歉的抿了抿唇,唐翩跹正琢摸着是该承认和阿寺的关系还是该否认。

    旁边的连俢肆见状,不想她为难,欲要替她回答。

    谁知,刚一启唇,一道稚气的声音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抢在了他前面。

    “喂,你那是什么态度,我跹跹妈妈和阿肆爸爸是什么关系关你屁事啦!看见你就烦,你走开,我们家不欢迎你!”

    说话间,亚米不光怒不可止的瞪着蜜莉恩,还试着用穿着小皮鞋的小脚去踢她。

    其实两个人之间距离好几步台阶,亚米的腿又短,根本踢不到蜜莉恩。

    可她就不是不爽,想借此警告一下这个不识趣的洋妞。

    阿肆爸爸又不喜欢她,死缠烂打有劲没劲!

    没料到女儿的暴脾气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唐翩跹虽然感动于她的维护,却不想她被蜜莉恩误会成是个没教养的孩子。

    秀眉微拧,唐翩跹不高兴的斥责女儿,“亚米,不得无礼!大人讲话,小孩子不可以插嘴。”

    “谁让她对你态度那么差,我看不下去啊!”气呼呼的再瞪了蜜莉恩一眼,亚米仰起小脑袋,振振有词的跟唐翩跹解释,“欺负你,就是欺负我!”

    “阿姨她……她不是故意的,她是对我有误会。”歉疚的看了蜜莉恩一眼,见她被亚米弄得更为光火了,知道纸包不住火了,而蜜莉恩又不肯放她走,唐翩跹唯有摁住女儿的小肩膀,把她往别墅里推,“亚米,听话,你先进去,咱们晚点再出发去幼儿园。”

    拨开她的手,亚米犟着身子死活不肯进去,“我不要,我要留下来保护你!”

    唐翩跹被她气得直跺脚,“亚米……”

    “够了,唐翩跹,你少在这儿假慈悲!”唐翩跹话还没说完,就被看不下去的蜜莉恩冷言冷语的打断。

    单单从小女孩的长相来看,蜜莉恩就已经确定这孩子肯定是唐翩跹和连俢肆的骨肉。

    但她打从心底里不愿意去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

    心情本来就差到了极点,可谓伤心欲绝。

    今天不来还好,来了更是大受刺激。

    唐翩跹这个罪魁祸首不跟她解释忏悔也就算了,母女俩还有脸在那里演双簧,叫她怎么能不生气,不恨得牙根儿痒痒。

    望着蜜莉恩一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愤怒模样,唐翩跹头痛的直扶额。

    这样换个人,她肯定不会对她客气。

    可蜜莉恩不光是阿寺的前女友,还对他有恩。

    此番若不是她回来,他们也许再过不久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

    心里有愧,唐翩跹只好选择忍让。

    但,她可以忍,有人却忍不下去了。

    连俢肆平生最见不得别人为难或是欺负他的跹跹,还是那句话,跹跹只有他可以欺负,别的谁都不够资格!

    薄眸不悦的眯了眯,连俢肆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如利刃般毫不留情的射向蜜莉恩,“蜜莉恩,请你说话注意点儿!什么叫假慈悲?!”

    他这是明显的维护,蜜莉恩倍感受伤的耸肩冷笑,“嗬,怎么,才说她这么几句,就听不下去开始护犊子了?”

    懒得与她争辩,连俢肆转身,以绝对保护的姿态把妻女往屋里推,“跹跹,带亚米进去,最好上楼去。这里交给我,你放心。实在不行,咱们今天不去幼儿园了,反正还没正式开课,不要紧。”

    和对蜜莉恩的态度截然相反,连俢肆对唐翩跹说话不光眼神温柔,语气也是透着*溺,听得蜜莉恩心如刀割,嫉妒的要死。

    他从来从来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过话,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太欺负人了!

    “嗯。”疲于应对钻牛角的人,唐翩跹也不想留下来,更不希望女儿受到伤害,遂听话的点头,照做。

    只是,她步子刚迈出去,身后就传来蜜莉恩讽刺的冷笑,“难怪上次我撞了你,阿肆会在电话里不分青红皂白的的吼我,还那么紧张你。抱你上车的时候,我也一直纳闷,他从来不许任何人包括我这个女朋友坐副驾驶,可却毫不犹豫的把门打开抱你进去。还有你们之间看彼此的眼神,我也总觉得不像父女那么单纯,原来……你就是那个抛弃他令他伤心欲绝的前妻!”

    “唐翩跹,我没想到你竟然……藏的这么深,这么的不要脸,连自己的养父都*!我真是……”

    蜜莉恩没说完的话结束在连俢肆快步掠下台阶突其不意扇过来的一个巴掌之下,伴着空气中扬起的是他怒发冲冠的警告。

    “我再跟你说一遍,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不是跹跹!她不吭声不代表她没脾气,那是觉得对你有愧让着你,你别得寸进尺!”

    言外之意是,他不许她侮辱他的跹跹!

    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高大巍峨盛气凌人的男人,蜜莉恩捂着脸咬着唇瓣崩溃的摇头轻啜,心在一瞬间碎成了一片一片。

    完全没料到阿寺会动手打蜜莉恩,而且那一下打的还挺重,唐翩跹吓得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同样震惊的还有亚米,不过小家伙属于幸灾乐祸型的。

    腹黑的她非但不同情挨了打的蜜莉恩,反而还暗暗在心里拍手,对连俢肆也是崇拜的五体投地,只差没对他说——阿肆爸爸,帅哦!

    回过神来的唐翩跹,一看蜜莉恩脸都肿了,加之又哭得泣不成声,心中对她的歉疚越发深了几分。

    松开女儿的手,返回去,下了台阶,唐翩跹生气的把连俢肆往旁边拽了拽,并训斥他道,“阿寺,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啊!”

    说罢,不及连俢肆解释,唐翩跹转身便一脸自责的给蜜莉恩道起了歉,并试图上前查看她的脸,“蜜莉恩,对不起……”

    “走开,我不要你假好心!”不及唐翩跹靠近,蜜莉恩就憎恶的出手将她推开。

    捂着脸气冲冲的来到连俢肆面前,蜜莉恩流着眼泪质问他,“你打我,你居然为了她动手打我!连俢肆,你有没有良心!”

    倍感无奈的摇了摇头,连俢肆苦笑着对她说,“我也不想这样,是你咄咄逼人,逼我出手。老实说,今天之前,不,确切的说是刚刚之前,我还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但是此刻开始,我对你一点歉意都没有了,只剩失望。”

    “在我的印象里,蜜莉恩你是个端庄大方的女人,从来不会说些不经过大脑的话,拿得起放得下,然而今天我才发现,是我看走了眼,你也跟那些善妒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上前一步,来到唐翩跹身侧,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与之十指紧扣,连俢肆索性直接跟蜜莉恩挑明他和跹跹的关系。

    “既然被你撞见,我不妨坦白的告诉你。没错,如你所见,跹跹她就是我的前妻。不对,不能说是前妻,她是我的妻子,一辈子唯一的妻子。实不相瞒,我们已经打算复婚了。”

    早在他的手伸过来牵她的一刻,唐翩跹就试着挣脱,她不想再刺激蜜莉恩。

    可连俢肆不允许她退缩,她没办法,只好由着他。

    望着他们紧扣在一起的双手,蜜莉恩难受的直抠胸口。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上去分开他们的手。

    然而,这根本不算什么,阿肆的话对她来说才是致命的一击。

    天哪,他们居然打算复婚了!

    不……不可以!

    承受不住的失声痛哭,蜜莉恩凄凄楚楚的望着连俢肆,拼命的摇头,完全接受不了他们要复婚一事。

    “复婚?如果你们复婚了,那……那我怎么办,我算什么?!不……你不可以这么对我!”

    见她哭得那么伤心,连俢肆眼底划过一抹明显的抱歉。

    但,他不想心软。

    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不希望再次发生。

    她要再纠缠不休,骚扰到跹跹和亚米,他不会对她手软。

    “蜜莉恩,该说的不该说的,前几天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爱你,我爱的人只有跹跹!除了她,我谁都不要,包括你。”

    “你不该指责她,也没有权利指责她!养父女怎么了,又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能相爱?法律有这项规定,不准养父女恋爱结婚?”

    “你……”蜜莉恩被他气得哑口无言,绝望的眼泪爬满腮颊。

    挑了挑唇,连俢肆冷笑着继续刚刚没说完的话,“应该没有吧?就是有这样的法律存在我也不怕,看谁敢抓我!”

    “还有,请你不要血口喷人,不是跹跹*我。相反,是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对她动心。你们这些外人,是不会知道盼她长大的这一路,我有多辛苦,多煎熬,多提醒吊胆。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被同龄的小男生给骗走了,我r也防,夜也防。好在,她没让我失望,倾心于我。”

    听见这番话,蜜莉恩简直心如死灰,哭得更加歇斯底里。

    外人,他居然那么残忍的说她是外人!

    而被连俢肆牵着的唐翩跹,却是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

    蜜莉恩正在伤心的当口,她不敢笑的太明显,只能别过脸去,微微弯了弯唇,心里感觉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好吧,冲他这番话,她决定尽早被复婚一事提上日程。

    这家伙,表现还不错。

    今天真是处处维护她,这样的男人上哪儿找去,一旦错过,绝对会悔恨终生的。

    兴许是被连俢肆的一番话感动到无以复加,纠结了这么久的唐翩跹终于顿悟。

    反握住连俢肆的手,送到唇边狠狠的吻了一下,自信回归的唐翩跹再不以亏欠的心态面对蜜莉恩,而是微笑着对她道出了此刻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蜜莉恩,对于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恨死我了,估计听见我的声音都想作呕吧。我只能说,感情这种事勉强不来。我爱阿寺,阿寺也爱我。别的我可以让,但是他,我不想让。不是我自负,就算我有心让给你,他也不会去到你身边,因为他心里只有我。”

    “不管你怎么看我,说我*养父也好,说我不要脸也罢,我都无所谓,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想我的人。从我喜欢上这个男人想跟他共度一生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打算要脸。脸么,不过就是个面子工程,不能吃也不能喝,那么在乎做什么。我只想要他!”

    说罢,一脸幸福的靠向身侧男人的肩头,唐翩跹眉眼纷飞的问他,“连俢肆先生,你愿意再娶我一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