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60章,走,跟我去见贝伯伯!

    “你做什么,静婉姐!!”被她鲁莽的动作吓得目瞪口呆,直到胸前袭上一阵凉意,贝格子才想起来放下茶杯,慌慌张张的把浴袍拢紧。

    “做什么?”抱着手臂坐回去,汤静婉撕下伪装,瞪着她冷笑,“当然是找你*你哥的证据!”

    突然被她扯开衣服,贝格子又惊又恼。

    本想对她不客气,要知道浴袍里面她可什么都没穿。

    可汤静婉的话犹如给了她当头一棒,一时间,她整个人都懵了。

    愣了片刻,她恍然大悟。

    原来,汤静婉什么都看见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早来敲她的门。

    还真是被她给猜对了,这女人果真来者不善。

    回想她刚刚在门外笑得云淡风轻与世无争的样子,再对照她眼下的面目狰狞,贝格子暗暗在心里感叹,这女人心机真深,以前真是被她给骗了,原来她美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深藏不露的心,亏得他们全家对她印象都不差。

    纵然被她看穿,贝格子也不会傻到主动承认,除非她有确凿的证据,万一汤静婉只是炸她,她贸然承认那不是自投罗吗?

    攥紧胸前的衣襟,贝格子故作镇定的蹙了蹙眉,一副闹不明白的表情问汤静婉,“你……你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懂。”

    “跟我装是?”没料到她死到临头了还不认账,汤静婉被贝格子气得小脸皱成一团。

    眼风一扫,刚好瞄到茶几上贝格子才将帮她倒的那杯温水,汤静婉端起来,就不客气的朝贝格子脸上泼了过去,“践人,连自己哥哥的*都爬,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见她气成那样,应该是真的看见了贝司瀚出入她房间,忽然的一瞬间,贝格子开始心慌了,甚至是感到害怕。

    顾不上消化她难听的辱骂,也无暇拂去脸上的水花,她目光虚空的望着汤静婉,唇边渐渐弯起了一抹惭愧又羞赧的笑,“你……你都看到了?”

    气急败坏的把手中的杯子掷回到茶几上,汤静婉咬牙切齿的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一时气难消,抖了抖呼吸,她继续瞪着贝格子破口大骂,“践货,你身上的东西都是司瀚留下的?你说见,会作何感想,嗯?”

    说话间,她站起身,绕过茶几来到贝格子身旁,蛮横的拽起贝格子的一只手就往门口冲,“走,跟我去见贝伯伯!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贝司瀚和你贝格子这对名义上的兄妹背地里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贝格子自然不肯跟她去,弓着身子使劲儿的掰她的手,并急声跟他解释,“不……静婉姐,你……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汤静婉看着瘦,力气却很大,她转过身来,双手并用的把贝格子往房门口拖,铁了心要叫她难堪,“司瀚在你房里待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你知道这三个多小时我是怎么过的吗?你们在做苟且之事的时候,可曾想过我的感受!我才是他的未婚妻,你就是再*,再喜欢被人上,什么人不好找,非得*你哥!”

    贝格子奋力的挣扎,摇头,她好想跟汤静婉解释,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跟她说,“不是这样的,静婉姐,我……”

    “你敢说你身上这些吻痕什么的不是司瀚的杰作?”汤静婉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一边把她往外拽,一边恶狠狠的用言语攻击她,“是不是非要我拿你换下来的那些沾有他东西的*单和内、衣裤去做鉴定,铁证之下,你才肯承认你跟他……你们……!”

    “对不起,静婉姐,我……我错了!你怎么骂我都可以,只请你不要声张。”贝格子被她逼得没办法,只能抓着转角的死活不肯往前走,反抗之余,她急得泪眼婆娑,“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贝司瀚……不是,是我哥来往了。”

    顿了顿,她哽咽的声音继续道,“我爸他……他身体不好,我妈也会受不了的。算我求你了,静婉姐!”

    “你都和我未婚夫你自己的哥哥上,*了,还好意思让我帮你瞒着!你做梦!”汤静婉正在气头上,哪里肯罢手,当然,她也是做做样子,她若真的想去告状,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了,刚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大可以把贝秉章叫来当场捉歼,她之所以没那么做,是出于长远考虑,“走,我今天非得把你们的丑事公之于众不可!你们欺人太甚了!”

    “静婉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贝格子哪里知道汤静婉心机叵测,早就抓准了她不敢见继父母亲的心态逼她就范,她只知道她这会儿跟个偷东西被抓的小偷似的,无助极了,“求求你,放我一马!如果你执意要去告诉我爸妈,那我只能……只能撞死在你面前!”

    停下来稍作休息,汤静婉冷冷的剜她一眼,“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是的,我这是在求你!”泪眼迷蒙的摇摇头,贝格子试着跟她沟通,“不管你信不信,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并非我所愿。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你觉得我会那么傻,和自己的哥哥做那种事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汤静婉先是一愣,而后,瞬间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你是被司瀚……”

    别过脸去擦了擦眼泪,贝格子没有明着回答她,“他恨我妈,你应该知道。”

    汤静婉顺着她的话揣测,“所以,他为了报复你妈,就把你……”

    贝格子其实不想承认,可事到如今,她瞒不了汤静婉了。

    痛苦的闭了闭眸,她轻点螓首,“是。”

    “你撒谎!”汤静婉不是傻子,自然能分辨出贝格子话里的真假,她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可嘴上却不愿意承认,因为她接受不了她心爱的男人居然以报仇的名义霸占另外一个女人,这不能成为他*的理由!

    “我看你根本就是怕东窗事发贝伯伯责备你*他儿子把你赶出门,故意编谎话骗我,想让博取我的同情心,从而替你守住这个见不得人的秘密!”

    盛怒之下,汤静婉甩手就给了贝格子一巴掌,“小践人,你心机可真深!”

    因为心里有愧,加上不想把这件事闹大,贝格子纵然受了委屈,也只能选择打落牙齿和血吞,“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可以发誓!”

    “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他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一想到她那么喜欢在她心里如同神祗一样存在的男人竟然跟面前这个姿色和身材都不如她的女人霸占了,汤静婉就恨不得拿把刀把贝格子捅死算了,“再说了,你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顶多只能算是姿色平平,要不是你*他,他能看上你?”

    “我没有*他。”无力的摇了摇头,贝格子做着苍白的辩驳,“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报复我……”

    “那你先告诉我,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松开贝格子的胳膊,并嫌弃似的把她往后推了一把,由着她的后脑撞在墙上发出‘碰咚’的响声,汤静婉抱着胳膊坐回到窗边的沙发上,“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我之所以关上房门跟你谈,就是想给你一次申辩的机会。当然,我也是出于不想把贝伯伯气到住进医院,怎么说他也是我未来的公公,我可不像你们,那么自私,没有人性!”

    揉了揉吃痛的后脑勺和差点脱臼的胳膊,贝格子耷拉着脑袋像个罪人一样来到汤静婉面前,“谢谢静婉姐你肯给我解释的机会,也谢谢你替爸爸考虑。”

    恼恨的瞪了她一眼,汤静婉面露不耐的催促她道,“废话少说,快点给我交代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迫于无奈,贝格子只好把她和贝司瀚之间的恩恩怨怨言简意赅避重就轻的讲给汤静婉听,“我……我和他在一起快十年了,从我十六岁开始,我就……”

    听完了贝格子的概述,汤静婉彻底被震惊了。

    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随后,她冲上前,揪住贝格子的衣领,失笑着用恶眼瞪她,伤心欲绝的眼泪刹那间滂泼而下。

    “十年,你们居然在一起十年了!”

    “难怪我老觉得司瀚的心不在我身上,也不在其他女人身上,原来精力都放在你这儿。,你们应该没少做?你是不是没少在*上下功夫,要不然为什么司瀚宁愿半夜偷溜进你房间,也不肯跟我同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