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蜜宠甜妻,总裁难自控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70章,爆炸性的消息!

    林嫂不劝还好,劝了蜜莉恩越发火冒三丈,“林姨,你还是那个看着我长大的林姨吗?你说你和唐翩跹统共见了两次,鬼才信!见了两次可能那么维护她吗,我看你分明是被她给收买了!”

    面对小姐的指责,林嫂简直是百口莫辩,“小姐,我真的只跟她见了两次,您要不信我也没办法。”

    老乔有些看不下去了,帮着她跟蜜莉恩解释,“小姐,她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她压根儿就不会撒谎!我可以给她作证,她说的都是真的。我们真的只是出于感激,过来探望一下连先生,别无他意。”

    蜜莉恩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解释。

    耸肩干笑了几声,她倒也懒得跟老乔吵,而是冷笑着反问他,“乔叔,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前妻比我更适合阿肆?”

    她不问到这上面来,老乔本来还不打算发表意见,可既然她问了,他决定实事求是的告诉她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小姐,听我一句劝,天涯何处无芳草,您条件那么好,何必要在连先生身上浪费功夫呢。他们连女儿都有了,两个人感情又那么好,您没有机会的。”

    一气之下,蜜莉恩再次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不过这次她停的是路边,而不是像刚刚那样的路中间。

    车子一停稳,怒不可止的蜜莉恩就冲后座上屁股都还没坐热的林嫂和老乔下了逐客令,“下车,你们都给我下去,就当我从来没认识过你们!”

    林嫂和老乔本身就是他们家的下人,这会儿又惹怒到了她,自然是不敢怠慢,两个人弯着腰又一前一后的下了车。

    车门刚被老乔关上,银灰色的车子就像利剑一样冲了出去,只留下一团尾气随风而散。

    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林嫂捏着手心一脸不放心的问老乔,“老乔,小姐她这样会不会出事啊?”

    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老乔从嘴角里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不会的,你别瞎想。”

    知道他是在安慰她,林嫂心里的担心有增无减。

    回想起小姐刚刚怒发冲冠的样子,她忍不住自责起来,“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拉着你来这一趟,要不然也不会被小姐撞见。你看她气成那样,速度又开那么快,万一她有个什么闪失,我也不想活了。”

    “阿蕖,你要相信小姐,她是个成年人了,不会乱来的。”老乔其实也有点担心蜜莉恩,毕竟她这儿正在气头上,生气的时候开快车最危险了,但为了让她心里好受点,他还是尽量装出了一副很轻松的表情,笑着安慰她,“你看前段时间她和连先生刚分手,那么难熬的日子她都挺过来了,可见她还是很坚强的。”

    林嫂还是不放心,懊恼的极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她说我们背叛她。”

    老乔继续劝她,“那都是气话,回头等她冷静下来,咱们再慢慢跟她解释,她会听进去的。”

    林嫂不确定的问,“会吗?她会原谅我们吗?”

    老乔点头,“当然会了,小姐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别想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完了去给你买几件衣服。我们尽量早点回去,晚上你多做些小姐爱吃的菜,哄哄她。”

    摆摆手,林嫂一下子什么心情都没有,“算了,我没心情逛街了,咱们回去,我不放心小姐。”

    老乔有些不甘心的说,“难得出来一趟,我还是想给你添几件新衣服。”

    “哎哟,我还有衣服穿,下次再出来也是一样的。走,咱们回去!”

    “哎,你呀,真是个操心的命!”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乔跟上了她的脚步。

    ★☆★☆★

    晚上,零点左右。

    威尔逊公馆。

    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等了他们家小姐半宿了,她依然没回来,穿着睡衣只披着一件薄外套的林嫂脚冷得厉害。

    于是,她决定回房捂在被子里等。

    反正只要把他们住的房间开一条缝,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在房里都能听见。

    林嫂缩着身子推开房门的一刻,地铺上的老乔还半坐在在看书。

    见她冻的哆哆嗦嗦的,老乔随即放下手下的书,起身想帮她倒一杯热水暖暖胃,“小姐还没回来吗?”

    “嗯。”掩上房门,林嫂搓着手快速回到床上,拉开被子就把双脚放了进去,“手机也没带,根本联系不到人,我真害怕她出事,这丫头有时候就是个小孩儿性格,有点任性。”

    “估计是去朋友家了。”把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递到她手上,老乔也学她一样,钻回到地上的被子里,“别等了,睡。”

    双手捧着老乔帮她倒的热水,林嫂一边吹着上面的热气,一边坚定不移的摇头道,“不行,不看见她平安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睡不着。”

    既然她坚持,老乔便决定奉陪,“那好,我陪你,反正我也不困。”

    抿了一口热水顿觉全身都暖和了起来,林嫂笑着对他说,“不用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修剪草坪吗?会很累的,早点睡,不用管我。”

    “没事。”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老乔便拿过一旁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翻阅起来。

    知道他是心疼自己,林嫂不在拒绝,“那行,你陪我聊会儿。”

    点头笑笑,老乔的眼睛虽说是盯在书上,但心却放在她身上,“你说,我听着。”

    转动着手里的杯子,林嫂叹了口长气,“其实,小姐生气我能理解,今天这事儿到底是我们思虑不周。怎么说连先生也是小姐的前男友, 我们去探望他感谢他是没错,事先应该跟小姐打个招呼。”

    抬头看了床上的她一眼,老乔笑道,“你不告诉她,也是怕她嚷着要跟我们一起去嘛。”

    “是啊。”林嫂点头,心想还是老乔了解她,“我知道她发了疯一样想见连先生,可是连先生根本不想见她,她去了也是自如其辱,到头来伤心的还是她。”

    “你的良苦用心小姐会明白的。”

    “但愿。”

    想起白天的事,老乔试探性的问她,“阿蕖,你跟我说实话,今天没问连先生有没有你们家祖传玉佩,你后悔吗?”

    抿唇笑笑,林嫂实话实说,“说完全不后悔那是假的,我做梦都想找到我的寺儿。可是,我不敢问啊。不是,我顶多伤心几天就忘了这茬儿。可如果他就是我的寺儿,你让我怎么面对他?毕竟这么些年,我都没管过他,贸然的让他认我,他会肯吗?”

    “话不能这么说,你也是身不由己嘛,又不是你不要他。”

    “哎……”

    ……

    两个人的谈话被门外拧着两份夜宵准备给他们道歉的蜜莉恩听得一清二楚,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愣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不声不响的上了楼,回到了自己房间。

    她其实是不打算回来的,但她知道她今天要是不回来,林姨怕是会等她一夜。

    于是,她买了两份夜宵,特地回来给他们赔罪的。

    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她进门的动作放的特别轻,所以

    说实话,上午把他们一赶下车,她就后悔了,但因为拉不下脸,才没急着跟他们道歉。

    只是,任她做梦都没想到,她居然听见了那样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原来,林姨居然有可能是阿肆的母亲。

    而且他们今天去连家,除了看望阿肆,她估计这个才是重点。

    天哪,这也太巧了,林姨怎么会是阿肆的母亲,阿肆的母亲不是过世了二十几年了么?

    ★☆★☆★

    连宅,连俢肆搂着妻女睡得正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好在他调了静音,没吵到妻子和女儿。

    揉着眼睛抓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立马就给挂了。

    刚准备关机,那个号码又打过来了。

    估摸着应该是认识的人,不然不会半夜打电话。

    犹豫了片刻,他轻轻的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汲上拖决定去阳台上接。

    转身之际,他习惯性的帮妻女把被子掖了掖。

    来到阳台上,连俢肆面露不耐的滑开了接听键,“喂?哪位?”

    许久未听见这魂牵梦绕的低沉嗓音,蜜莉恩激动的直咬手指,“是我,阿肆!”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