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星河武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章 道一山

    道一山,在古武大陆可谓闻名遐迩。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虽然这座山上没有什么仙人,但作为道门祖庭,仍然是无数人心中的圣地。

    眼下这时节正值烈日炎炎的七月,可这山中仍始终是一片云雾缭绕的景色,也真有几分仙境的感觉。

    此刻在道一山的半山腰上,一位少年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刻有八卦的玉盘缓缓的放置在一个凹槽处。随着这八卦玉盘散出点点的荧光,少年才长出口气,抹去额头上的汗珠。

    “没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少年坐在一块大青石之上,抿了一口随身携带的清水。如果道一山上的弟子看到这少年,资历老一点的都可以叫出他的名字。子尘,如今道一山掌教的亲传弟子,所有二代弟子的大师兄。可是,子尘之所以出名,可不是因为他身上这些光环。

    “今天,算时间该是给新入门的弟子讲学的时间吧”子尘怔怔的看着透过树叶间隙打下来的光斑发愣。讲学,是道一山新弟子入门的传统,由长老带着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为新弟子开启修行的大门。可以说是道一山上少有的盛事了。

    如今他在这里更换结界玉盘,自然说明他子尘算不上佼佼者。但是事实比这更为残酷,子尘根本就不算一个修行者,这才是他在道一山上出名的原因。作为十六岁的掌教亲传,却整整十年不曾修炼出一丝一毫的内力。

    “师父啊师父,我自然知道您为何让我来换这结界玉盘。”子尘笑笑,只是那笑容中藏满了苦涩。这结界玉盘,每一年换一次,距离上次换掉玉盘,也不过只过去五六个月。师父让自己离开,不过是因为怕自己见到有新一批的弟子成为修行者,自己难过罢了。

    这十年来,子尘每天都运行师父亲传的吐纳心法,试图在自己的体内聚敛出哪怕一丁点的内力。可这十年,也是每天都是失望收场。他看着同年纪的师弟们,一个一个进入武者境界,迈入磐石境界,乃至最为有天赋的师弟都已经是地境的修为。

    尽管没有人欺辱于他,可是忙着修炼的众人哪有人愿意去理会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呢?而他见着同辈一个一个的超越自己,又怎么不去在意呢?

    又是苦涩的一笑,子尘心中尽是意难平。

    “也罢,反正师父给的任务都完成了,我就去看看三师叔的讲学吧。”在子尘的潜意识里,无比的希望自己也可以开启修行世界的大门,尽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无功而返了。甩去所有的杂念,少年奔着山顶上大步行进。

    山顶之上,一群身着道士服装的少年们,正盘膝坐在道一山顶的广场之上,认真的听着广场正对的授业殿内,一个没什么仙人风骨,甚至有点邋遢的老道士所讲的话语。在这老道士的身旁,还有一个年轻道人在伺候着。

    这老道士便是子尘口中的三师叔了,也就是道一山的三长老。而他身边的道人,子尘也是熟悉,正是三长老一脉的亲传大弟子,子衡。此时的三长老正在传授这些新弟子吐纳的基础心法。通过这基础心法,有天赋的弟子很快就能感应到内力的存在,甚至天赋再高一点的,可以直接凝聚内力。

    才到达的子尘没有发出动静,直接坐在了广场的最后方,如同其他少年一般,随着老道士的话语开始闭目冥想。这广场上就剩下老道士声响不大却异常清晰的话语,一字一字的传授着要诀。很快,传授完这些要诀的老道士缄默下来,广场便没了声音。

    可如果观察的足够仔细,你就会发现这群小道士的呼吸频率几乎是一致的,而且尽管这时候并没有什么风吹过,但是总给人一种时不时有气流轻拂而过的错觉。这其实是弟子们运行吐纳心法时,隐隐带动周身气势所致,倒并非是真的有风拂过。

    子尘心中默念着三师叔传授的基础吐纳,心里总有一丝怪异的感觉萦绕着。没等子尘细细回想这丝怪异来自哪里,突然在丹田之中涌起了一阵热流,盘旋着直冲向各路经脉。

    “这是内力?!”子尘一怔,期盼了十年的内力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出现在了自己的丹田,子尘反倒是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在这样的震惊之下,吐纳心法也自然是忘记运转,那股热流也仿佛失去了支持,直接是晕散开来。

    “千万别是我的错觉”子尘此时的内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又细细的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基础吐纳,确定无误后才再度运转起来。

    又是一股暖流,再度出现在了子尘的丹田里,而这次出现的内力较着刚刚那次甚至还浑厚了一丝。子尘强压住内心的狂喜,试着让内力在经脉之中游走,也是畅通无阻。随着基础吐纳的运行,子尘能够感觉到,丹田处异常缓慢的积攒着内力。尽管缓慢,但是子尘十分确定那内力正在一点点的变浑厚!

    “怎么样,你们可是感觉到了内力,或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感觉吗?”听到授业殿内三师叔的话语,子尘恋恋不舍的退出了冥想,他太害怕这一切是南柯一梦,只有那丹田内留存的内力让他心安了少许。这才睁眼望向出声的三师叔。

    授业殿上的三长老脸上已经是写满了不耐,而在他身旁的子衡,看着此刻已经慢慢睁开眼的自己的师弟们,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低下身子附在自己师父的耳边道:“师父,您才教给他们这呼吸吐纳之法半刻钟都不到,资质差一点的连吐纳的气息都难以掌握,哪有人会感受到内力元力”

    话还没有说完,三长老伸手便一个板栗敲在这道士头上,将眼睛一横,说道:“你这是在怪老夫没有教好?他们自己笨蛋和我有什么关系?都是榆木脑袋,榆木脑袋!”说罢感觉还不解气,伸手便要再敲一个。

    心知三长老脾性火爆的子尘心里好笑,颇带有些解围意味的举起手,朗声道:“三师叔,我能感觉得到。”

    三长老的手还没落下,在人群的最后方就传来了一个让他隐隐有些熟悉的声音,便止住了动作向最后方后看去。作为长老,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冥想时间短,他只是想找个由头完成了掌教师兄的差事,赶紧休息去。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还真有人感受到内力,这岂不是我道一山又要出一名天才?

    躲过一劫的子衡悄悄后退一步,也是随着自己的师父望去。此时除了他们两个,所有的小道士也都回头,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举着手的子尘。

    小道士们倒是没什么反应,子衡却是面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大师兄?你怎么在这?”不过话一出口,子衡便知自己失言,至于为何,自然是因为道一山的大师兄不能修炼这件事,在这道一山上根本不是秘密。

    果然,随着子衡这话一说出口,原本平静的广场上,瞬间就多出了许多的私语声。“大师兄是谁?不是这个子衡师兄吗?”“孤陋寡闻了吧,道一山只有一个大师兄,在掌教门下,啧啧,可惜了是个废人。”“啊?废人也能当大师兄?”

    这耳语声可能不大,可是在殿中的一老一少是什么修为,自然耳聪目明,听了个一丝不落。子尘处在最后方,虽是听不清别人的私语,但心中自然也是明了。不过子尘倒是没有丝毫的在意,口无遮拦并非一定就是恶意,何况此刻他心中的喜悦能冲淡一切。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子尘对着殿上的三长老又重复了一遍,“三师叔,我能感觉到,内力的存在。”

    “行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给我安静点,不得妄议你们的大师兄。”老道士把脸一撂,沉声说道,待到场面安静下来,就要张口问话。还没出声,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又把手一挥,“子尘,你跟我到殿内来,子衡,你带着这帮笨蛋榆木脑袋换个地方冥想,这些人不出个一半感知内力的,就是你笨!我就打你!”说罢,头也不回的进了大殿之中,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子衡。子尘却是没有拖泥带水,拔步便朝着老道士的背影追去,子衡也只得领着一帮师弟另寻他处。

    “尘儿,你,说你感知到了内力?”三长老对着子尘却是没有外面的那些火爆脾气,子尘这孩子自小长在这道一山上,这么多年下来,不只是他,没有那个长老见他不喜爱。只是不知道这孩子是受了什么邪,连一丝内力都修不出,更遑论修行武道功法。好在这孩子修炼不得内力,却聪颖异常,性格也温良恭俭,有那么几股子韧劲,修炼不得功法也日复一日的坚持修行。如今三长老听得子尘可以修炼内力,自然是激动一场,毕竟他们这几个老家伙,可是把子尘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看待的。

    “是,三师叔。”子尘知道师父师叔们对自己极好,在自家的老人面前也不显得拘束,直接是闭上了眼睛,回想了一下刚才所学到的吐纳之法,运转之下,一股热流自丹田起,沿着身体经脉周旋,一个周天下来,带动着子尘身边隐隐拂动着气流。三长老哪能认不出这正是基础吐纳修得内力的样子。

    子尘闭着眼,控制着内力缓缓在经脉里流动,在流经手臂之时,只听到“呼”的一声,道袍的袖子整个被撑了起来,紧跟着里面充斥的气体打着旋的吹了出来,将道袍整个拧在了子尘的手臂之上。

    不知道是何缘故的子尘吓得赶紧停止了吐纳,将目光投向了三长老。而他面前的三师叔也是一脸震惊,口中喃喃道“不对劲,你不对劲啊,这怎么可能”子尘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问道:“三师叔,我,我这怎么不对了。”

    老道士这才回神,一把拉住子尘,“你之前当真没有修为?”

    子尘点头道:“千真万确。”

    “那就奇了怪了,你这不仅是感知到了内力,刚刚你还无意间外放了内力。寻常人最起码体内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累积,等到累积到一定水平,才可以尝试去外放,进而去控制外放与纳入的平衡。”

    “而你现在的情况就好比空有一个大缸,它里面并没有水或者说只有很浅的水,可是他偏偏溢出来了。当然,内力外放的原理并不是真的如我说的这么简单,但总归是需要积累,你说你的情况奇怪不奇怪?”

    子尘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确实是有些怪异。

    “你再运行几遍,我帮你看看问题是出在哪里,为什么你突然之间可以修炼了,你这有些违背常理了。”

    子尘乖乖听话,闭上双眼,可这次,还未运行一遍,子尘就睁开了双眼,眼中露出怪异的神色。他,知晓了自己始终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的理由,只是这理由太过于滑稽,让人难以置信。

    三长老看出子尘的异状,皱眉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不运气了?”

    子尘看了看三长老,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三师叔,我之前修炼的吐纳之法,和今天你教的,有一处不一样。”这正是子尘始终感觉怪异的原因,他原本修行了十年的吐纳心法,与今日偶然听讲学这吐纳心法,有着极为细微的差别,即便是他十年如一日的修炼,也是运行了三四遍才感觉出这一异状。

    这话一出,三长老立刻就知道为什么子尘之前神情怪异,要知道,子尘是他大师兄,如今道一山掌教的入室弟子,所学所修都是由掌教亲自教导,若是这吐纳之法有问题,那只能说明掌教教的不对,可是以他的修为会犯这种错误吗?老道士看了一眼子尘,如今子尘也正是一脸苦笑,哪能不知道藏在子尘脑海中的可怕想法。

    “你别乱想,吐纳之法本就不止一种,没准掌教师兄教你的,是更好地,只不过你不适合。”三长老安慰了子尘一句,可是他心里明白,自己在殿前教的,不过是最为普通的吐纳之法,如果这种级别的吐纳之法子尘都可以跳过内劲积累,直接就进入到内劲外放的阶段,他的天资可想而知,修炼更高级的功法怎么会不适合?想到这里,三长老一咬牙,说道:“子尘,你说一遍你的功法,我来给你看一看!”子尘自然是听从。

    以三长老的水平,子尘随着口述他便已经可以随之运气提劲,约莫三五分钟,老道身躯一震,直接腾空起身,一把抓起了子尘,向着殿外疾行而去。

    子尘被拽的有些发懵,看着突然之间多出了许多火气的三师叔,小声问道,“三师叔,怎么回事,咱们这是要去干嘛啊?”三长老并不回头,声音混在疾驰产生的风中传入子尘的耳朵,“你三师叔我,今天去找掌教给你讨一个公道!你那不是什么吐纳之法,那一处变动,正是变动在吐纳聚气的关键之处,变完了之后哪是什么吐纳之法,这是散功之法!想以这修行内劲?修个屁!”

    被抓在老道士手中的子尘,听了这句话,如遭雷击!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日悉心教导自己的掌教,自己的师父,这么些年教给自己的竟然是完全修行不成的散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