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星河武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横生事端(一)

    子尘虽然对外界的事物所知甚少,但是并不意味着子尘是个傻子。因此,在随着李浮生进入光幕之后,眼前的景象直接就让子尘意识到李浮生带自己来了什么地方。

    穿过光幕,这溢春楼的的确确是对得起他的名号,里面真的是一副“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景象。原本夏季时节人们身上穿着便是清凉,而在这里的莺莺燕燕更是脱离了清凉的范畴,都可以称得上是大胆了。此时子尘要是再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那可真就是傻子了。

    “你说我师叔会来这种地方?”子尘压低了声音,脸色通红的对着李浮生说道。

    “你还不信?”李浮生坏笑一声,伸手招了一下。里面的女子早就在二人进门之时就已经盯紧了他们,此刻见李浮生招呼,都是笑着迎了上去。

    “两位小哥哥,你们这是常客啊,还是说第一次来我们溢春楼,要不要姐姐们,陪陪你们呀~”为首的女子模样最为妩媚,一双桃花眼好似勾着人儿的神魂。这女子就算是这厅堂之中主事的一位,花名唤作媚儿。

    子尘哪里经过这种阵仗,当下话也说不出,脚下仿佛生了根似得定在了原地。李浮生看着子尘的样子,心里早就是乐开了花,从怀里取出云闲留给二人的那张金卡,递给了那媚儿。

    “我这兄弟第一次来,你们找几个清倌便好,看看这张金卡够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贵宾室,给我们找上一间。”

    见到这张金卡,那群女子眸光同时一亮,都是知晓这金卡的珍贵。为首的媚儿伸手拿过这张金卡,顺带着摸了一把李浮生的手,这才扭过身去,一步三摇的走近柜台,将金卡插进了一个凹槽之内。

    “看着吧,那凹槽是抽取金卡内钱币的装置,通过这个装置,还可以显示出卡的主人在她溢春楼是什么等级的贵宾。”李浮生一边和子尘说话,一边与旁边的女子调笑。这种场合,身为皇子的李浮生可是远比子尘更为适应。

    随着这金卡的插入,一个小型的光影屏幕弹出在女子的面前,媚儿一怔,脸上迅速被不可思议的表情所取代。在那光影屏幕之上,显示着这张卡的主人,也就是云闲的消费记录。第一位是一,可是在这一后面,一个零两个零足足有九个零!那就是一亿的大陆通行币!要知道这可不是金卡里面存储的金钱数目,而是云闲曾经的消费数字!

    李浮生之前可没少跟自己的便宜师父来溢春楼,自然是知道云闲的消费力度,所以眼见着媚儿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金卡,也是没有讶异的表现。

    “这位公子,按照这张金卡的消费记录,您可以使用本楼最顶级的紫级贵宾室。”媚儿并不再轻佻,正经了许多。对于这种大客户,在摸不清对方的喜好之前,最好还是不要乱去撩拨人家。

    能用最高级的贵宾室,李浮生自然是不会选择低级的,定下了贵宾室,便被媚儿领着简单的登记了一下。

    “前面带路。”李浮生这边潇洒,子尘那边却是步履维艰。偏偏这群女子见到子尘这般,更是玩心大起,一个个都是环绕在子尘的身旁,嬉笑不停。

    从这阁楼的厅堂到她们口中的紫级贵宾室,不过是百十来米,子尘却感觉如同走了一个世纪。直到被领进这贵宾室内,被李浮生把这群女子请走,子尘这才放松下来。

    “你这表现,一点也不像个男人。”李浮生坐在不知什么材质的木头雕刻的椅子上,对着子尘评头论足,脸上尽是取笑的意味。

    子尘白了李浮生一眼,恨恨说道:“你不要笑的欢,你要是说今晚只是来带我,带我”顿了两下都没说出那个词语,子尘干咳一声,继续说道:“我就弄个阴阳爆,炸死你。”

    想到武道争锋决赛上那一个毁天灭地的阴阳爆,李浮生还觉得自己的身上隐隐作痛,当下便正经了许多。

    “你战斗时猛地不行,碰到女人咋就这样你别动别动,我说,我说”见到子尘抄起了板凳,李浮生连连挥手。

    “你没有感觉到这屋内天地能量比你道一山都是充沛吗?”

    李浮生这一说,子尘才感觉到,这个屋子里面,天地能量充盈的吓人,仅仅是吸一口,便已经是令他神清气爽。

    “你有所不知,这溢春楼,虽然是做的皮肉生意,但是它面向的就是武者,而且不只是普通武者,还包括高等武者。这贵宾室就是专门为高等武者预备的,从低到高,依次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等级,级别越高,这密室内天地能量密度越高。在这密室之内苦修一日,足以抵得过你在普通的地方修行七日。”

    感受着这能量密度,子尘知道李浮生所言不虚,哪怕是在道一山,这等浓度的天地能量,也只有在一些秘境之中才可以感受到。

    “像你我这种紫级的贵宾室,可是和贵宾室都搭配着固定的清倌和红倌的。清倌各个都是身负绝活,我早前在人皇城那边听闻过,这溢春楼第一清倌,名为入梦,号称音律一绝,能以一首琴曲生生助人晋上地境!”

    “至于红倌,”李浮生又是一脸坏笑,“红倌修炼的功法都是特殊的功法,与她们行鱼水之欢,也是能精进修为的。”

    子尘知道这溢春楼既然能在整个大陆都有分楼,自然不会简单,但是听到这也不禁暗暗咋舌。这等修炼方式,也未免太过于奢靡了,子尘虽然心里还是看不惯这些,但是也得佩服溢春楼身后老板的生财之道。

    子尘二人就这样时不时聊上几句,不一会,就有轻轻的叩门声响起来,却是李浮生先前说的清倌到了。

    “进来。”这话自然是李浮生说的,子尘看见这里面的女人紧张还来不及,生怕有人又凑上来,哪里会上赶着说话。

    不过这其实是多虑了,溢春楼能干到这么大规模,也是有它的独到之处的。在这里面的清倌,就只是清倌。卖艺不卖身不只是说说而已,溢春楼会护着这些清倌,无论是有人用强或者用钱,只要清倌不松口,那都是万万不行的。

    随着李浮生的话音落下,紧闭的房门被缓缓推开,步进了一个身着青色长衣的女子。先前子尘所见的风尘女子,身上那也不能叫做衣服,只是关键部位盖着几条长布,有些还是纱制,全然起不到遮掩的作用。

    这女子却不同,一袭青色长衫,连手臂都得待她抬起胳膊,衣袖滑落时才能瞥见一抹白皙。妆容也很是清雅,没有颜色深重的唇红,没有铺陈厚重的胭脂,头发也只是简单却不失精致的盘在脑后。若是说她容颜绝色,倒也说不上,但就是耐看的紧。

    这女子进来先是将古琴轻轻支好,这才欠身蹲了个万福,轻启朱唇道:“两位公子,小女宁致,略通音律,特为二位公子前来献技。”这声音空灵,就连不适应这种场合的子尘,听到这声音也是消去了紧张的感觉。

    “宁致,宁致,好名字!”李浮生坐在木椅上,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宁致又是一欠身,对着子尘二人浅浅一笑,便在那古琴旁坐了下来。

    随着宁致的芊芊玉手轻拂上琴弦,那古琴顿时发出悦耳的声音,直如同玉盘落珠,让二人都是闭上了双目去细细品味。

    既然是紫级贵宾室常驻的清倌,宁致弹出的琴音自然不是凡音,子尘只感觉这音律透进了神魂之内,如同一双温柔的手在轻轻抚着自己的神魂,又如同置身于带有些温度的清泉之中,说不出的惬意痛快。那边李浮生的感受也与子尘大同小异,随着音律不断缓缓的点头,一直到这琴音停下,两人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感觉修为都是精纯了不少。

    “宁小姐当真好本事。”子尘看向宁致,不由得赞叹。这也把李浮生弄得一怔,没想到子尘会主动和女人说话,当下便佯装恼怒道:“你不是喜欢我姐姐,怎的这般的朝三暮四。”

    子尘的脸又是泛上了红色,好在这一路他已经快习惯了李浮生的调侃,对着宁致道:“我并没有说过我喜欢他姐姐,宁小姐不要误会。”可是话一出口,子尘就觉得不太对,这对话像极了一个少年在对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解释自己的桃花事。想到这茬,子尘又连连摆手:“宁小姐,我也不喜欢你”

    看着这少年手忙脚乱的样子,宁致心里也是发笑,在这种地方见到这么一个和白纸一样的少年,让她也不由得玩心大起。心里尽管是笑开了花,宁致面上却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宁致哪里做的不好,令公子不喜了?”

    子尘的段位哪受得了这个,好悬没有一翻眼白晕倒过去。最后还是李浮生给子尘解围,三个人之间气氛也显得愉悦了许多。在李浮生的提议之下,宁致又是轻拂古琴,再度献曲。

    此刻在溢春楼的厅堂中,光幕一闪,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少年进入楼中,身后还跟着两个蒙住脸面的护卫。都不需要仔细的观瞧,就可以知道这人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见这人进来,先前迎了子尘二人的媚儿脸色一变,紧跟着才调整出笑脸,迎了上去。

    这少年可是溢春楼的常客,在这东极城也是颇为有名的大纨绔,是财政官的次子,朱如龙。朱如龙虽然没什么修为,但是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而媚儿之所面色一变,则是每次这人一来都要惹出一些事端。这事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她们做这种生意,难免会与朱如龙的父亲打交道。所以她们一般也不愿意去得罪这朱如龙,毕竟人家身后站着这东极城的几位巨头之一。

    “媚儿姐姐,你好像不欢迎我?”朱如龙眯缝着眼,隐隐流露出不快。媚儿赶忙贴身上去,扎到了朱如龙的怀里,咯咯笑道:“瞧弟弟说的,这楼里的哪个姐妹会和钱过不去呢?”心里却强忍着恶心,补了一句,除非是你朱如龙。

    可是朱如龙显然没有读心术,自然也就不知道媚儿心中的腹诽,见到美人钻进自己的怀里,心里畅快了不少。

    “父亲老说别人都是看在他面子上才肯哄我,我看不然,这不就有人主动投怀送抱?”心里这般想着,朱如龙一拍媚儿的屁股,大声说道:“给我来个紫级的贵宾室,父亲最近老是催着我修行,那滋味哪是人受的,我得享受一个红倌。”

    被拍了下屁股的媚儿本就是面色一僵,听到这句话面色又是难看了几分,轻轻从朱如龙的怀里脱身而出,低头歉声道:“实在不巧,今日三间紫级贵宾室尽都是有人占用了。”

    朱如龙一愣,不对劲啊,这城里能有资格用紫级贵宾室的,他都认识。只是城主家的少爷在此宴请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贵客,就算是让你占上两间,也还有我朱如龙一间吧?

    “上面是谁?”朱如龙的面色并不好看,在他看来,这群人是不想给他用紫级的贵宾室,在诓他。想到自己父亲的话,更觉得连这群卖笑的都是看不起自己,心中怒意更盛。

    “我们不能暴露客人的信息的,还请朱公子谅解,待明日再来,我们提前给您预留一间。”媚儿还是强作欢颜,微微欠身。

    “我要是偏不呢?”朱如龙冷笑一声,脸上的肥肉都堆在了一起,从怀中掏出另一张卡片。媚儿仔细看去,那卡片竟然是财政官用来查证财务的检查卡。

    这卡可不一般,在这东极城做生意,那都是要给城主府上交财税的。而这检查卡,便是财务官用来调取往来人群消费记录的东西。有了这东西,自然就可以知道那楼阁之中公子的名字。

    朱如龙大步走近柜台,直接就把这检查卡插进了那凹槽之内。没人发觉,一道黑影就要自一处隐秘处窜出,却被媚儿轻轻摇头制止。

    无人阻拦的朱如龙自然是直接翻看起了这紫级贵宾室的使用情况,确是三间贵宾室都有人用着,前两间登记在城主公子的名名,这他不敢去惹,可这第三间的两人

    “李浮生,木子尘”朱如龙眼神一冷,确认并不是东极城哪家惹不起的大家族的族人之后,冷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比我还配用这贵宾室!”

    说罢,便带着护卫向着顶层的贵宾室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