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星河武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横生事端(二)

    怎么毁掉两个人一晚上的大好心情?朱如龙用实例展示了一遍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紫级的贵宾室内,哪怕就在门口吵上个天翻地覆,在内里都是听不见的。所以在朱如龙往阁楼顶上冲时,嘈杂的阻止声并未影响到子尘二人听曲。

    可是朱如龙本身就是前去闹事的,你还妄想他不闯进门?所以,已是在溢春楼消遣过很多回的李浮生,看到自己贵宾室的门被暴力破开,冲进来带着两个护卫的朱如龙后,整个人都是懵了一下。

    一旁的宁致自然是认得这个纨绔少爷,她们清倌向来是不会给这朱如龙好脸色的,眼见朱如龙闯进门来,抱起古琴站在一旁,冷冷的盯着这朱如龙。

    朱如龙自然是能看出这屋子里清倌的不屑,本就是怒火中烧的他此刻更为不快,但想到溢春楼的规矩,转而便将怒火发泄到李浮生和子尘的身上:“你们两个就是李浮生和木子尘?”

    这时两人要还是看不出来朱如龙是来找茬的,那可就有点傻了。

    李浮生是什么人?人皇殿三皇子!人皇殿又是什么样的存在?那跺跺脚,古武大陆都要震上三震!哪怕李浮生现在不如自己的两位哥哥,尚且不够格动用人皇殿的资源,但是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

    “是我,怎么?”李浮生脸色阴沉无比,他自作主张带子尘来到这溢春楼,本意是两人好好调整状态,甚至在那琴曲的帮助下有可能能够突破,便好去应付明天的闯关。可是谁成想让这样一个恶心的东西败坏了心情。

    这硬气的回应也是让朱如龙一愣,不对啊,这两个人不认识我吗?我在这东极城还不够有名?想了想,朱如龙觉得自己还是报一下家门才显得豪气一点,便挺起胸脯说道:“我是东极城财政官的儿子,朱如龙。”

    许是通报完家门后,朱如龙找到了些许底气,眉眼之间凭空多了些得意之色。在他看来,自己都把自己父亲的名号搬出来了,这两个年龄不过与自己相仿的少年,还不是乖乖的将这房间让出来?

    “识相的,你们就将这贵宾室让给我,以后你们在这东极城,也算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可若是不让,在这东极城内,哼哼”朱如龙并未把话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可是一点都不少。

    “让?”李浮生挑了挑眉,硬生生是让这朱如龙给气笑了,从来只有人皇殿征战掠夺的道理,什么时候有过往外吐的先例?让李浮生忍气吞声,说句实话,朱如龙不够资格。

    “我给你爹让!”一声爆喝,李浮生一脚将身下的木椅蹬了出去。在这紫级贵宾室的木椅都不是凡品,都是由铁红楠木雕成,看似不大的椅子,足足有上百斤。这一脚踢出来,木椅带着破空声就袭向了朱如龙。

    这一下可把朱如龙吓坏了,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他本身修为并不高,只是一个小小的武者,李浮生这一脚踢出来,要是砸到他身上,那他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就在朱如龙心惊胆战之时,一直在他身边没有说话的护卫动了起来,左侧的护卫腰间寒光一闪,拔剑便是将袭来的木椅斩成两半。并且那剑光余威未消,划过木椅向着李浮生斩去。

    李浮生早就注意到这两名护卫,哪里会白白受上这一击?浮生自然道的气息直接迸发开来,内力疯狂的涌出,化作一顶金色的华盖,对着那剑光迎了上去。竟然是一种子尘完全没有见其使用过的武技。

    只是,不要以为李浮生之前没有施展过这武技,就说明这武技鸡肋了。这是人皇殿只有皇室血脉才可以修炼的武技,登天决。是人皇根据皇道推演出来的顶级武技,虽然比不得道门七奇技那样夸张,但胜在霸烈无比。

    这等武技放到哪门哪派,那也都是属于核心传承的级别。只是先前在道一山,在被银痕追杀之时,都不适合施展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剑光与华盖直接就是相撞在了一起。先前削木椅如泥的剑光仿佛是遇到了对手,被华盖止住了势头,两两相持在一起。

    倒不是说两个人真就势均力敌,只是各自心中都有顾忌,不敢全力施为。朱如龙傻,可护卫不傻,能在这紫级贵宾室的,哪个不是背景雄厚,退一万步也占个有钱吧?所以那剑光看似咄咄逼人,实际上只是为了让朱如龙看看,他出手了而已。

    至于李浮生,他倒是谁也不怕,可是这屋子里还有着一位可人儿,他这一爆发,子尘可是没问题,别人可以不管,但是刚才为二人弹琴奏曲的宁致难免会受到波及。

    于是那两道攻击,便是雷声大雨点小,仅仅是相持了一下,便双双消散而去。

    这可并不代表李浮生就不打算教训朱如龙了,华盖与剑光辅一消散,直接便是欺身靠近那护卫,身上的内力也由金色转换成了无色。

    子尘可是认得这内力,甚至可以说印象颇深了,这不是浮生自然道又能是什么?迄今为止,子尘还没见到过哪个人在这个变态的功法下不吃亏呢。当然,壬天尊除外,毕竟李浮生和壬天尊并没有交手。

    眼见李浮生再度发起进攻,先前出剑的护卫心里也是恼怒起来。这天下能有几座堪比东极城的城池?又有几人有大财政官的权势?已是警告过他,本以为可以两人心照不宣停手,给彼此都留一点面子,却不想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泥人还有三分气性呢,更何况这些本就是崇尚武道的修炼者?

    出剑护卫向着朱如龙右侧的护卫悄然使了个眼色,常年搭配形成的默契直接就让另一名护卫懂得了他的意思。两人出手,直接一举擒拿而下李浮生再作打算。

    可是两个人都忘记了,这屋子里,还有着一个子尘。

    先前李浮生出手之时,子尘就先挡在了宁致面前,在他看来,这屋子里最需要保护的便是这宁致。所以李浮生与出剑护卫对上一击,子尘根本都没有去管,他的心神始终都放在另一名护卫身上,唯恐其暴起发难。

    如今另一名护卫作势出手,子尘便也无所顾忌,他可不会让李浮生自己以一敌二。

    两名护卫本是刀剑和鸣,一道剑光一道刀光向着李浮生斩击而去,可是那刀光却在半途硬生生被拦了下来。

    拥有如海洋一般浩瀚内力的子尘,向来走的都是简单粗暴的路线,堪比地境的内力透体而出,推动着他迎上那道刀光。只是那刀光显然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仅仅是切入了子尘那厚厚的内力的表皮,便再无寸进。

    元核又是在体内运转,从刀光上溢出的丝丝气息都悄无声息的被元核吞噬而去,又反哺给子尘。子尘猜测,万象归元功从那刀光上吸取的可能是那道内力刀光的精华,因为他明显感觉,这刀光变得脆弱了不少。

    “破。”轻轻吐出一字,子尘一拳砸向那道刀光,这刀光便是应声破碎。这实际只是一刹发生的事情,在外人眼里,只是子尘冲上前去,一拳轰破了那刀光。可是就是这种简单的暴力美学,才会让人感到震撼。

    看着那刀光化作星星点点的碎芒,持刀护卫来不及多想,又是一刀砍向子尘。这时的子尘,已是离其只有一步的距离,看了刚才那一下,这持刀护卫可不敢用肉身抗子尘一拳。

    可是这一刀并没能逼退子尘,将厚重的内力覆盖在手上,子尘竟然是选择了空手接白刃。子尘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自信,刚才那一击之下,子尘已经是感觉到了这名护卫的真实水平,最多也不过是在地境三重。子尘虽然还只是磐石境三重,但是他可是亲手手刃过中地境的存在啊。

    说实话在子尘的心里,还有些看不上小地境的修为的。这话可能狂傲,但是在一个跟中地境乃至天境都交过手的人眼里,事实就是如此。哪怕是子尘用的长老们给的护身秘宝。

    仅仅一只手,子尘便是握住了那护卫的刀刃,至于那护卫催发的地脉元磁,子尘直接就是忽略不计了。感受过大地境的压迫力,还在乎你这点?子尘直接就是一拳轰在了那刀身之上,巨力宣泄,那刀身仿佛是发出了一声哀鸣,紧跟着便是折成了两段。

    气机牵引之下,那护卫也是一口鲜血喷吐而出,眼中满是骇然之色。这哪是磐石境的修为,你这说是中地境也有人相信啊!要不是这人身上确实没有地境独属的地脉气息,持刀护卫肯定会觉得这人是在扮猪吃老虎!

    子尘没有再去理会这护卫,李浮生那边也是结束了战斗。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地境能可堪一战的只有中地境以上的武者。两人都是对着这场争端的源头——朱如龙缓步走去。

    “你们不要过来啊!”还没等两人靠近朱如龙,早已是瘫倒在地上的他就是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这叫声嘹亮异常,已是用出了朱如龙平生最大的气力,甚至李浮生都怀疑,以这个音量,贵宾室的隔音效果都不一定能掩得住。

    现在这紫级贵宾室内的场面实在是滑稽,两名护卫各自受伤,都是嘴角带血的靠在一旁,而子尘二人则是像极了反派,一步一步逼近着“小白兔”。

    不过显然有人并不想这一切继续滑稽下去,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子尘二人与朱如龙之间。

    这黑影是真正的黑影,完全看不出他的面目,但不只是面目,连身躯都是隐藏在黑雾之中。从这人身上,子尘和李浮生都是能够感觉到,只属于大地境的修行者带来的压力,面色都是凝重起来。

    见到二人停住脚步,黑影发出了干枯刺耳的声音:“两位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放他一马。”

    这话让子尘二人眉头同时一皱,李浮生不禁问道:“你又是谁?”

    “老夫乃是这溢春楼的供奉,两位教训也教训了,不如给我们一个面子,毕竟二位是从东极城外来,你们可以一走了之,我们可还是要做生意的。”

    这黑影正是当时在楼下,本欲出手阻止朱如龙查探这贵宾室信息,但却被媚儿拦下的那人。

    子尘与李浮生对视一眼,脸色不仅没有和缓,反而是更加难看。两人都是感觉自己被这溢春楼摆了一道。

    尽管并不知道朱如龙的事迹,单单就是这一件事,子尘他们就知道这朱如龙平时肯定也没少作威作福。如今自己二人在顶楼的贵宾室,不仅自己的信息被轻而易举的泄露了出去,而且自己二人与那护卫二人对战到现在,中途完全没有人出来阻止。

    而偏偏到了最后这节骨眼上,突然站出来了个溢春楼供奉,要保下这朱如龙。这真是打的好算盘,好一手一石二鸟的高明计策。

    其一通过子尘两人的手教训了飞扬跋扈的朱如龙,以后他做事肯定会有所收敛;其二,在其护卫都是战败之时,突然现身保护下来财政官家的少爷,也是一份恩情。

    “还真是好事你们都占了,还准备让我们哥俩帮你背锅?”李浮生挑了挑眉毛,他可不是个怕事的人,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背锅,可太让咱们的三皇子不爽了。

    就连子尘这么好的养气功夫,也都是感觉颇为不爽,只是口中仍淡淡说道:“要是,我们不打算让你占这个便宜呢?”

    那黑影看看子尘,又看看李浮生,确定这两个人都是这般想,这才呵呵笑道:“你们,连老夫的防御都打不破,虽然不知道你们二人的身份不便出手,但是我就站在他面前,你们就伤不到他。”言语之间,充满着强大的自信。

    大地境,对上磐石境,就该有此自信。尽管看到这两名磐石境,都是各自一对一击破了小地境的护卫,他也是有这个自信。

    但很快,他竟然在对面的两位少年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战意。

    “老头,我俩要是五招之内能让你离开原地,你就帮我们扇那个死胖子两巴掌如何?”李浮生先和子尘对视了一眼,然后笑吟吟道。

    老者笑了笑,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光是地脉元磁就能压得二人动弹不得,何谈出招呢?

    “来吧。”老者点头,“五招够不够?要不要十招?”

    “够了。”子尘露出一口白牙,“难得遇到这种不动的活靶子,我们只好却之不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