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星河武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骞公子

    子尘二人并非没有遇到过大地境的武者,前不久的刺杀,银痕可是出动了整整七名地境,而其中足足有五名大地境,那种来自于大地的压制,真的是让人难以行动。

    所以见到这老者很快的答应,子尘他们哪能想不出来这老者的心思?

    如果是生死之战,子尘二人肯定只有跑的份。但是要说仅仅是将他逼离原地,还是这两个妖孽联手,子尘二人心里可是没有着任何压力的。

    虽然才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协同作战,但是李浮生和子尘二人显得默契异常。修炼了空冥禅定的李浮生一马当先的冲出,这门独属于道一山的秘技并不是谁人都看得出的,毕竟云禅既然施展出这门武技,基本上对手是活不下来的。

    所以那老者也是没能认出这门诡异的武技,如子尘两人所想施展出了地境碾压磐石境最为经典的手段——地脉磁力。

    这正中李浮生下怀,他施展的空冥禅定,虽然没有云禅那么猛,但是只是为了延缓那老者施展而来的地脉磁力,还是能够有些效用的。但也仅仅是有效用而已了,李浮生冲向那老者的速度,已然是和普通人的奔跑速度无异。

    这在武者的眼里,已然是如同龟速了,这便有些出乎李浮生的意料了,他本来以为能更快一些的。但殊不知,那老者心里也是充满了震惊,这本应该禁锢在原地的小子怎么跟兔子一样?我这地脉磁力是赝品不成?

    地脉磁力自然不可能是赝品,因此那老者也是暗暗警惕起这两名少年,若是在这阴沟里翻了船,那可不是什么传出去好听的消息。

    李浮生这边慢下来,但是这场中,一直都是二对一,还有着子尘的存在!他虽然没有修炼空冥禅定,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被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想那元核连禁字决都是禁锢不住,何况你这更多是作用于肉身的地脉元磁呢?

    子尘体内的元核仿佛是永远不会停止,在那老者的禁锢中反而是运转的更快了。趁着李浮生吸引了那老者大部分注意,子尘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黑白二色的圆盘。

    这哪还用解释是什么?子尘所擅长的武技中,只有阴阳劲是这个样子。不,应该说只有阴阳爆是这个样子。

    这其实有些赖皮了,子尘虽然没有了地境的感悟作为桥梁沟通地脉,但是并不意味着这阴阳爆的杀伤就会小。毕竟子尘的内力总量在那里摆着呢,虽然不至于炸退那老者,可是炸毁这个屋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完全没有对着那老者释放的意图,子尘笑着将那阴阳圆盘扔在了李浮生和自己之间的地板上。这屋子要是塌了,那老者自然也就算离开原地了。

    那老者面色一黑,显然对这赖皮的打法有些恼怒,但是动作却异常迅速。

    子尘和李浮生心里对大地境的实力都是有所预估,但是也没想到那老者那么快就能将这威力不小的阴阳爆抑制住。

    老者的内力带着地脉独有的气息直接将那阴阳爆裹在了里面。在那内力的阻绝下,甚至连响声都细微到几乎不能听见,唯一能证明那阴阳圆盘爆炸了的证据,就是外泄出来的一丝气流,可那气流甚至都吹不动桌子上覆盖的桌布。

    看着两个少年吃惊的面色,老者心里不免得意。

    他可是一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子尘的身上,李浮生冲上前来反倒好解决,只是一直落在后面没有行动的子尘应该是在憋着什么坏,他肯定是得多个心眼。果然如他所料,那不知道是什么的武技,差点毁了这贵宾室。

    不过现在就没事了,那前冲而来的少年此刻也是没有了后劲,而后面的境界本就是低微,就是再让他做一个那圆盘自己也是稳稳的碾压,说到底,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

    “你们应该也没什么办法了,不如听老朽一句劝,就谁也别碍着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好了。”老者劝说道。

    可是子尘面上却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轻声问道:“你就觉得稳操胜券了?”此话一出,老者心中警兆突生,蓦然发觉,不知何时,两条透明的长鞭一般的内力已是搭在了他的脚背。而自那长鞭延展而去,正是分好不得动弹的李浮生。

    这正是浮生自然道那堪称变态的能力,在这长鞭触及到那老者周身内力之时,一柄“钥匙”已经是出现在了李浮生的丹田之中。随着这枚“钥匙”的出现,李浮生顿时就感觉压力一轻,地脉元磁的力量已是消去了十之六七,尽管还有剩余,但是李浮生与那黑影老者之间的距离,可说不上远。

    子尘和李浮生都知道,他们二人能够撼动这黑影老者的手段,只有李浮生那诡异功法。所以李浮生的现行出击,子尘的阴阳爆,都是在为了李浮生能够接近这老者做准备。

    也就是一个恍惚,李浮生已经是临近了那黑影老者。正如所有的武者一般,这黑影老者本能的反应便是聚起内力防护。可是这正中李浮生下怀。

    “散。”一声低喝,李浮生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利用“钥匙”无效化地境巅峰的内力,仅仅是一瞬就让他体内的内力抽之一空。不过李浮生的面上还是露出了笑容,因为仅仅就是这一瞬,李浮生早就做好准备的一击,已然是落在了那老者的身上。

    以浮生自然道无效化内力,进而欺近肉身较量,这是李浮生再熟悉不过的手段。只是往日里,自己体内还多少有些内力余存,今次却是丝毫都没有剩余了。也就是说李浮生这一击仅仅是靠着肉身力量去进行攻击的。但是李浮生并不担心。

    因为那老者哪里会料到,自己的内力在那一瞬间会消失不见呢?这等诡异的功法,如果不是预先有所准备,任谁都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感受到李浮生拳上的巨力,老者再也不复先前的从容,之前仗着有深厚的内力作为屏障,他可是完全没有在乎这一拳的。全无防护的老者在这一拳下,只是以胸膛硬扛下来了李浮生这一拳。

    地境的肉身与磐石境差距有多大?李浮生觉得自己可以给子尘解答一下这个问题。从那老者全无防护的胸膛之上,一股反震的力道传导至李浮生的肉身,将他整个人都是弹出去两米远的距离。落地后的李浮生更是觉得手臂一阵酸麻,心里这才觉得二人实在是胆子颇大,他们对地境巅峰的实力的预估也还是差了很多。

    不过子尘二人唇角都是挂上了一抹笑意,眼神都是盯着那老者脚下,这些攻击可并不是全都没有奏效啊。

    没错,子尘二人看的清清楚楚,那老者底下的脚步,在李浮生这一击之下,挪动了极细微的一丝,甚至要不是子尘一直在盯着,甚至看不出他有过移动。可是哪怕是他移动了一根手指的距离,那也算不得原地。这场赌局的胜负者自然不言而喻。

    “动手吧,老头。”子尘眼中带着些许的得意之色,毕竟都是少年人,他们和地境巅峰对赌赢了这样的一场比试,哪能将情绪埋藏的那么好。

    与之相对的,那黑影老者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微微颤抖的身躯已然是昭示了他的情绪并不平静。

    他怎么能平静呢?就如同子尘二人所想,他本早些就可以上来,只是为了敲打朱如龙,在救下朱如龙,这便是一举两得一石二鸟。可是如今这对赌,自己竟然真的被两个磐石境的少年逼退了一丝,这就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了。

    如果真如这两人所说,自己上去扇了朱如龙一巴掌,那么以大财政官阴沉的性子,随不至于直接来找麻烦,但是暗地里溢春楼绝对不可能好过。

    不过,在子尘两人进入这屋子之时,他们便已经是查清楚了那张金卡的主人,是道一山的七长老云闲。那么这两名少年背后站着的,自然是道一山无疑。

    尽管道一山也是大陆上比较强大的势力,但是溢春楼也并不惧怕。虽然溢春楼并不如道一山强大,但是道一山这么多年超然于世,这大陆上肯帮着道一山的势力,可算不上多。最起码,不会比溢春楼更多。

    而大财政官则就住在这东极城内,如果得罪了这边,这损失显然会更大一点。

    思虑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那黑影老者的目光也是阴冷了下来,冷冷说道:“老夫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刚才只不过是见你们二人颇有些天资,想要指教一下你们。朱公子乃是我东极城年轻一辈的人中龙凤,你们切勿再提起这种无礼的要求。”

    这番说辞出口,那老者也是悄悄红了红脸。他心知有些无耻了,但是心里还得劝慰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溢春楼。

    子尘和李浮生都被这句话震惊的瞪大了眼,他们也才知道,原来武者也并不都是有着言必行,行必果的风骨。而且在拒绝的时候,竟然还不忘吹嘘下早就是被吓得瘫软在地的朱如龙。就这还是人中龙凤?

    “我之前见过的,凡是习武的老者,无不是德高望重。没想到这次来到这大陆五大雄城之一,竟然让我开了眼界。”子尘心里觉得荒诞不堪,他之前的长辈,道一山的七位长老,虽然性格迥异,但是都是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像这个老人一般,子尘甚至都羞于将自己的师父师叔们与其相提并论。

    “我也是才开了眼。也难怪某些人活了这么大岁数,还只是地境巅峰,连脸皮都不要的人,能有什么成就?”论起嘴上的功夫,李浮生显然远胜于子尘,也更加的口无遮拦。

    “你们两个小崽子,真当我不敢杀你们不成?”那黑影老者听得两人接连的嘲讽,早已是恼羞成怒,此刻恶向胆边生,就要出手击杀了二人。反正只要杀了这两个人,今天晚上的事情就没人会知道,朱如龙等人也不会傻到去宣扬这些东西。

    “啪啪啪”就在黑影老者气势升腾而起,就要对着二人出手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鼓掌的声音。那老者眼睛微眯,回头便向门外看去,待看清那人的模样,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

    “骞公子,这是打扰到您了吗?”黑影老者显得更为卑恭,低下去的面容上已经是遍布了苦涩。

    他在上来顶楼前,就已经是告知所有人不要上来,但是他没想过,这顶楼之上,本来就不只是子尘等人。除了子尘二人的贵宾室,城主府的公子也是在此宴请着贵客。

    而这骞公子,也正是东极城城主的独子,沈骞!

    黑影老者哪里想到,自己这番竟会把这尊大佛引出来,而且看上去,这骞公子还要插手这件事。自己这边已经是占了上风,他插手自然不会是帮着自己这边,这便是那黑影老者面容苦涩的原因。

    门外的沈骞身上全然不似朱如龙那样挂满宝饰,反倒是像极了一名书生,浑身透露着儒雅的气质。此刻沈骞已是步入了子尘二人的贵宾室,负手道:“你当我是来救他们两个的?”那声音尽管并不严厉,但是也并没有多么温和。

    黑影老者心中一喜,莫不是这两人还得罪了少城主?如果这样的话那毁尸灭迹就更容易了些,也就把自己绑在了城主府这条大船上没有等黑影老者继续往下想,沈骞的一句话就已经让黑影老者如堕深渊。

    “你要是知道他的身份,你还真不一定敢杀他。”沈骞顿了顿,对着李浮生灿然一笑。

    “我说的对不对,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这东极城也没有皇府,这古武大陆也没有皇府,哪里来的皇子呢?老者一愣,突然三个可怕的大字涌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人皇殿!这个大陆唯一一个可以称皇势力,统治着整个古武大陆的人皇殿!

    这名有着地境巅峰修为的老者,直接便是瘫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不可能,不可能,人皇殿怎么会和道一山搅和到一起,一定是弄错了”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算是帮了二人的沈骞,子尘并未放松下来。因为子尘分明的看到,随着沈骞的出现,李浮生先是迷茫了一下,旋即脸上便是布满寒霜,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三殿下,你二哥对你可是关心的紧,此刻就在隔壁,要不要过去看看?”沈骞无视李浮生冰冷的面容,脸上还是挂着如同春风一般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