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才不是龙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别扒我衣服

    凤淼淼这才看清门口还站着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个年轻女人,头发被一只木簪束着,柳眉杏眼,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你是来买药的?”凤淼淼瞧着她手上挎的竹篮子问道。

    女人摇摇头。

    敖铸却在一旁冒出一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凤淼淼疑惑的看看他,又看看面前的女人,什么叫“回来了?”,莫不是

    那女人的左眼下正有一若隐若现的小痣。

    “朱砂?”凤淼淼有些惊讶,别人都是越来越老,怎么她越长越年轻?

    也对,人家是神,不能拿凡人的变化去衡量她。

    “你回来的正好。”敖铸把挡他视线的凤淼淼往旁边拽了拽,“我们正好有急事要离开,店你自己看着吧。”

    说完就绕开她往巷外走,凤淼淼还想说些什么,但一想到珍珠的处境,也急忙追上了敖铸的脚步。

    朱砂转身看着他们匆忙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走的这么急,她还打算跟那凤族小公主说她哥哥正在四处找她呢,若不想被发现端倪,还得提前想好对策才行。

    不过算着他们或许能在路上碰到。

    凤淼淼并没有在路上遇到什么人,他们一出长宁巷就直奔向城外的东临山。

    东临山紧挨着东禹城,山体不高,景色却很宜人,是个观赏游玩的好地方。

    按理说应当有很多人的,但此刻这东临山安静的连鸟叫声都没有,大白天的比深夜都安静。

    “那是因为这山上有魔族之人。”敖铸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

    怎么又是魔界的人?到哪都有他们!

    “可是这跟珍珠有什么关系?”

    敖铸望了望眼前的山路,又转头看向她:“近日东禹城内老是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我曾在晚上看见魔族的人卷了一个孩童来此山上,不过他们人太多,我一看打不过,偷偷救了那孩子就回去了。”

    她终于知道为啥敖铸三天两头的往外跑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可是“难不成我们两个就打得过了吗?你刚刚为什么不跟朱砂说,让她同我们一起。”

    她可是神诶,这样的话就有胜算了。

    敖铸若有所思:“按照朱砂的脾性她是不会插手的,而且我猜他们可能就是为了引出我们。”

    “为啥?”

    凤淼淼越来越搞不懂,这些个魔族的人就不能消停一会吗!

    前阵子在东海搅和个不停,现在她们来了东禹城,还是不肯安分,难不成他们有招魔体质?

    “那魔族不去城北城西,单单只在长宁巷附近活动,还故意露出马脚让我知道他们的行踪,现在珍珠又被抓了,若不是真的有计划,他们断然不过把妖界也牵扯进来。”

    听敖铸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点道理。

    但凤淼淼还是反应过来了,停下脚步没好气的看着他:“你都知道珍珠是诱饵反而很安全,明明有危险的是你,你还把我往这里带?”

    敖铸坏笑:“可是你现在才是北海龙王啊,刚刚才在北海杀了一个魔族女子,他们要报仇自然也是冲着你。”

    我靠,这家伙来阴的?

    凤淼淼一把揪住他的领子:“臭龙你想挨打吗?!”

    “省点力气一会还要对付魔族的人呢,谁知道那些人见我们迟迟不露面会不会杀了珍珠解气。”

    凤淼淼只好放开他,朝他翻个白眼:“你觉得我们俩能完好无损的救下珍珠?”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山洞门口还蹲着一只长的贼吓人、满身喷火的大黑狗。

    “放心。”敖铸安慰她,“我刚刚在上山前做了一只傀儡让他带着我的气息满城跑,现在只要解决那只狗应该就差不多了。”

    凤淼淼转怒为喜,拍着他的肩膀说:“不错,还有点用处。”

    “指望你这只笨鸟我们早死了。”

    “请你闭嘴!”

    但是,说好的只要打败那只猎狗就行了呢?

    眼前这只壮的跟头牛一样、牙齿比鲨鱼还尖的怪物是狗?

    敖铸一脸黑线:“这就是你说的狗?”

    凤淼淼也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偏头一哼:“你好歹也是条龙,连只狗都打不过吗?”

    “现在你是龙,你上。”敖铸指了指那只狗。

    凤淼淼看着它绿油油的眼睛,脚下一软:“不,不用了,你会飞,你直接从它头顶上飞进去把珍珠带进去就行了。”

    “它把洞门都堵上了,怎么进去?还是你去把它解决了再说吧。”

    然后凤淼淼冷不丁的被他从石头后面推了出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大骂敖铸两句,那只狗就瞧见了她,立马变得凶狠起来,凤淼淼甚至感受到了它鼻子里呼出的气。

    完了完了,真身怎么变得来着?

    那只狗却不给她想起来的机会,大叫了一声便扑了过来,凤淼淼也大叫一声朝敖铸扑过去。

    “啊啊啊它长的太吓人了,凤梧山从来没长的这么丑的怪物。”

    敖铸拽着腿软的凤淼淼一边躲着黑狗的火球攻击一边道:“喂,快施法啊,我体内的水应该可以克制它一下。”

    “口诀是什么?我不知道口诀啊!”

    眼看着黑狗就要逼近,敖铸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手掌道:“你的凤凰真火应该比它的火厉害吧。”

    然后默念口诀施出火团朝黑狗攻去。

    这条臭龙还懂召火的口诀?!

    不幸的是凤凰真火触及到黑狗的身体便融了进去,那狗只是抖了一下身子,旋即眼睛变得更绿了,嘶吼这朝他们攻来。

    凤淼淼的耳膜都快要被它吵破了。

    但是他们好像彻底激怒了它。

    敖铸只得重新拽着凤淼淼四处逃窜,即便这样还不忘嫌弃她:“你确定你是真的火凤?你这真火弱的还不如一只狗。”

    感觉被冒犯了。

    凤淼淼立马跳起来道:“还不是因为你,害的我现在都没历劫,我体内的真火一年比一年弱。”

    以前她还单挑过一只雷火麒麟呢,现在连一只火狗都应付不了。

    不过那只麒麟可比这条狗好看多了!

    对了,雷火麒麟的火说不定比这只狗厉害?

    凤淼淼赶紧拽住敖铸的手臂躲到一棵树后,急切的翻着他的衣服:“火种呢?火种呢?”

    “喂喂,扒我衣服干吗?”敖铸连忙护住自己的身体,“这种时候就不要干这种事了吧。”

    凤淼淼给了他一个暴栗:“我对自己的身体没有兴趣。”

    哦对,他现在的身体是凤淼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