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无双小书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3、重感冒

    女孩的话如同仙音一般,传入了郑尘的耳朵里面。郑毅看着那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道:“除了一些特别的重症大病,其他的我几乎都能治疗。”

    听完郑尘的话,女孩想都没多想,直接道:“那你跟我走一趟吧!”

    “好。”

    郑尘刚刚答应,旁边的路人们听到女孩的话,之前那位怼了老头的好心的大娘马上劝道:“姑娘,这穷书生就是一个骗子啊,你可别被骗了啊!他一个穷书生,随便摆个小摊骗人,会看什么病?”

    其中一个拿着纸扇的书生也说道:“就是,要看病,就去找郎中,可别乱病投医啊!”

    听到路人的话,女孩有些犹豫的看了郑尘一眼道:“难道你真的是骗子?”

    郑尘拍了拍胸口道:“姑娘,你大可放心,我绝对不是骗子,我虽然没有自己吆喝说的那么夸张,但绝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郎中。”

    女孩听了郑尘的话,有些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那好心大娘听了郑尘的话,她又赶紧道:“姑娘,有骗子说自己不是骗子的吗?你可别被骗了,你看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万一要是被他骗了色,那可就完蛋了啊!”

    这句话,让这位女孩明显更加的犹豫了。在古代,贞节对一个女子是十分重要的。

    郑尘有些不悦的瞪了那好心大娘一眼。难道这好不容易揽到的生意,就要泡汤了?

    郑尘看这女孩还有些犹豫,他眼珠子一转,马上又补了一句道:“姑娘,疑难杂症最为难治,让我试试,至少也多一些希望!而且,要是我治不好,不要钱。”

    听见郑尘这句话,这女孩没在犹豫,说道:“那我们走吧!”

    “好嘞!”

    郑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终于还是把这位姑娘说心动了。

    郑尘把地上那张广告语收了起来,就准备跟着那女孩离开。

    好心大娘此刻还在那拉开了嗓子对女孩道:“姑娘,大娘我是好心劝你,你可别真被骗了啊,这穷书生一看就不靠谱的啊!”

    可惜,女孩心意已决,头也不回的带着郑尘就离开了这里。

    看着郑尘他们离开,好心大娘还在那痛心疾首的叹道:“哎!这位姑娘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离开了以后,郑尘他们走在街道上,郑尘看了看前面的女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道:“我看姑娘气色虽然有些不好,但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定是操劳所致,只需要好好修养自然会痊愈的。你请我去,肯定不是给你看病的。姑娘,你这是要我给谁看病呢?”

    郑尘的话,让女孩的心里一喜,眼前这位穷酸书生竟是能够看出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说得丝毫不差。显然,这位穷书生还是有些本事的,真不像别人说的是骗子。当然,他要真是骗子,不需要报官,就有人把他抓了。

    女孩笑了笑道:“是我家小姐,一会儿到了我们府上,你跟着我走便是。”

    “是。”

    郑尘应了一声,便没在多问什么。

    郑尘跟着那女孩走了好一段路程,来到了一栋府邸前。这府邸的两侧,摆放着一对大石狮子,十分的霸气,一看就气派不凡。

    郑尘抬头看了看,府邸的牌匾上,写着“金陵府暑”四个大字。

    看见那四个大字,郑尘的心里一震,暗道:“这不是知府衙门吗?这位姑娘的小姐?不会是知府的千金吧!”

    虽然心中疑惑,郑尘也没敢问什么。他跟着这位女孩走进了知府衙门,向另一边的居住区走去。

    路上遇到的人也纷纷跟那女孩打招呼,这时,郑毅才知道了这个女孩的名字叫素儿。

    两人走过了几道门,路过了一个院子,素儿带着郑尘来到了一间房间前。素儿走到房门前敲了敲房门。

    咚咚~!

    一会儿以后,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柔弱的声音道:“谁?”

    素儿道:“小姐,是我,素儿。”

    “进来吧!”

    听见房间里面的回话,素儿看了看郑尘道:“你在这先等我一会儿,我先进去通报一声。”

    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规矩,郑尘点了点头道:“好的。”

    素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那素儿才走了出来,看着郑尘道:“小书生,跟我进来吧!”

    郑尘走进了那个房间。仔细一打量,这房间,装饰得十分的豪华,各种各样古香古色的家具都有。

    郑尘跟着素儿走到了房间里面的床榻前。那床榻前,被一层薄纱隔着。透过薄纱,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床榻上躺着一个女子。

    素儿看了看床榻上的女子道:“小娘子,郎中来了。”

    “嗯,知道了。”床榻上的女子应了一声。

    郑尘并没有多言其他的,抱了抱拳,朝床榻上的女子行了一个礼道:“小娘子,麻烦你把手伸出来,我好帮你把把脉。”

    床榻上的女子也没有犹豫,把自己的手透过薄纱伸了出来。这是一双特别白皙的玉手,纤纤玉指十分修长。

    做为一个医者,郑尘并没有多余的想法,他伸出自己的手,开始帮那女子把脉。

    这一把脉,郑尘眉头紧锁。这女子的脉象有些絮乱,脉搏微弱而有些硬,内火十分之旺。

    把了好一会儿的脉搏,郑尘心头已经有些眉目了。他才收回了手,轻声问道:“姑娘,冒昧的问一句,我能看看你的舌苔吗?”

    薄纱后面的女子犹豫了片刻,道:“男女有别,这不太好吧。”

    素儿听见郑尘的话,脸色却是一沉,暗道:“难道这穷书生还真是坏人不成?帮小姐把脉就算了,他居然还想看看我家小姐的容颜。”

    古代的女子,在封建思想的教育下,实在太过于迂腐了。

    要想准确诊断病情,中医的望闻问切,每一步都很重要。只是别人不同意,郑尘也不好强求。

    郑尘沉默了片刻问道:“姑娘,是不是感觉浑身乏力,高烧不退,口干舌燥,时常还会打喷嚏,鼻塞,胸闷。”

    那薄纱后面的女子应了一声道:“嗯!你说得对。”

    郑尘又道:“还有,你晚上是不是经常夜不能寐,就算睡着了也老是做噩梦。”

    听见郑尘的话,薄纱后面的女子惊喜的道:”郎中所言极是,都说对了。”

    虽然没有看到女子的舌苔,此刻郑毅已经能够确诊这女子得的是什么病了,他笑了笑道:“如果我没猜错,姑娘得这病,恐怕已经有一两个月了吧!”

    旁边的素儿惊讶的看着郑尘,插话道:“这你都猜得出来?”

    郑尘自信的说道:“这是自然,其实姑娘这是因为吹了冷风而引起的重感冒,但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得到合理的治疗,便成了顽症。”

    “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