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百零一张魔法牌在我手中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二十、工地上的男人

    “你怎么又跑来了?忘了上次你闹的雷阵雨了吗?”卡米娅冷冷地说道。

    那男巫说道:“哼~这次可不同,我到了结界环(伸出手腕展示),有了它,不管在那个地界,我的身体和智商都不会受影响,所以这次我保证雷绝对不会打到我。”

    “难说哦~看这天气怕是要下雨咯。”比尔雅望着窗外,乌云缓慢地汇集,看似会有一场小雨来临。

    “这次真的跟我没关系!”

    卡米娅接着说:“我懒得管你,你这次来是不是又要抢书?”

    “啊。不,我不想抢了。”

    “嗯!?不抢了,你这话要我怎么相信?”卡米娅质疑道。

    “你可以用‘诚实’或‘读心’验我呀。”

    “那你先说说看来这儿干嘛?”

    “知道吗?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一旁口鼻的比尔雅瞬间抠出鼻血大喊:“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被你用魔法揉虐之后就对你念念不忘,我觉得我陷入了潘多拉魔法的魅惑魔爪,丘比特的魔箭完美刺上了我的心头,这一切仿佛梦幻一般甜蜜……”

    卡米娅打断了他的话:“得了,你可以走了……越远越好。”

    “难得有人会对主人心动,而且没想到还是塔尔的后代子孙哦~”

    卡米娅脸部有些许的红润,说道:“我对你没兴趣,而且在我成为优秀魔法师前我不考虑谈婚论嫁这些事。”

    “结婚!!?太快了吧……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你耳朵没事吧!?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没想到你那么关心我的身体,我叫巠(xing)!今年20岁,单身,虽然现在没房没车,但是我会为我们将来努力的!”

    “你……算了,这是你一厢情愿,你爱怎么想就随你便吧。”

    这时卡米娅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子信打来的,他说道:“卡卡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啊!!完蛋了!对不起!姐姐这就来!”

    她慌忙地站起身,对着他说:“都怪你!来了之后就一直跟我废话,现在那么晚了我都没发现!”

    “你赶紧出去,我要去接娃了。”

    巠悠哉地说道:“没事儿,我们一起去接,就当做是成为父母前的练习也不错。”

    “你在想屁吃!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厚脸皮的!”卡米娅尴尬地说着,但娇羞的脸庞也衬托出她可爱少女心在活跃。

    毕竟这是第一个对卡米娅告白的男生,在魔法师的世界,在50岁之前都还算是青少年,所以他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年龄的差异。

    “走啦!比尔雅。”卡米娅收拾了手提包准备出门,没想到巠瞬移到她的面前,说:“用瞬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用走的呢?”

    “嘻嘻,与你无关。等我回来了再把你赶出去。”

    说完俩人开门离去,巠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接着害羞兴奋地说道:“嗯~我的卡卡好可爱呀~(扭身子)”

    在校门等待的子信看到了附近的一个工地,好奇的天性让他不得不去里面探险。

    走近一看,工地上全是一片碎瓦,应该是才拆不久,一个中年的大叔正在里面翻这些破碎的残渣,似乎在寻找着某样东西。

    他的装扮简谱陈旧,胡渣浓密且有些微胖,子信头溜进去,躲在一旁的推车角落里窥探。

    这时一个男孩出现了,他喊道:“爸爸!我们回家吧。找不到就算了,等下就要下雨啦。”

    “那怎么可以,找不到也得找,你先回去等我,我找到了项链就回去。”

    男孩叹息了一句,沮丧地离开了工地。

    子信自言自语道:“他在找什么呀……”

    “我在找你呀。”一个声音从背后说道。

    子信吓得回头,原来是卡米娅来了。

    “真是的,干嘛跑来这地方,万一摔倒了怎么办。我们回去啦。”

    子信拉着她的手,说:“等一下,那边那个叔叔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我们帮帮他吧。”

    “嗯~”

    卡米娅带着他上前,问道:“请问你在找什么东西吗?”

    那男人下了一跳,摔了个屁股墩儿。

    “哎哟!吓死我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不是故意的。”卡米娅道歉着说。

    子信问道:“叔叔,你是不是在找什么啊?我刚才就见你一直在这儿翻东西了。”

    “唉——这是我的事,不麻烦你们了,让我一个人找吧。”

    卡米娅自信地说道:“您不说说看,又怎么知道我们帮不帮得了你呢?对吧?”

    “就算我说了你们也真的帮不了啊。我妻子的项链照片掉了,就在这一带的废墟中。”

    “啊!?这么大一片啊?这怎么找嘛。”子信说。

    卡米娅尝试翻找魔法书,但是一时想不到什么魔法能派的上用场。

    这时巠站了出来,说道:“没关系!我来帮你!”

    三人看向了他,只见他拿出自己的匕首挥舞了一下,说道:“崇高魔力,请在我面前展现你真正的力量吧!把那个什么……”

    巠收回匕首,问:“你们刚才说的那玩意儿叫什么?”

    “是项链制的照片啦!”大叔说。

    “哦!把那个项链制的照片……找出来!”

    一道闪电炸飞一块废墟,项链也随之显现,但就是链子断了。

    巠拿起项链,说:“看,我找到啦。(瞅瞅照片)你老婆有点胖啊。儿子倒是长得挺像你哦。”

    事后卡米娅帮忙把项链恢复了原状,那位叔叔也没有责怪巠,毕竟还是帮他找到了,怎么样也得何人说声谢谢。

    路上巠一直自言自语:“啊~做了好事心情真舒畅呀。”

    “姐姐,那人是谁啊?”

    卡米娅心里:也难怪子信认不出他了,毕竟上次子信见到他的样子是纯黑色的,现在肤色正常了认不出来也正常。

    “啊!我知道了!你是上次到学校欺负我们的人,我想起来了!”子信指着他说。

    “呀。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好了,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说吧。想要什么?”

    “好耶!那我也要学魔法!这样我就可以飞着去上学咯。”

    巠得意地说道:“简单!”

    “不行!子信那么小,还不能学飞行魔法。”卡米娅插嘴道。

    “这不是重点,主人。”

    卡米娅的手机再次响起,接了电话后,小馨馨哭着大喊:“姐姐!!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幼儿园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啊!!!对不起!!我这就来!”

    “我居然忘记接小馨馨了……”

    来到幼儿园后,卡米娅抱着小馨馨说:“对不起,宝贝,姐姐抱着回家哦~不哭,不哭。”

    “啊~好好哦,我不想走路,姐姐也背我好不好。”子信撒娇地说道。

    “怎么可以呢。你都七岁了。”卡米娅回复道。

    巠点头说:“没错,没错,就算要背,也是我先,老婆,抱我回去好不好?”

    事后巠头上挨了一拳,他背上还背着子信,子信一直喊着:“跑呀!跑呀!骏马!我们冲回家!!”

    巠摸着头上的包心满意足地说着:“啊~卡卡摸我的头了,我我好幸福哦~”

    走在前面的卡米娅抱着小馨馨,小馨馨看着他,说:“姐姐,那个叔叔是谁啊?”

    巠立马讲道:“什么叔叔啊。叫我哥哥,我今年才20岁呀。”

    “我可是卡卡未来的老公啊~”

    卡米娅大喊这:“你少臭美了。子信下来,让这大叔回家啦。”

    “哦~”子信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诶……不是,我应该跟你住在一起的呀。”他疑问地说道。

    “什么叫住在一起的啊!?别乱讲话,我跟你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干嘛要让你住?”

    “哦~我懂了,你是嫌我现在没房没车对吧?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个世界找个富二代附身,到时候就可以正大光明迎娶你了。”

    自说自话结束后,巠这家伙就没影了,卡米娅也感到头疼,这家伙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休呢。

    此刻已经到了傍晚,之前那大叔的孩子先回家了,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加热,就等着父亲回到家来准备吃饭。

    他们的家是一间破旧而狭窄的公寓,仅有一个房间和卫生间,做菜都得开着门坐在门前炒菜,床铺更是小的心寒,男孩搬着小板凳坐在床边,开着台灯做作业,等着爸爸回家。

    巠在乱跑的时候不经意间跑到了附近的贫民窟,周围的大爷抱着个水烟筒一口口地吸着水烟,不时地吐一口老痰。

    “这地方看起来不是很有钱的样子啊……我还是快走吧。”

    这时刚才那位大叔走了过来,他看着巠面熟,就说:“诶?你不是刚才帮我找项链的那个人嘛?你是不是也住这儿啊?”

    “啊……这……我不是……”

    “那是不是来找人的啊?这儿的人我熟,你要找哪个告诉我,我可以帮帮你。”

    “啊……不,不用了,我正要离开这里。”

    “这样啊。那你慢走哈。”

    大叔转身离开后,巠忽然觉得好奇,这么破旧的地方怎么住人啊?附身上去瞄一下他们是怎么过生活的。

    纵身一跳,巠变成一道白光飞进他的身体里,旁边抽烟的大爷顿时傻了眼,眼睛瞪得像鱼一样,等大叔离开后,老头儿喊道:“老婆子!俺们这地方有鬼啊!!!”

    这位父亲回到了家中,见孩子在写作业,说:“快别写了,先吃饭吧。”

    “我等爸爸回来一起吃呀。”

    “傻娃子,以后饿了就自己先弄着吃,爸爸回来的晚,不用等我了。”

    巠看了看四周:“简陋而且又特别的小啊……”

    桌上的饭菜仅有肥而不腻的腊肉和一盘发黑的空心菜,光是看着都不怎么让人有食欲,但是父子俩吃起来却看似非常地香啊。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爸爸把锅碗瓢盆都盖上一层薄布,收拾在床底下,将折叠桌收纳后摆置靠门的位置,这样地板就有了能够睡人的空间,从床上拿了一层床垫打地铺,不但简约而且也方便。

    巠不禁感慨道:“哇~这么穷的吗?”

    “明天再看看好了,这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居然这么穷困潦倒,怪不得老婆没了。”

    到了第二天,父亲带着孩子走路上学,送完儿子后来到了昨天的工地,只见一工头说道:“今天抓紧时间干啊,因为昨天下雨给耽搁了,今天加把劲把残局收拾掉啊。”

    工人铲着碎石瓦块,用辛勤的汗水灌溉这片工地,任劳任怨地付出自己的劳动。

    父亲匆忙地推运这一堆堆的废石,却被工头点名道:“那边那个,动作快一点!不要给我磨磨唧唧的,今天再弄不完,午饭都别想着吃了!”

    “什么人啊?这么恶心的吗?来调教一下他好了。”

    一旁碎石的人一锤下去飞出块石头砸到了他的头。

    “啊!!(捂着头)小心点啊!混蛋!”

    父亲说话了,问道:“工头,这一片废墟一天之内根本没办法清完嘛。这个工作不是应该要用推土机来铲的吗?”

    “哦~你以为就你聪明啊?要不是这条路太窄过来,早就轮不到你们搬了!”

    “看不下去了……帮你一把好了。”巠控制了他的身体,一手就把原地的废墟给包成打球扔到小货车上。不到四个小时就把今天的货活儿干完了。

    那工头又不高兴了:“你*啊?tm的把所有的活儿干了,别的兄弟干什么!?拿钱吗!?”

    “你是不是跟这大叔有仇啊?这么多人不骂偏偏骂他?”

    “你说什么鸡*玩意儿?下午你不用来了,明天再敢这样装*包活儿干,那以后你就不用干了!”

    巠拿着这一袋子的钱郁闷道:“我好像又搞砸了……之前帮这大叔找项链,结果被我弄断了,现在帮他干活,差点连工作都丢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这时一人撞向他夺走了手中的钱袋,巠看两手一空,立马施魔法让那偷钱的家伙自己跑回来。

    人到他面前后自己下跪,把钱袋双手奉还。

    “嗯~为什么抢别人东西啊?”

    “因为……我没钱……”那小偷说道。

    “没钱就了不起偷东西啊?”

    “不,不是。”

    “自己乖乖地到警察局去蹲着,这辈子都不要出来了。”

    “是……”

    巠离开了这个父亲的身体,他醒了以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自己手里拿着一袋子的钱,钱袋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他开心地说道:“太好了,今晚可以给儿子买他最喜欢吃的烤鸭了。”

    看着这中年男人离开的背影,巠自言自语地说着:“你自己要加油咯,工地上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