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穆爷你老婆又在闹离婚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12章:我老婆生气了,你们负责哄

    魔君魔君,听见这两个字就心烦透了。

    这部戏到底怎么红火起来的?真的是!

    对了,那部戏的导演,据说是宁导?

    宁导?难不成是?宁妖?

    之前沈依琳就听陆言溪提过,宁妖指导过拍v,易蓝夜的v就是她拍的,所以业界喊她一声宁导。

    莫不是这魔君也是宁妖指导开拍的?

    沈依琳问道,“你知道易蓝夜那部魔君的导演是谁?”

    “宁导,也很有名气了啊,虽然没有易蓝夜那样红火,也没怎么露脸,但也算家喻户晓了吧。”

    “全名?”

    “宁妖。”

    果然是她!

    沈依琳哼笑了下,“很好。”

    孟娇娇被穆逸闻压在床榻整整三个月,人都快发霉了,终于可以出月子了。

    出月子后第一步,她要恢复自己走样的身材,尤其是这个被养得肥胖的小肚腩。

    孟娇娇耳朵里塞着耳麦,在林间小道上晨跑中。

    蓝牙耳麦亮了好几下。

    她喘着粗气接听,“哪位?”

    “还记得我吗?我叫沈依琳。”

    孟娇娇楞了下后说道,“哦,沈小姐,有事儿?”

    沈依琳说道,“我都不知道,原来魔君是宁导拍摄的。早知道这部剧这么红火,我也想跟你讨个戏份。听说,你最近要拍部新戏?叫什么名字?要不要让我试试你的剧本?”

    孟娇娇笑道,“你不太适合我的新戏女主性格。”

    “性格是可以演的啊!我感觉自己能够把握好每个戏份的性格把控。”

    “实在抱歉,我的新戏角色早就定档了。”

    “我带资进组。”

    “我不缺启动资金。”孟娇娇停下脚步,喘了一大口气,咕噜咕噜喝着矿泉水。“哦,我还有电话要进来。稍等。”

    切掉沈依琳的电话线,孟娇娇问道,“哪位?”

    沈心怡说道,“是我,心怡。”

    “嗯?什么事?”

    “沈依琳去找宁妖宁导去了,我听说,宁妖和穆逸闻有一腿,她肯定要去找宁妖,回来膈应你,你小心点。”

    孟娇娇笑了笑后说道,“沈心怡。”

    “嗯。怎么了?”

    “我孟娇娇,马甲号,宁妖。”

    “诶?”沈心怡呆了许久,“你、你说啥?”

    “孟娇娇马甲号,宁妖。宁妖就是我孟娇娇,孟娇娇就是宁妖。”

    “怎、怎么会?”

    孟娇娇笑道,“你把信任全部寄托给了我,我自然也要把信任还给你。懂了吧!”

    沈心怡鼻尖一酸,说道,“嗯,懂了。谢谢你的信任。娇娇。”

    “我已经给了你嚣张的本钱,好好给我膈应死沈依琳。别让我失望。”

    “知道。”

    孟娇娇说过,膈应人的最高境界,不是去跟别人炫耀他们没有的东西,而是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那些没有东西可以炫耀的人,非要炫耀他们的贫穷。

    所以沈心怡即使有了古心这个底牌,她也不准备拿出来炫耀。她就这样高高在上的看着沈依琳,炫耀着她的一无所有。

    挂断沈心怡的电话,电话线切回沈依琳那边,她竟然耐心等她,没有挂断电话?

    “沈依琳小姐。”

    “嗯,宁妖小姐,其实我觉得我们俩真的可以合作的。你考虑考虑可以吗?”

    “我独自一人盛开花朵,不香吗?何必非要叫蜜蜂过来采蜜风一杯羹?我钱多?”

    “那你能保证你每部戏都能如此红火?”

    孟娇娇噗嗤一笑,说道,“哦,对,我能保证,每一部戏,出来都是精品。”

    沈依琳咬了咬唇畔,心里那个叫气。被她说得无话反驳。

    “没事的话,挂啦。”

    孟娇娇掐断沈依琳的电话后,拨通另一端号码。

    穆逸闻拿起手机接听,“怎么了?”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点,她很忙,没空打他电话。

    孟娇娇说道,“穆逸闻。”

    “嗯?”连名带姓的喊他?也少见。

    感觉,她有点小脾气呢。

    “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穆逸闻沉默了半天后问,“又怎么了?谁惹你不痛快了?”

    孟娇娇轻声道,“穆逸闻,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上次暗杀我的人是陆欣瑶。”

    “我知道。”

    “最近我看陆欣瑶过得很舒坦啊!来,你看看她的新闻,还入资了你的新款游戏?”孟娇娇轻声道,“手游端五v五的点子是我提出来的,里面也有我的股份在内。我不想和一个婊子,吃一碗锅里的饭。”

    穆逸闻说道,“这新闻是假的,是他们自说自话,我没有接受他们陆氏的入资。更没有接受陆欣瑶的入资。你不要被这些新闻带跑偏。”

    “好,就算陆欣瑶没有入资你的手游,那你告诉我,她暗杀我这件事,你处理了没有?”

    “处理了。”

    “这么处理的?说来听听。”

    “我告诉了她爷爷。”

    “然后呢?”

    “这就够了,还能怎样?”

    孟娇娇气到头炸裂,“穆逸闻,我瞧不起你。”

    啪嗒,电话挂断。

    孟娇娇叉腰直呼气。

    穆逸闻无奈笑笑,打了电话过去,“喂,陆老爷子。”

    陆齐铭吆喝道,“哦,穆小二啊,啥事儿?”

    “我妻子生气了。”

    “这小丫头?怎么了?”

    “我没对陆欣瑶动手,她就生气了。你既然要保你孙女,那你就得负责哄她开心。”

    陆齐铭点点头,“确实,欠了她的,怎么也得还给她啊!陆欣瑶这孩子不让我省心,出了事儿,我还得给她擦屁股。是该给她点教训了。等我安排。”

    “嗯。”

    陆言溪的最新大型娱乐会所开张了。

    陆齐铭狂丢邀请函,邀请各界名流过去娱乐会所去玩。

    孟娇娇也收到了邀请函。

    听说,这张邀请函,可以带一名玩伴。

    男的能带女伴,女的,能带男伴。

    原本陆齐铭给了穆逸闻一张邀请函,穆逸闻可以带着孟娇娇这个女伴去参加宴会。但是陆齐铭特地给了孟娇娇一张邀请函。

    穆逸闻没有女伴可带,不过孟娇娇笑着打电话给穆逸闻,“二爷,陆家老爷宴会,我带个男伴一起去可行?”

    穆逸闻脸一拉,不过他没说什么,吱声道,“嗯。”

    孟娇娇去了蔡家。

    蔡明修的父母一听是蔡明修的老板来了,急急忙忙张罗饭菜邀请她登门。

    为了热闹些气氛,不让饭桌尴尬,蔡庭还请了好几个同龄的亲戚朋友过来闹场子。气氛活络一些。

    一桌子的少年少女。

    最大的毕业没多久,刚工作两三年,最小的在读高二。蔡金堂也在其中。

    蔡金堂看见宁妖,心就有些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