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世狼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 家大业大

    一处密林之中,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原地,他一袭黑袍,脸色古井无波,虽未说话,但身上却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威压。

    孙天英陪在一旁,脸色诚惶诚恐,连大气都不敢出。

    中年男子将神识从任枫身上收回,脸色阴沉道:“对于这个任枫,你了解有多少?”

    孙天英愣了一下,不知道中年男子为何有此一问,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此人一年前加入中人堂,虽然修为只有通神境中期,但实力却不容小觑,而且天资不错,我正准备用心培育不知此人,可有什么问题?”

    不怪孙天英如此姿态,实在是这名中年男子身份太高,他乃是倚天门长老,有着破虚境的修为,莫说孙天英,就连中人堂堂主见了对方,都要客客气气。

    “此人和我倚天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他乃是杀害我侄儿的凶手!”曲长弓拳头一紧,眼中写满了恨意,他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杀意,令孙天英呼吸都有些困难。

    “曲前辈,此事怕是有什么误会吧?此子虽然性格狂傲了一些,但看上去并不像是那种凶残之辈,怎么可能会杀害令侄?”孙天英壮着胆子说道。

    任枫这一年的表现,令他极为看好,如若可以的话,他准备将对方当成左膀右臂来培养,是以才敢在曲长弓面前替对方说话。

    “你的意思是,本座冤枉了他?!”曲长弓转头看向孙天英,眼中寒芒折射而出,那模样,像是要把后者吃掉一般。

    “在下不敢!”孙天英吓得两腿一软,瘫软在地上,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太大,对方一个眼神,便令他遍体生寒。

    曲长弓见状,冷哼一声,耐着性子解释道:“那小子乃是你中人堂的弟子,本座若不是查明了真相,也不会贸然说这种话!”

    虽然任枫击杀曲宥明之时,并未留下任何活口,但倚天门这种门派,手段超出常人想象,想要追查出真相,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当知道凶手是任枫时,曲长弓恨不得立刻将任枫抓回倚天门问罪,但考虑到对方中人堂弟子的身份,他不得不慎重行事。

    倚天门这种门派,不知被多少人盯着,万一落了口实,被人当成把柄攻击,事情便会麻烦许多,是以,他才将孙天英叫出来。

    “前辈,既然您已经查明真相,在下绝不会包庇此人,只是不知道,您想如何处置他?”孙天英很快就做出了决断,任枫虽然前途无量,但还不够资格让他和倚天门对立。

    “他杀害我侄儿,本座要让他尝遍人间酷刑!不过,他乃是你中人堂的弟子,我不好私自将他抓回倚天门问罪,便借你中人堂的刑堂,对他用刑!”曲长弓说着,拍了拍孙天英的肩膀。

    “此事完毕以后,孙道友便是我倚天门的贵客,我兄长绝对不会忘记孙道友的恩情。”

    “前辈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孙天英嘴上客套着,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曲长弓口中的兄长,自然便是倚天门现任门主——曲问年,后者可是化神境巅峰修士,此时正在闭关,全力冲击天人境。

    能得到如此强者的友谊,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广场上,任枫势不可挡的将对手击飞出去,赢下了比赛,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他腾空而起,朝着天道盟分部飞去。

    马上,他就要成为中人堂百夫长,到了那时,他便可以借故动用位面传送阵,前往北境,为了这一天,任枫等待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心情难免有些激动。

    就在他飞到半途的时候,一道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此人一袭黑袍,浑身上下感受不到一丝气息,这令任枫心头一凛,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道友有何贵干?”

    说话间,任枫将体内的真气催动到极致,只要对方有任何动手的意思,他便会施展遁术离开。

    “小子,跟本座走一趟吧!”曲长弓眉毛一挑,一股骇人的威压弥漫而出,任枫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他的气机被对方锁定,莫说逃走,就是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只能拼了!”

    任枫咬咬牙,就要燃烧自身精血,挣脱曲长弓的束缚,然而后者射出大量的神识,没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任枫只觉得脑袋一痛,昏迷了过去。

    一间昏暗的房间中,任枫醒转了过来,他顾不上头疼欲裂的脑袋,快速的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处牢房,里面摆放着各种刑具,光线昏暗,显得有些阴森可怖,而此时他坐在一把特殊材料制成的椅子上,后者闪烁着耀眼的血色光芒,凝聚为一道道锁链,将他五花大绑。

    令任枫极为惶恐的是,在血色锁链的压制之下,他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真气。

    正在任枫思索着该如何破解眼前局面之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子,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这里乃是中人堂的刑堂,莫说是你,就是破虚境强者被关押在此,也逃不出去!”

    牢房的大门打开,两道身影走了进来,正是曲长弓和孙天英。

    “孙天英,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中人堂的弟子,你却勾结外人陷害与我,消息若是外泄,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任枫厉声道。

    “呵呵,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小子,不是老夫不想帮你,是你自己作死,你杀害了曲宥明,和倚天门为敌,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孙天英冷笑道。

    这话一出,任枫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若是其他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可涉及到血仇,就是说破天,倚天门都不会放过他。

    看着任枫眼中流露出的惶恐和绝望,曲长弓心中大为畅快,他缓步的朝着对方走去,语气森然道:“小子,你杀害我侄儿的时候,便应该想着会有这么一天!本座修炼几千年,对于一些酷刑还是略知一二,今天就在你身上试试手!”

    说着,曲长弓在任枫面前停了下来,他正要动手之时,却看到对方脸上的惶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和狂傲。

    “呵呵,死到临头,还装模作样,本座看你能装到何时!”曲长弓火冒三丈,任枫越是表现的害怕,他才能感受到快意,而对方现在这般表情,令他很是不爽。

    “我今天是没有办法躲过此劫,但你倚天门也不会好过,杀了我的话,我恩师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任枫冷笑道。

    听到这话,曲长弓还未说话,一旁的孙天英呵斥道:“小子,休要装神弄鬼,我不管你师父是何人,惹到了倚天门,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任枫不屑的笑了笑,轻声道:“是吗?那天罡道天璇子呢?”

    这话一出,曲长弓和孙天英都愣了一下,随即,孙天英冷笑道:“呵呵,这话你骗小孩子还差不多,天璇子是何等的身份,就凭你这点微末的修为,也配成为对方的弟子?!”

    在天地界,天璇子的名头可是异常的响亮,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莫说是人族,就是其他种族,都对其敬畏三分。

    有人说他早在几十万年前便已经突破了天人境,又有人说他上百万年前便已经存在,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

    按照正常来说,人族修士根本不可能活这么多年,天人境修士说是和日月同寿,其实也只有数万年的寿命而已,但天璇子却打破了这一限制,令众人对他的身份猜测不已。

    偏生天璇子低调的紧,只是隐居在九华山修炼,从不露面,这让众多猜测都无从验证。

    但人的名,树的影,天璇子即便如此低调,也不妨碍他的大名传遍整个天地界,被众人推举为天地界第一人,而且毫无争议!

    不过,天璇子虽然神龙不见首尾,但天罡道还是有着不少修士露面,这得以让众人对其了解许多。

    曲长弓脸色阴晴不定,俗话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话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虽然他心里不认为任枫的话是真的,但倚天门家大业大,容不得一点闪失,万一对方真的是天璇子的弟子,那可就麻烦了。

    虽说天璇子从不露面,但天罡道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对方的数任掌门都是天人境超级强者,门内高手更是如云。

    看着曲长弓神色不定,任枫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他趁热打铁道:“神罗清心功你们应该都听过,你们将我身上的锁链放开一些,我施展给你们看!”

    这话一出,曲长弓和孙天英面面相觑。

    神罗清心功他们自然都听过,这乃是天罡道的无上功法,列为五大神功之一,据传说,此功法只有天罡道历代掌门才有资格修炼。

    “前辈,您看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看任枫如此笃定,孙天英有些慌了,对方若是真的会神罗清心功,即便不是天璇子的弟子,也和对方关系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