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宠妻无度之强娶世子妃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没有万一

    这个怂货!青汣在心里暗暗骂了他八百遍,然而眼看着这根绳索支撑不了太久,此刻她也没心思在这儿跟他磨叽,直接下了最后通牒:“我数三二一,你要是再不睁眼,我可就松手了!”

    话音刚落,簌簌寒风中便响起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我看,我看就是了,你可千万不能松手啊!!!”

    在青汣的威逼利诱下,林初年终于哆哆嗦嗦地睁开了眼睛:“我我,我看到你说的那个地方了,然,然后呢?”

    “跳过去!”

    “什,什么?!”林初年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她,“青汣,你逗我玩呢?你说的那个地方这么远,底下又这么高,你不如干脆让我自己跳下去好了!”

    “那你就自己跳下去!”青汣的耐心已经彻底宣布告罄,作势就要撒手。

    林初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求饶道:“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听你的,我跳,我跳还不成吗?”

    “把眼睛睁大,看准了!”说着,青汣用力地蹬了一下身后的岩壁,借力让三个人往对面荡过去——

    “啊啊啊啊——”

    这一下,莫说是林初年了,就是一大把年纪的麻衣道人也被吓得不轻:“我说丫头,你这到底有没有把握啊?”

    “没有!”青汣十分坦诚地答道。

    麻衣道人被噎了一下,默默闭上了嘴,硬着头皮继续往前。

    三个人荡到一半,眼看着就要撞上对面的崖壁,青汣瞳孔骤然一缩:“跳!”

    随着她的一声断喝,原本系在麻衣道人身上的绳索终于支撑不住,断裂开来。

    “完了完了完了!”这是此刻林初年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跟随着青汣的指令往下跳——

    咦,耳边的风声怎么好像突然停了?

    林初年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只眼睛,朝四周看了看,语气里带着几分不确定:“我还活着?”

    青汣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脚。

    “嗷——疼疼疼!青汣你下手轻点儿!”林初年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没留神往下一看,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卧槽!青,青汣,这这这就是你说的平台?”

    看着脚下这不足一尺宽的地方,林初年果断把自己紧紧挂在了身后的岩壁上,生怕一阵风过来就把带走了似的。

    对于他们此刻所处的境况,麻衣道人也忍不住捏了一把汗:“丫头,这里距离崖顶百丈不止,盘龙索又断了,咱们想要上去怕是不容易啊……”

    “谁说我们要上去了?”青汣淡淡反问了一句。

    “哈?不上去难不成还要下去不成?”麻衣道人被她弄得有点糊涂了。

    不想青汣却是点了点头,定定道:“没错,就是下去。”

    林初年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是,青汣你疯了吧?咱们好不容易才跳到这里,再说了,这底下一眼望不到尽头,且不说咱们怎么下去,就算是下去了,下面是个什么情况咱们谁也不知道,万一……”

    “没有万一。”青汣直接打断了他,声音微冷:“你自己看看,从这里往上周围都是光滑的冰面,没有工具,也没有借力的地方,想要上去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林初年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事实,气势登时就蔫了下去,小声道:“可,可就算是这样,咱们也不能往下面走啊!”

    “不然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或许,我们可以……”

    不想刚一开口就被青汣毫不客气地打断:“别告诉我你打算一直留在这里等救援。这里只是一个不到一尺宽的平台,又是在迎风口上,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御寒的衣物,最多明天早上,你就会被冻成一座冰雕!”

    林初年一时没了话,饶是再不情愿,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事实。

    这个时候,麻衣道人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站出来打圆场:“咳,那什么,年小子,你少说两句,咱们都听丫头的!”

    闻言,林初年面上不禁有些悻悻的,道:“那你说,咱们要怎么才能下去啊?”

    “爬下去。”

    “爬下去?”林初年一听顿觉一阵腿软。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直接跳下去。”青汣凉凉睨了他一眼。

    一句话成功让林初年闭嘴。

    青汣也不废话,直接道:“我身上只有一根绳索,而且长度不够,所以我们每下到一定高度就需要找地方停留,一会儿我先下,你们注意跟着我的路线走。”

    说完,青汣快速扫了一眼下方的岩壁,然后把绳索绑在了一块凸起的岩块上。

    林初年看着她的动作,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你把绳索绑在这里,那等会儿咱们都下去了,怎么把它解下来啊?”

    “我自有我的法子。”说着,青汣用力地扯了扯绳索,确定足够结实后,便将绳索的另一端系在自己腰间,然后毫不犹豫地朝下方攀爬而去。

    见状,麻衣道人眸中不禁划过一抹惊诧,他原以为她所说的“爬下去”是借助绳索的力道往下走,没想到她竟真的是在结结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下爬!

    而且她的动作轻盈灵活,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很快,她停留在一块凸起的石块上,解下了腰间的绳索,对平台上的二人道:“下来吧!”

    “师父,长者为尊,您先请!”林初年毫不犹豫地说道。

    麻衣道人拿酒葫芦砸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徒弟!”

    说归说,骂归骂,但麻衣道人还是推了一把林初年:“愣着干嘛,赶紧的,你先下!”

    听到这儿,青汣不由抬眸看了麻衣道人一眼,这老道虽说看着有些不靠谱,但对他这个徒弟倒是真的上心,要知道越往后,这绳索断裂的可能性就越大,先下的人自然要多一分安全。

    师父都发话了,林初年最后也只能不情不愿地顺着方才青汣走过的路线往下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