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带着智能系统去修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章 焦土

    蔓延在道场的紧张气氛,延续了很久。

    仙族的战争准备有些拖拉。

    但最终,该来的,还是来了。

    反击的地点定在了一处叫做中柳城的地方,那里曾经是玉龙府的南境辖土,如今失陷于魔修,已被战火烧成了焦土。

    六艘飞舟飘浮空中,以雁形排列前进。

    飞舟之上承载着三十多名仙人,不仅来自道场,还征调了一批定居在玉龙城的仙族世家族人。

    而作为挡刀替死的必需品,卒徒也自然不会被遗忘,同样被押上了飞舟,只不过,那批年岁较小的仆役子弟不在其中。

    此时郝汉已经冲破了炼体的贯通关,进入最后的圆满关,当然代价也不小。

    刻意催动元炁,然后快速生成大量的法力,不去刻意控制,由着法力反噬,充斥经脉与丹田,冲击错位堵塞的经脉,只有在坚持不住,全身经脉快要崩溃的前一刻,才由系统把法力吸纳,转化成能量。

    这种方法代价却是让郝汉涉及到炼体循环的这部分经脉,变得更为脆弱,丧失了韧性,照系统的话来说,就是内部细胞纤维化,是一种暂时不可逆的变化。

    虽然有系统在不断帮忙补救,可丹田——经脉体系中自有一套特殊的法则给予保护,系统也无法解析,所以只能小心修复局部,却无法触动根本,因为那会破坏平衡,让这套体系崩溃,那时就连系统也无力回天。

    但这种局部修复只是在维持郝汉生命体征,与大局却无济于事,更无法消除反噬造成的隐患。

    就连系统也不知道这法门,有效还是无效,反噬如果不断累积,早晚还会超出系统的能力范围,危及性命。

    郝汉明显是在透支未来,填补当下,甚至拿命在赌运气。

    试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最后到底进行了多少次,所幸在彻底丢掉性命前,终于被缥缈的运气眷顾了一次,打通了那道经脉。

    可是留下的隐患也不小。

    如今,郝汉在剧烈运动过后,偶尔会有心悸的感觉,耳边也会经常出现杂音,虽然进入了圆满关,他反而要严格控制修炼时间,避免对经脉造成损害。

    瞬间爆发的强度增加了,可耐久却不如以前,真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只能指望,随着境界提升,能够有消除隐患的办法,但《临渊炼体》所述内容,也只是指导到这里,后面的路怎么走,郝汉已经没有了方向。

    不过经过这一番折磨后,系统倒是积存了不少能量。

    没办法在修炼上花费太多时间,又因为茹雪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用负担劳役,郝汉多出了许多余暇时间,于是在系统从数据库中调取出一套教材,有针对性的教他学习一些浅显的知识,其中就包括了一些数学,教学时间多数是在睡梦中,但依旧能起效,如今他总算能听懂系统的一些数字表达,例如小数点与百分比的含义。

    像系统现在有02单位的能量储备;修复一次伤口,最低消耗的能量也需要001单位;加上他之前从茹雪那里学来的知识,法则解析进度也更新到了32%。

    对于这些数字,郝汉多少能有点粗浅的理解,当然因为其他专属名词的存在,这种理解还不够完整。

    另外系统还对郝汉的身体,再次进行了改造,消耗了足足039单位的能量,增加了一套专门针对魔修的探测系统,只是还不知道有效没效。

    ……

    飞舟编队到了中柳城边境,放慢速度停了下来,然后放下所有人。

    前方就是战后焦土,柱柱烽烟冲起,直抵天穹,乌黑如墨,经久不散。

    在那个方向,应该有着为数不少的魔修。

    周围散布了不少从中柳城中逃出的难民,他们明显是没有跟脚的庶民,被兵灾所迫,家带口地逃出家园,却依旧不愿远离,只是眷恋停留在这里。

    毕竟在这里,他们曾经建起了房舍,开垦了田土,就算生活艰难,可至少有着些许凭依,如果舍了家宅与田土,去了别处,他们就将一无所有,又能靠什么存活?

    这些形容枯槁、衣衫残破的庶民,麻木地看着落下飞舟的仙人与卒徒,眼中却不见希望,只有畏惧。

    卒徒们分散去四周,组成一个单薄的空心圆阵,把仙人们护在圆阵之间。

    除了能够探测魔修的旗帜,卒徒手中又多了一枚龟甲状的东西,手掌大小,安在左手小臂,每人一个,法力注入后,会形成一面半人多高的光盾,颇有韧性,但并不牢靠。

    郝汉试过,他用拳头,随意一击就能把其他卒徒的光盾敲碎,当然只要龟甲无碍,稍待片刻,再次注入法力,又可以形成一面新的光盾。

    唯有油老鬼的光盾没有这么不堪,需要郝汉全力以赴才能打破,当然油老鬼的修为也比除了郝汉以外的其他卒徒略高,他已经隐约摸到了炼体贯通的边,不遇阻碍,大概再有一两个月的积累,就可以提升了。

    所以,如此看来,这龟甲与那旗帜一样,效果都是随着法力强度加强。

    队伍开始动了,小心翼翼地往中柳城方向缓慢推进。

    郝汉在圆阵中间,看到不少熟悉面孔,比如茹琳、以及上次带队的那位有着筑基修为的仙人。

    半途中,金丹法师暮法师,从中柳城方向飞来。

    看着带队几人,目光颇为不善,也许是嫌他们动作拖拉吧。

    接着法师伴随在空中,掩护队伍,前进的速度加快了。

    大概半日后,终于看到了中柳城,没有见到魔修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隐匿在暗处。

    中柳城外有一道城墙,墙面残破不堪,四处都是烟熏火燎的斑驳痕迹,甚至有一段已经塌陷。

    再走进点,才发现何止是城墙塌了一段,就连城区内的房舍,也如同弦月一般,被生生抹去了一片,只剩焦黑地面,一点瓦砾废墟都没留下。

    焦土之上,升起丝丝黑烟,然后聚拢如柱。

    除了暮法师,提前赶到中柳城外的,还有两名金丹法师,他们在城外布置了一处法阵。

    跨步走入法阵的一刹那,郝汉立时就察觉到,些微压力笼罩全身,似乎有些看不见的东西弥漫在周围。

    地面上刻有法阵纹络,纹络间有流光,颜色五彩斑斓,如同流水在溪水沟渠中一样,沿着固定轨迹流动。

    接着,依托法阵,仙族指挥卒徒们搭建起了营地,也不设寨墙壕沟,只是拉起一层半人高的幕布,围在外面,再每隔一段距离插上一杆大旗,大旗需要插在法阵指定位置,可以沟通法阵法力,等到激活后,旗面会绽放出耀眼光芒,估计作用与卒徒背后的旗帜一样。

    另外卒徒们还在营地里搭起了二十多顶帐篷,只是看内外材质与布置,明显不是卒徒可以享用的。

    一阵混乱后,仙族们分散住入这些帐篷,只是帐篷数量不足,无法做到每人一顶,不少仙人在抱怨,惹得暮法师大发了一番雷霆。

    中军位置,也是法阵核心,有一处大帐,是仙族自己亲自动手搭建的,暮法师与另外两名金丹坐镇其中。

    布置好营地,暂时未被指派其他事务,卒徒们闲停了下来。

    那位筑基修为的仙人,也许是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清闲,于是安排道。

    “去点人到营外巡哨,如果发现异常,立即向营内示警,另外你们晚上也要担起守夜的事。”

    仙人状似无意,可又屡屡扫视郝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