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重返1989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0079章 左为民死了

    白元芳整个人傻在了当场,她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机会彻底掌控中南食品,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昨天让你签,你为什么不签?厂子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当初不是我表哥叫咱来白原市,你能有今天?”白元芳很是不甘。

    “没有我努力,能有今天?这个厂子不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七年多时间,我连睡个好觉的机会都没有,我告诉我,那个翁先生怎么回事儿?”

    钱中南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声音有些颤抖。

    白元芳用手抓着头发,她得去问问陆峰,想了想道“已经成这样了,你应该也知道什么,要不然不会来问我。”

    “你跟邹雄飞搭上关系,设计我们?”钱中南想到了无数的可能,可是其中繁杂和曲折又不是他能想象到的,连连摇头道“邹雄飞看不上你的,你没有这个利用价值。”

    “他是个大学生,因为工作安排的事情,跟父母吵架跑出来了,那天你在县里宾馆打我,我躲到了他的房间里。”白元芳一五一十的说了。

    “假的,都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大白兔集团总经理儿子,也没有什么大奶牛项目,对吧?”钱中南嘀咕着,脸色已经发紫。

    “我就是想把厂子拿到手,然后跟你离婚,跟他在一起,没想到事情失控了。”白元芳叹了口气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假的?”

    “左为民告诉我的。”

    “左为民?”

    “现在所有资金都在邹雄飞手里拿捏着,他想让谁死,谁就能死,还有机会,最后一搏的机会,如果筹集到资金抄底,一口吞下金三爷手下那些厂子,太简单了。”

    钱中南的目光开始焕发色彩,危机危机,危中有机,多大的风险就对比着多大的机遇,大家资金都出现问题,就是新一轮洗牌的时刻,邹雄飞不敢把所有企业都弄倒闭。

    他要的,不过是听话而已。

    “这几万块钱,必须花,左为民绝对知道的更多。”钱中南想通其中的关键,掉过头就走,跑去银行给左为民打钱。

    下午五点,金三爷给手底下一群人开了个会,把各大厂家都做一遍思想工作,统一战线方才好战斗。

    “好了,散会吧!”

    话音刚落,左为民站起身就走,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金三爷的身上,他对金三爷的挑衅已经毫不掩饰了。

    金三爷脸色有些难看,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左为民掉过头看着他,开口道“有事儿?”

    “中午饭局上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不过是在外市拿到了几个厂子的订单罢了,在我眼里,不值得一提,如果不是不允许内部恶意竞争,你保得住那些客户嘛?”

    金三爷猛的杵了一下拐杖喝道“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

    办公室内众人看着左为民也是怒目相视。

    “我不知道天高地厚?呵,金三钟,我忍你很久了,你们这些人,不过是联合在一起垄断市场罢了,要不然你们能发财?”

    左为民此刻格外得意,用不了几天,这些人都得求着他,他手里有足够的现金,到时候有现金就是亲爹,亲爷爷。

    “金三钟,我给你个机会,我这里有一份关于大奶牛项目的资料,十万块钱,我等你消息。”左为民说完掉过头走了。

    现场骂声一片,都在说左为民狼子野心,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是这种人。

    金三爷站在那心里有些狐疑,左为民变化太大了,哪怕是他真的心存不满,在利益面前他也得装,现在彻底不装了,只能说明他有绝对的底气。

    傍晚七点钟,左为民开车到了金府,看着门庭院落嘴角勾起一抹得意,所谓金三爷,也不过如此嘛。

    刚才传呼机显示郝经理发来的消息,企业账户进账八万块,钱中南已经妥协,搞定金三爷后,他要狠狠的敲陆峰一笔竹杠,在本地厂子恐慌之前,收拢足够多的现金。

    这帮企业一旦资金链断裂,自己就能够以极低的价格控股,左为民面带微笑的迈步进了金府,心里高兴的在想,真的是在下黄金雨啊。

    短短两个小时不见,金三爷像是换了个人,亲自站在院子里迎接,而且很是亲切,张嘴‘大兄弟’,闭嘴‘老弟’的。

    饭菜很是丰盛,左为民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位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金三爷叫人端过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十万块钱。

    “这些年来,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多包涵,这些钱算是小意思,主要是把钱都砸进大奶牛项目了,还希望左兄弟不计前嫌,多提点。”金三爷的话客气到了极点。

    左为民感觉整个人晕乎乎的,不知道是喝的有些上头,还是被金三爷的话吹捧飘了起来,伸手把钱抓过来,塞在了包里。

    “那我就直说了,翁先生,是假的,大奶牛项目,是假的!”左为民很是直白的说了出来。

    “什么?”

    金三爷猛的站了起来,急忙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左为民刚准备说陆峰的真实身份,紧接着想到,说不定这个消息还能卖点钱,开口道“我可以跟你保证,他就是假的,还有,你投进去的那些钱,过段时间会告诉你,项目流产,原数奉还。”

    金三爷脑子飞速转动,呼吸有些急促,警觉道“他是邹雄飞的人?”

    “应该不是,这里面的事儿,比较乱,你的十万块只能买到这些消息。”左为民拿起包准备走人。

    “这个消息你还告诉了谁?”

    “谁给钱卖给谁,钱中南的钱刚到账,对了,三爷,你的厂子如果资金链断了,我可以入股,三十万,卖我一半,考虑考虑!”

    左为民大笑着出了门。

    金三爷坐在那脸色都发紫,混了一辈子,就混这么个结果,被一个左为民拿捏在手里,他还有机会。

    只要钱中南不知道消息,自己就能提前布局,邹雄飞打散他们,自己可以趁机狙击钱中南的厂子。

    现在虽然没啥钱,可是卖房、卖车还是能凑不少,说不定还能从中赚点,这其中的关键是,消息绝对不能扩散。

    金三爷目光闪过一抹阴狠,朝着服务员喊道“给我把二虎叫过来。”

    几分钟后,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走了进来,看着金三爷道“三爷,您找我啊?”

    “你给我出去办件事儿,左为民喝了点酒,开车往城里走着呢。”金三爷沉吟了一下,冷声到“撞死他!”

    十四层西餐厅内,陆峰吃着饭,目光看向窗外,一轮明月是那么的皎洁,满天星辰说不出的美感。

    “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你不回去嘛?”白元芳低着头吃着饭,漫不经心的问道。

    “得回去,会回去,快点结束吧。”陆峰叹了口气。

    “你爸妈会原谅你嘛,我其实很相信你,跟你在一起这段时间,是我这几年来最快乐的日子。”白元芳抬起头,盯着陆峰问道“你不会骗我,是吧。”

    “怎么突然问这个?”陆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承认,白元芳是个可怜的女人,可是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谎言,他不去肯定,也不否定。

    “如果厂子我拿不到,我没有钱,你还会。”

    白元芳话还没说完,陆峰的传呼机响了起来,从腰间抽了出来,当看到上面的字,整个人惊了。

    “左为民,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