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九厄独神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战果 下

    花不谢剑网铺下,月江流与沧海横流两人避无可避。

    “小心!”

    月江流残月宽剑平摊,双手倒拖,一道巨大无比的月痕剑气斩向天际。

    “无风生涛”

    沧海横流同时赞力,卷动雨水化作一涓细流,细流绕着平风凛涛剑身,沧海横流稍催元功,浅浅细流顿时化作滔天巨浪。

    月痕剑气将花不谢的幽蓝剑网撕开一个口子,波涛顺势由豁口而出,汹涌澎湃。

    “走!”

    两人乘风破浪,冲向花不谢。

    “我说了,抓住你们了。”

    花不谢轻轻一笑,玄锋承影微微轻转,元功灌注进入剑身。

    “星痕逐月”

    “酒歌,剑起”

    星痕剑气化作流光,巨浪波涛凝成一剑,月江流与沧海横流各出绝世。

    却见花不谢提元纳气,长剑倾力斩下,无形无相,三式剑气对冲,发出耀眼的光芒。

    霎时天地一片迷茫,日月难掩其辉。

    光芒冲破剑境,雨境与月境同时消失,就连白河流的雾境也受到一定的影响。

    “你很强,一对一我们没人是你的对手,不过生死之战,请恕天涯海阁胜之不武了。”

    光华闪过,但见三人凭空而立,剑气凝成实体,月江流与沧海横流两人提剑指着花不谢。

    唰的一声,幽蓝面具破碎,嘴角鲜血不止的花不谢露出面容。

    “可惜,差一点点。”

    花不谢不见沮丧,反而释然许多。

    转头对罗刹叫道“这可不是我不出力啊,的确是打不过人家啊。”

    月江流与沧海横流并不好过,胜也是惨胜。

    衣衫被剑气撕成破烂,脸上胸口各自两道剑痕,血红浸透碎布衣衫。

    反观花不谢,除却黑袍,一身幽蓝也还整洁,腰间玉石亦是熠熠生辉。

    “噗…啊…”

    一声哀嚎,花不谢入体剑气透体而出,斩破心脉,花不谢吐出一大口心血,从半空坠落。

    “呵呵…孤兄…”花不谢笑着,双眼微微闭上,重重摔在地上,惊起一阵风尘。

    月江流两人落地,站在一旁。

    “经脉俱废,已经是废人了。”

    沧海横流微微叹气“对于一个剑者来说,这太残酷了。”

    花不谢挣扎笑道“那就把我结果了吧,正好,我也特别想知道死是什么样的感觉。”

    沧海横流上前,凭风凛涛高高举起,“抱歉,这不是比武,这是生死之战。”

    长剑划过同时,一只利箭极速射来,“叮”的一声清脆声响,利箭正好射中沧海横流的平风凛涛。

    利箭蕴含强大的元功加持,沧海横流气力消耗过半,根本不能抵挡,长剑被震飞,脱手而出。

    “什么人?”月江流上前,警惕望着迷雾之外。

    一股无形之力凌压乾坤,白河流惊奇发现,自己的雾境正在消散。

    迷雾散去,远处一道伟岸身影也缓缓步来。

    利箭击飞平风凛涛之后,并没有停滞不动,反而悬在花不谢四周,好似在保护他。

    利箭造型奇特,如蝉翼般透明,如嫩叶般光泽,全身是淡淡墨绿色,只有两个手掌的长度。

    “玄兵寒叶蝉翼,是弓圣越凌霄?”月江流震惊不已,刚刚走了个琴魔,如今又出现一个弓圣。

    武林七绝何时这么不值钱了?

    “水天相接只一线,夏夜听蝉千万声。拂花拈叶穿云碎,苍穹攀日越凌霄。”

    却见来者双手后负,威势不凡。

    “百花苑,苍穹攀日越凌霄,特来拜访天涯海阁。”

    月江流两人如临大敌,“弓圣前辈乃是武林名宿,却不知为何要替此人出头?”

    越凌霄只道“我也不想管闲事,不过谁让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呢?”

    “弓圣前辈是花不谢的…”

    “兄长?”

    “父亲?”

    “叔叔!”

    嗯?月江流看了一眼沧海横流,沧海横流尴尬地笑了笑,随后两人又对越凌霄尴尬的笑着。

    “那个,前辈,我们没有故意得罪的意思。”沧海横流连忙道歉。

    越凌霄摆手笑道“无妨,不谢不过是贪玩了些,若有得罪之处,让我替他道歉,不过也应当不至于杀了他这么严重吧?”

    月江流笑道“弓圣想是不知道,花不谢勾结罗刹,意图毁灭神州再造人间,已是罪大恶极了。”

    越凌霄嘴角一勾,“罪大恶极?好重的一顶帽子啊,这么说你们是要赶尽杀绝了?”

    “弓圣说笑了,赶尽杀绝不可能,不过也的确是永绝后患。”

    “哈哈…”越凌霄哈哈大笑,“好个永绝后患,不过既然我来了,他的命可保下了?”

    “弓圣来去自由,我等并无权利与能力限制弓圣,请自便。”

    “那就多谢了。”

    越凌霄转身就走,短箭寒叶蝉翼飞至花不谢身下,托起不能动弹的花不谢缓缓浮在越凌霄身后。

    微微招手,玄锋承影自动飞到越凌霄手中。

    侧过头,越凌霄微微笑道“那就多谢天涯海阁如此给面子了,告辞。”

    眼神冷冽,说不清是嘲讽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越凌霄又侧过头看了一眼远处还在与倾海流两人争斗的罗刹,微微冷笑,抬手,数根无形利箭激射而出。

    “这些时间都亏了阁下照顾花不谢,越凌霄感念恩德,送上礼物。”

    罗刹心神一动,回转虚空域,想要将无形箭吞噬。

    却见无形利箭穿透虚空,同时亦穿透了罗刹的身体。

    无形却有实,无形箭将罗刹身上穿出几个窟窿,绿色的魔血喷洒而出。

    “告辞。”

    罗刹震惊同时,凛千秋与倾海流同时攻来,罗刹渐渐落入下风了。

    缓缓离去,越凌霄带着重伤的花不谢消失在白雾尽头。

    “叫你就待在百花苑有什么不好的?非要出来闯荡,江湖风浪,岂是你能抵挡的?”

    花不谢命若游丝,气息不稳,寒叶蝉翼散发光芒,为他续气。

    “咳咳…”花不谢猛的一咳嗽,又吐出一口鲜血。

    “让我猜猜,你是何时跟罗刹有染的?是当年大哥死的时候,你第一次离开百花苑吗?”

    花不谢微微笑了笑,“嗯,他救了我,我答应为他做事,仅此而已。”

    越凌霄点了点头,“恩情已经偿还,随我回去吧,花儿和谢儿很想你。”

    “好,以我现在的状态,也实在做不了什么,回去吧。”

    另一边,月江流与沧海横流重伤,但是没有生命之危,不过剑境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支持了。

    拖着伤体,两人加入烨世经纶与仙别鹤四人战局。

    诡笑与言于尽本就处于下风,再加上战力不俗的两人,两人顿感压力。

    倾海流以黄沙境源源不断的黄沙士兵填补罗刹虚空域,再由凛千秋主攻,道门秘典所藏之招上乘无比,饶是罗刹也不敢硬撼。

    加上刚刚越凌霄警告似的几箭,罗刹已经被全面压制住了。

    见萧愁风与花不谢战败,诡笑与无面言于尽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罗刹虽然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

    数招虚发,罗刹咬牙切齿道“走!”

    身影化作青烟同时,一道掌力将月江流几人震退,诡笑与言于尽也趁机逃出。

    三人化作流光远去。

    “可惜,让他们跑了。”

    倾海流稍有遗憾。

    凛千秋肃然道“这个罗刹果然厉害非常,你我联手,竟然拿他不下,若不是越凌霄的几道无形箭,恐怕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

    倾海流点了点头,说道“嗯,罗刹乃是狱王座下,未经轮回,修炼了数万年乃至数十万年,有这样的能为其实并不奇怪,若是太轻易受缚,我反而觉得疑惑。”

    凛千秋看了一眼月江流等人,道“月阁主与静涛君受伤不轻,傲庄主与柳门主也受了伤,我们还是先回大楚帝都休整吧。”

    战事已毕,众人回转大楚帝都。

    而在天剑山上,枪剑对决却未完结。

    乱无殇一体双分,强压逸风行,一黑一白,一力一速,逸风行虽有长生之利,却也时不时被乱无殇刺伤。

    见逸风行有些招架不住,黑白两个乱无殇冷笑一声,两杆长枪同时出动,化作黑白幻影,直取命门。

    “九字剑诀,煞”

    长生开展,指剑同出,两道剑气对上两杆枪尖。

    却是力有不及,速慢三分,乱无殇枪痕透体,穿过逸风行肩胛。

    “额…”

    闷哼一声,逸风行长生一摆,隔开天涯之角。

    孤独愁正好上来,见逸风行受伤,刀剑齐出,尽纳风云。

    “风卷残云”

    “不要出手!”

    逸风行大叫一声,可惜为时已晚,孤独愁刀剑交击,元功已经催动。

    巨大的风暴卷向两个乱无殇。

    “好招,可惜也还是废招。”

    白衣乱无殇上前,旋动天涯之角形成风卷。

    两股风暴相互摩擦挤压,最后却是相互抵消,消失不见。

    “风刀云剑,你们一起上吧,这个赌约,也算数。”

    乱无殇傲然看着两人。

    逸风行喝道“孤独,退下,他是我的。”

    孤独愁定神看了逸风行一眼,最后还是收归刀剑,退至无痕身边。

    “风行,小心。”

    逸风行笑了笑,拭去嘴角猩红。

    “放心,孤舟独萍出世,还未尝几败呢,枪豪虽强,但剑首也不会太差。”

    乱无殇哼道“那就拿出点本事,不然,我就要结束这场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