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安庆年记事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十章 药蛊

    酒席之间,宿鸣几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盛庭玉身上。

    白日客栈院子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当时听见盛庭玉念叨的药方十分熟悉,像是谷中经阁里的几篇残篇之一,由此便大胆推测她身上有这些残篇的完本。而且盛庭玉猜到了他是丹谷的人,却十分淡定,仿佛丹谷在她心中什么都不是。

    如此小的年纪却有如此定力,在如今世道也真是十分的难得。

    颜宇风言语之间多有提到颜凌受伤之事,希望宿鸣能施以援手,宿鸣迟迟未应,这让颜宇风有些焦急。

    “听闻谢城主娶了一位‘医仙’,不知今日明某能否有幸一睹风采?”

    “明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替颜公子治病吗?”盛庭玉看着歌舞,吃着谢中泠送到嘴边的食物,好不快活,突然被提到,心里有些不快。

    “这……”颜宇风听到盛庭玉的话,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宿鸣会为此而感到不满。

    宿鸣不怒反笑,对着盛庭玉道:“在下正是这个意思。明某向来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人,想做些什么只凭心情,心情好了自然会做,心情不好嘛,当然等心情好了再说。”

    颜凌神色微动,正想出声阻止,盛庭玉已经先开口:“庭玉医术不精,恐怕不能为颜公子解忧。”

    “没关系,找我说的做,把我哄开心了。我就救他。”耳边传来宿鸣的声音,盛庭玉看着宿鸣只见他并没有开口,撑着下巴对着她微笑,似乎十分期待。“你要是不去也可以,颜凌公子的生死与你我都无关,我们过来吃顿饭,就当是替他送行了。”

    竟然是传音入密。在整个大庆能用传音的怕是没有几个人。他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

    谢中泠察觉到盛庭玉的动静,对着宿鸣眼神露出一丝警告,知道面前的人功夫不简单,但他没有任何的畏惧。

    厅里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盛庭玉忽然起身:“不知颜公子是否愿意让庭玉看上一二。”

    “这……”颜宇风十分犹豫。

    “盛小姐医术高超,定能为城主排忧解难。”宿鸣火上浇油。

    高超你个大头鬼,盛庭玉表面笑嘻嘻,内心气呼呼。说来说去,就是在要挟她。面前这位兄弟有手有脚,医术高超,内力深厚,自己不去让她去,这是个什么无聊的想法。

    治点小病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她从谢中泠的口中隐隐约约得知颜凌的伤不算小伤,访遍了名医都没有办法治疗,在她手里怎么可能治好。这位“明大人”分明就是想试探她的医术。

    到底是她大意,在客栈后院找药瓶时,看见了几株药草,忍不住说出了《医宗录》上需要此药草的药方。原来只是无意中在温习,谁知院子里竟然还有别人。

    得到了颜宇风的允许,盛庭玉直接上去为颜凌诊断。

    宿鸣与谢中泠同时起身,走到盛庭玉的身边。

    “怎么样?”颜澜问道。

    宿鸣负手而立,目光随着盛庭玉的手指移动。

    “拿来纸笔。”

    颜澜拿过纸笔递给盛庭玉,盛庭玉大笔一挥,在纸上飞快书写,落字如雨,没有丝毫停顿。

    “诺,给你。”

    收起最后一个字,盛庭玉把纸塞进了宿鸣的怀里。

    宿鸣展开内容,一一阅过,不禁点头称赞。

    “不错,只可惜这也是治标不治本。”

    “医术不精,只能诊断出这么多。还请明大人赐教。”

    宿鸣听到此话,微微一笑。从这药方之中便可以看出盛庭玉已经知道颜凌所中的不是普通的毒,而是外疆部族的药蛊。

    颜澜拿过药方,上面内容与从前所请的大夫开的药方十分相似,但有几位药材略有不同。最重要的是其中竟然有幽然草芯,那么他们岂不是把到手的药材拱手让人了?

    看出了颜澜心中的想法,宿鸣道:“幽然草芯药性极寒,可以用其他温和的草药代替。”

    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不是最好的方法,若是城主还相信明某,可将令公子的伤交给我,明某自然不会辜负城主所托。”

    听闻此话,颜宇风立刻拱手行礼:“多谢明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