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章 自私是本能

    由于案件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小区,案发当天就已经被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甚至有人将尸体抬上车的时候拍下了照片,一时间qq空间里,博客里发布了很多当时的照片,甚至还有了专门针对这件事情的贴吧,一时间成为了焦点。

    「楼主发的照片是不是真的啊?」

    「是真的,我今天听我一个亲戚亲口说的,就发生在他们小区,听说是入室抢劫!」

    「不是吧!我刚刚看到了一个博主写的文章说是仇杀,你没看那白布上那么多血迹,入室抢劫哪会下那么重的手!」

    「什么呀!我听我哥说好像是变态杀的,头都被砍了,我哥在公安局工作!!!」

    「真的假的,要真是变态那我们在这个城市里岂不是很不安全!」

    「我天,好害怕,晚上可不敢出门了。」

    「楼上的,人家可是白天行凶,你白天也不要出门了!」

    「这警察能不能行,这都几天了,还没破案也不说明白,这么猜来猜去更可怕!」

    「顶。」

    「听说他家还有个儿子,凶手一直没抓到不会就是他家儿子吧?」

    「说不准,现在的孩子!」

    「楼上有病吧!美剧看多了吧!人家儿子也上了救护车好吧!」

    从公墓出来,卫骁霖看着手机,读着网上的留言,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车在公路上行驶着,看着后排座上卫骁澈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心里暗自庆幸他没有看见网上的那些

    卫骁澈一直都没有回过家,一直都住在堂哥租的房子里,下了车就看见两名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其中一名就是当天在案发现场的那名年纪稍大的警察,进了屋子后,堂哥将两杯水放到桌子上,就顺势坐在了卫骁澈的旁边。

    “还是没有线索是么?”

    “我们这回来就是说这件事的,我门已经调查了几天了,说实话,不是很顺利,但现在这个案子的呼声比较高,网上也有很多人在讨论,网上的版本太多了,我们现在迫于压力可能要将这个案件的细节公开。”

    “然后呢!你们是来询问我们意见的,还是来通知我们的。”卫骁霖听到他们这么说,又看见网上的留言,气不打一处来,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

    “你有权利拒绝!”那名年纪大的警察突然开口,话音刚落就被旁边的警察怼了一下。

    “我同意!”

    警察走了之后,卫骁霖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同意?”

    “因为我也想知道。”卫骁澈将杯子洗干净放到了架子上,一边擦着手一边回答道“总会有些东西是我也不知道的!”

    “那万一凶手发现了你,怎么办!”卫骁霖担心凶手之前不知道还有个孩子,知道后会来找他,毕竟凶手还没有抓到,一切都是未知的。

    “他不会杀我的!”卫骁澈看出了他的顾虑。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是说你知道凶手是谁?”卫骁霖看着他,葬礼过后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了愤恨。

    “哥,我累了,休息吧!”卫骁澈看到卫骁霖在那一动不动,又说了句“放心,我知道的都告诉警察了!”

    卫骁霖半信半疑的回答着“好,那就好!”

    第二天上午十点,警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开了案件细节。

    “8月15日,在本市临安小区发生了重大凶杀案,造成现场一男一女两名公民死亡,经我局调查,已确定上述两名公民为他杀,经鉴定已确任现场存在第三人,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并从案发现场带走了死者的部分组织,凶手并未留下指纹,足迹等线索,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凶手仍然在逃,希望广大市民不要相信社会上的谣言,也不要造谣,请给予死者尊重,注意个人生命财产安全,如有线索请与警方联系,警方会尽快抓住凶手,还给市民一个安全祥和的家园!”

    “请问梁局长,案发当天有网友拍下了照片,请问死者丢失的组织是头部吗?”

    “这是案件细节,警方不变透露!”

    “请您正面回答,公民有权利知道真相!”

    “是!”

    现场一片哗然。

    “那警方经过了大力搜寻仍未发现死者头部吗?”

    “是!”

    ”请问监控没有拍到凶手吗?”

    “案发时整栋楼的监控录像都被破坏了,监控什么都没拍到!”

    “有人猜测案发现场之所以没有发现任何相关线索,是因为案发现场的第三人就是死者家里的儿子!请问警方是如何排除他是嫌疑人的!”

    “他是第一报案人,我们到达案发现场的时候,他确实在,虽然监控录像没有拍到,但经我们调查案发时他正在一辆出租车上!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明!”

    “各位记者,今天的提问就到这吧!有线索,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内告知的,谢谢!”

    “梁局长,梁局长,请问案件还要多久侦破!梁局长,请您回答”

    这场发布会结束后网上又出现一群“正义之士”纷纷跳出来指责当时那名怀疑死者家儿子是凶手的网友。

    「之前说是人家儿子的人,打脸了吧!什么人啊!自己心理变态,还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变态啊!」

    「警察应该找到他,能有这种想法的人多半有过想杀父母的念头!」

    「就是,就是!」

    「人家当时就是说说而已好吧!你们当时也有认同的好吧!现在在这里刷什么存在感!」

    「楼上的,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人啊!」

    「估计是那个人的小号,要不替他辩解干什么!咱么一起举报他!」

    「。。。。。。一群无脑!!!」

    「哎,你们说凶手会不会根本就不是人啊。」

    「楼上的不要吓人了好吗?都什么年代了!」

    「不会是野狗子吧!我小时候就听我奶奶说野狗子是兽头人身的怪物,专门吃人脑的!」

    「什么啊!本来是个悬疑剧,让你这么一说变成了恐怖片了!」

    「。。。。。。是把你们脑子吃了吧!!!」

    「举报他!举报他!」

    电视台也开始专门弄了一个所谓法治的节目,说白了就是专门针对这个案件的,请了各种专业人士,犯罪心理学教授,从警多年的警界前辈,分析案件,侧写凶手什么的。

    “李教授,现在广大市民朋友们都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是否会受到威胁,针对发生的815凶杀案,您从犯罪心理的层面,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现在看来,这个案件侦破难度非常大,死者是两名成年人,凶手能在短时间内将死者的头砍下说明凶手因该是一名体格健硕的成年男性,女性能做到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将尸体的头带离案发现场,正常人的头颅重量大约占人体体重的77,一颗头颅的重量大约在45-55公斤左右,想要带离案发现场必定是需要很大的手提袋或是其他容器的,因此我觉得凶手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行凶的,是有目的杀人的,我个人认为市民朋友们不用过于担心。”

    “听到您这么说,本市市民应该会放心了!”

    电视台的节目播出后,收视率成功登顶,越来越多的记者为了得到第一手新闻,在警局蹲点,甚至不知道在哪里得到卫骁澈的父母去世前不久,投保了两份金额可观的保险,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卫骁霖家的地址,就在楼下蹲点,有一天卫骁澈处理完父母的事情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男记者堵住,那名男记者问道“同学,您父母死后留下了一大笔保险金,在得知此事时您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一向听到记者提问从不理睬的他突然间停住脚步,盯着记者的眼睛平静的说道“请问你父母死了,您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从案件公开后,越来也多的人关心这个案子,但他们关心的从来都不是凶手会不会伏法付出相应的代价,市民希望凶手被抓住只是怕自己受牵连,电视台希望靠这件案子将自己的收视率提高,记者希望自己可以挖出更大的话题,网友无非只是看热闹罢了,父母葬礼后,警察也很少联系自己了,不知道是警察那边放弃了还是自己放弃了,卫骁澈每天看着网上的新闻,看着下面的评论,他知道,凶手也一定在看。

    从没有人问过这个刚刚高一的孩子在发生变故后的内心世界,甚至连卫骁澈自己都没有问过自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新闻上,网上,也不再有人在提起这件事了,终究还是有别的新闻渐渐取代了人们的视线,又有新的八卦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这件事的伤痛,最终只留给了这个家庭。

    卫骁澈的叔叔将卫爸卫妈的资产都变现了,将所有的钱和保险金都存到了银行卡里,只留下了顶层的那个大平层,是卫骁澈要求留下的,虽然这件事已经被人遗忘,但偶尔还是会有记者来打扰,于是和卫骁澈商量后决定将他带回义平。

    卫骁澈在去义平之前回了家里一趟,这也是父母走后他第一次回来,家里早就被叔叔婶婶收拾过了,将墙面的血迹收拾过后重新刷了新的漆,地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那个满是血迹的沙发也被换成了新的,打开房门的时原本的血腥味也被墙面上漆的味道盖住了。眼前的一切像是那天他出门时的样子,只是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了,他走进卧室将那天收拾好的行李打开,又将新的行李放了进去,收拾好后在餐桌边坐下,仿佛还是那天早上吃饭的场景,小待了一会,将坐的椅子小心地推了进去,拖着行李箱打开门,说了一句“爸妈,我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