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这世间依旧风光如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新朋友是个小朋友

    卫骁澈高考成绩下来的那天,吃完晚饭后,叔叔婶婶将他父母所有的财产都转交给了他,这两年叔叔婶婶作为监护人一直替卫骁澈保管着,虽然下个月初,卫骁澈才满十八周岁,但还是在这一天给了他,这也意味着,今后他就是一个大人了!

    这个暑假,卫骁澈没有回鼎州,等开学走了再回来就要很久以后了,所以这回他也想陪陪照顾他两年的叔叔婶婶。

    他从小就学习跆拳道,两年前也考下了黑带二段,虽然在那之后就没参加过考试,也没参加过比赛,但卫骁澈为了保持好状态,只要放假他都坚持去道馆练习。

    而他去的那家道馆,最近在小学附近开了一家分店。卫骁澈的实力道馆里的人是有目共睹的,知道他刚高考完,就请他当了教练,帮忙应下急。

    正好卫骁澈假期想找个兼职,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分道馆的教练。

    在分道馆里学习的,都是一些没有基础的小孩子,大多是因为暑假父母上班,没有人带,补习班就成了孩子们的去处。

    学校的附近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补习班,这一条街也不例外,为了吸引家长们把孩子送来,几乎不管是教什么的,每家都会有一面非常大的落地窗,可以将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卫骁澈每天骑车上班,都会路过早市,早市上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早餐,蔬菜,水果,甚至还有花草和衣服。

    他每天都是在快要闭市的时候路过,人群都散了,商贩们也都开始收起了摊子,将一些不太好的蔬菜、水果什么的,就丢到马路边,环卫工人们就会将它们都收拾走。

    开始时他没注意,一个星期左右之后,总是能看见一个脏兮兮的小孩,每天在闭市的时候在商贩后面挑挑拣拣,将卖相还算好的,还能吃的,捡起来放进自己的书包里,看得出来,那书包也是捡的。

    经营了一阵子之后,道馆的生意不是太好,报名学习的人并不是很多,于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报名,道馆就在门口准备了公开课。

    公开课当天,很多孩子家长都过来看,一时间道馆外面聚起了大量人群。

    已经长到1米88的卫骁澈,穿着白色的跆拳道服,给小孩子们上着课,卫骁澈上课的时候很随和,所以小孩子都很喜欢他,又很听他的话。

    而整堂课下来,卫骁澈做得最多的就是,半跪在地上,给他们纠正着动作,系着掉下来的腰带,整堂课几乎就没怎么站起来过。

    卫骁澈上完课,觉得很累,就坐在一边休息,有几名女孩子和妈妈们来向他咨询要联系方式什么的,都被他支去了报名的地方,就在他准备下班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个在早市捡东西的小孩。

    那个小孩很谨慎,看见刚刚那个教跆拳道的老师在看他,就转身跑掉了,以至于到现在,卫骁澈也没看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直到第二天,他在上课的时候又看见那个孩子站在窗户外,看着他们上课,时不时地还跟着比划几下,那时他看清了,他是个男孩子。

    和以往看见他时不同的是,他的腰间系着一根绳子,显得与他身上那套脏兮兮的衣服格格不入。

    卫骁澈一眼便看出了,那是他认为的跆拳道服上的腰带,等卫骁澈下课后再看那个小男孩又不见了。

    随后的几天,每天上课的时候都能看见那个小男孩,而那个小男孩像是怕被发现一样,在他下课前就悄悄的溜走了。

    于是在休息的那天下午,卫骁澈掐着在快下课的时间来到了道馆,看看能不能遇上他,到的时候,那个小男孩意料之中的趴在窗户前看着,卫骁澈在补习班附近的商店买了几根棒棒糖,就走过去在他后面说了一句“想学吗?”

    那男孩像是受惊了般,吓得一抖,迅速回头看了一眼,认出了是教室里的老师,拔腿就要跑,被卫骁澈一把抓住“你不用害怕,我是这里的教练,我就是看你每天都来,问你一下而已!”

    见那个男孩不回答,又问到“吃糖吗?”

    小男孩像是被抓包了一样,心里一直想着是不是不能在外面看,在外面看是不是也要交钱,自己身上没钱怎么办。所以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看得出来他很害怕,也不说话。

    “行吧!”说着卫骁澈就打开一个棒棒糖放进了自己的嘴里,但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全程盯着那颗棒棒糖,于是他又打开了另一只给他“那!”

    这次小男孩拿起就放到了嘴里,一颗糖却吃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

    不一会儿,道馆里的孩子就下了课,被门外的家长接走了,也就只剩下了他俩。

    太阳晒了一天,所以夏天的傍晚还是有些燥热的,太阳慢慢的落下了山,阳光和阴影的分界线正好落在了卫骁澈的肩膀上,小男孩因为长得小,所有的身体都在阴凉的地方,而卫骁澈的头全部暴露在了阳光下,就这样一大一小就聊了起来。

    卫骁澈看他的糖已经吃没了,那根棍儿还在嘴里咬着,就将自己手里剩下的糖塞到了他的衣服口袋中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小奕。”男孩终于说出了话,虽然那声音像蚊子叫一样。

    “小奕你住哪?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这回声音变大了点。

    卫骁澈带着一丝微笑看着这个小不点问他“那你几岁啦?”

    “九岁半。”说着终于将嘴里的棒棒糖棍儿拿了出来。

    “上学了吗?”卫骁澈看着这个九岁了,都要按半年来计算的小男孩,觉的有点好玩儿。

    “没有,没有用!”

    “为什么没用?”卫骁澈对他的回答有点不解,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就是没用!”小男孩大声的喊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就跑开了,卫骁澈跟着小男孩跑的方向走去,看到他一路上边走边玩的,然后就看见他跑进了一个院子里。卫骁澈看到那个房子里有一个年迈的老奶奶,正拿着一个水盆要他洗手,以为那是他的家人,便也就放心的回去了。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卫骁澈迟迟不见那个叫小奕的小男孩,连续几天,发现窗外还是没有出现他那个小小的身影。后来休息的那天,就去了那个老奶奶的家。

    整个楼一共就三层,一楼带一个小院子,典型的老建筑。这边要搬迁,所以楼里的人即使都搬走了,也没有将房子卖掉,所以整栋楼没有几户家里是有人在的。

    卫骁澈站在院子外,就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晒着什么东西。

    卫骁澈轻轻推开院子里的铁门,门应该是很旧了,开门的时候吱嘎一声,随后说到“奶奶你好!”

    听到有声响老奶奶回头问到“你找谁啊?”老奶奶端着放干菜的篮子问到。

    “我找小奕!”

    “你是谁啊?你问小奕干什么?”奶奶放下篮子,突然变得警惕了起来。

    看到她的动作,卫骁澈就知道应该是被误会了,就解释到“奶奶,我不是坏人,我是道馆的老师,我看他总去看,这两天没去,来看看他!”

    奶奶听他说着,就卸下了防备“啊!小奕说他这几天一直在看教打拳的,就是你啊!来,来,来坐!”知道了他原来是小奕说给糖的那个哥哥,说完将自己的小凳子给了卫骁澈,又从角落里拿了一个小凳子。

    “小奕小的时候,差点被人抱走,所以我态度不太好,不好意思啊!”

    卫骁澈也没有很吃惊,毕竟他这么大的孩子,天天在外面,成为目标也不是很稀奇。

    卫骁澈坐下后,看见旁边的几个丝袋子里装了满满的空水瓶,零星的几个掉在了外面。

    老奶奶看着卫骁澈说“这些都是他捡的,他就放在我这,卖的时候方便点小奕家在楼上,他这个点儿,一般都在外面。”

    “您不是他家人吗?”卫骁澈一直以为她是小奕的奶奶。

    “不是,我就是看他可怜,让他每天来吃饭!”

    “他父母呢?您别害怕,我就是想打听打听他的情况。”

    “他哪有什么父母啊!他从六岁开始父母就再也没回来过了,也不知道他父母去哪了。他妈怀他的时候,他爸就因为吸毒被抓起来过,放出来后,他家就天天吵架,后来就不知道怎么了,那孩子一天天在外面捡吃的,捡瓶子啥的卖钱,有时候捡的多了,还有人强他的,总被欺负,小孩子遭老多罪了!”

    “那他不上学吗?”听她说到卫骁澈有点吃惊。

    “怎么上学啊!他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上学啊!他倒是挺喜欢看书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认的字,有时候捡瓶子捡的多了,他就在收破烂的地方换两本书,可宝贝了。”

    这一下午,卫骁澈边帮老人干活,边问小奕的情况,怕和小奕撞上,就早早的走了。回家后,给市里的堂哥打了电话,问了小奕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一般这种情况,你应该找派出所,先调查一下他父母是不是已经死亡了,如果不是的话,要登记一下失踪人口,再看孩子怎么办,一般送到亲戚家寄养如果没有亲戚,应该就是救助站、福利院之类的了!你说的这个孩子,八成是要送福利院了!”

    了解完情况之后,就一直犹豫自己要不要帮他,心想他希不希望有人帮他,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去福利院,去福利院他就会变得好么?

    第二天一大早,卫骁澈就去了早市,刚好就看见等待闭市的小奕,他在入口的角落里蹲着,就悄悄的走了过去。

    “小奕,你在这啊?”

    小奕听奶奶说,他问过自己的情况,所以听到了他的声音就又要走,卫骁澈就在后面冲他喊了一声“我要吃早餐,要不要一起?”

    每天早上这个时候,看着各种各样的早餐,是小奕最饿的时候,小奕自知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人,就转过身问到“吃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