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红警1895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67章 宗族势力

    很快,台湾总督府的宣传厅也都开始让下属的各种宣传势力进行开始宣传,向不少底层的百姓宣传法律知识。尤其是关于土地房产产权的那一块的知识,也就是告诉他们地契上面写着谁的名字,这个土地和房产也就是谁的。而这种宣传,也就是希望提升百姓的维权意识,并且让他们能够和那些自己家族的那些主脉进行争斗,维护自己名下的财产安全。

    再加上宣传厅公布了一个关于家族旁支和主脉的土地纠纷的案件,然后听到了这个案件还打死人了,这个让不少那些获得土地分配的宗族旁支都开始关注。因为这个张桂芳的案例绝对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例,相反这个是在台湾各地都拥有的案例。不少宗族的主脉靠着分土地给那些别的支脉来规避大量的农业税。不过他们分出土地之后,他们后来因为王国瑞实行土地换取股份的政策,让不少那些家族的主脉自然要收回土地了。因为他们把土地都分出去了,自己名下的土地并没有多少,所以他们想要换取更多的股份自然要更多的土地。

    而这时候家族旁支和主脉的矛盾彻底爆发出来,因为家族旁支好不容易获得了土地,自然不甘心被主脉收回去。而且有一部分想要以务农为生的人也都感觉不自在,因为明明是自己名下的土地,为什么收成的时候还要把一大部分粮食都交给家族的主脉。这样凭什么啊如果这样自己获得土地还要把大量的粮食交给别人,那这样自己和过去那种佃户有什么区别,还不是等于没有分给自己土地这个让不少人都关心起来了。

    “族长。那个张桂芳把你给告了,而且还是直接告状到那个总督大人那里,这样会不会出现意外”有一个张家的人问道。

    而那个张家的族长却无所谓的说:“这个有什么,本来就是我们的土地,难道我们收回来还是有什么问题我们的土地收回来,那是天经地义的。”

    “族长,可是最近有总督府的宣传人员来说了。土地在谁都名下,就是谁的。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深刻的含义啊这个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那个张家的人马上继续问道。

    “哼,官府又能够怎么样他们又不会下乡,这个乡村是我们的天下我是家族的族长,谁敢不听我的那个张桂芳真是岂有此理。居然以下犯上把我这个族长给告了,又能如何明明是家族的土地,可是他那个父亲居然想要吞了,这个真是目无家法了。死了也就死了,难道还能够如何”

    “族长,族长,不好了,总督府法院送来了逮捕令,说你涉嫌故意杀人。所以特别来逮捕你”一个家仆喊道。

    “哼,让人把他们赶走”张家族长说道。

    “族长,不行啊和法院的人一起来的。还有数百人的士兵而且,那些士兵都是荷枪实弹的,绝对不是拿着烧火棍的啊如果我们胆敢不听,那他们肯定要当场剿灭我们了。”

    张家族长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有想到总督府那么“重视”自己,居然带来了数百士兵来“请”自己啊

    台北。总督府,王国瑞召集了大家开会。

    “各位。这次我们可是要面临一次台湾政权建立以来最大的挑战。这次挑战如果过去了,那我们将会度过一次巨大的危机,那我们台湾将会真正的摆脱过去的封建枷锁,能够真正的自由发展。而如果过不去,那那些地主势力将会继续对我们穷追猛打,那个时候我们将会艰难很多。为此,我们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军队,宣传,行政,都要做好准备,千万不能够有任何的懈怠。”

    “你们也许并不清楚,或者是并不认为有多么大的危害。自古以来我们中国都是官府不下乡镇,乡镇都是由一个个的宗族地主来进行管理,而我们很多过去的官员都是要和普通的乡镇宗族进行支持才能够行使权力。而这些宗族他们依靠土地和血脉维系,然后不断的聚拢家族成员来和官府对抗。这样对于我们非常不好,也都非常的不利。所以我们必须要好好的清理一下这些宗族势力。”

    “这些宗族势力束缚着百姓,他们就像是压在了百姓头上的大山。而百姓想要获得自由,那些宗族势力的既得利益者根本不会允许百姓获得自由。因为他们要绑架整个宗族的百姓来才能够获得好处。他们等于是把整个家族都给绑架到和我们官府进行对抗的方向,然后逼迫我们向他们妥协。而这种依附于地主文化的管理宗族模式,已经不能够适应现在的工业时代的需求了。我们工厂需要大量的工人,而这些宗族把自己家族的人口都限制在了土地上面,限制在了乡镇里面,不让他们出来。这样不但不利于工业发展,并且也都不利于人口人才的流动,不利于人类获得自由。”

    “而洋人说过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权,而自由权就是一个最重要的权利。这个虽然是洋人的,可是我却非常认可。如果一个人连选择自己未来的道路的权利都没有,那他有什么自由可言啊而这些依附于宗族势力的普通百姓,被家族的族长压迫,而且家族还不允许他们能够离开这种压迫的情况,我们必须要打碎这种文化,改变普罗大众的思想,这样才能够让我们百姓获得真正的自由。才能够让我们台湾的发展真正的走上快车道”

    王国瑞开始给大家做战前动员了,这次可以说是对封建主义思想的最后一次宣战了。而虽然那些地主有一部分是想要把土地用来换取股份,可是这些土地既然已经落户到了那些不同的人手里面,那也就不能够容忍他们要回去。毕竟这个个人合法财产不可侵犯,这个是法律必须要有的。而既然落户到了到了他们名下,那台湾的政府必须要好好的保护,不然那台湾政府必然会失去民心的。个人合法财产不能侵犯,这个绝对不是一个随便说说的,必须要严格遵守法则。如果能够被随意践踏,那对于未来的资本发展绝对是非常危险的。

    而虽然地方上已经进行了土地的再分配,可是人心却没有能够改变过来。很多普通百姓也都是下意识的依附于宗族,而这种宗族已经不适合台湾接下来的发展道路了,必须要想办法破除。经济上破除很容易,可是想要在思想上破除,那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这次张桂芳过来状告那个张家家族的族长,那也就是意味着给了王国瑞一个契机,让王国瑞有机会能够破除这个陈腐的宗族思想。

    而这次案件,也就是一个很大的样板,然后可以告诉广大的百姓,维护自己的土地所有权。只要大家都学会了维护自己的土地所有权,那本来拥有高度凝聚力的宗族也都开始被真正的肢解。宗族也就是靠着土地,靠着传统长幼尊卑的思想来维系。可是一旦这种宗族没有了土地,那他们根本无法能够有足够的利益维护大家的团结。而一旦晚辈和长辈有了充足的利益冲突,比如说土地上的利益冲突,这样恐怕他们也就不会能够有什么尊敬长辈的思想了。毕竟尊敬是一回事,可是千万不要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可是土地所有权一旦产生了冲突,那恐怕很多家族的百姓也都不会继续听从家族里面的那些长辈来说话了。毕竟很多时候血脉关系是比不上那些自己自身利益的,那些为了家族感情不顾利益的,毕竟是少数。所以说还有亲兄弟明算账这回事,这个也都足以说明在足够的利益面前家族感情那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

    “王大人,那个张家家族的族长张东方已经被逮捕了,现在被关押在了法院的牢房里面。而根据王先德院长的建议,希望能在三天之后开始审理,并且是实行公审。而到时候各个阶级的百姓都可以来这里观看,这样可以起到教育百姓进行普法的作用。”康同薇对王国瑞说道。

    而王国瑞主动说:“好的,接下来也就让他们都开始进行预审,然后等到时候我们必须要进行公开审理,让他们能够依照法律来进行接受处罚。这次不但是一个法律的事情了,还是一个关于我们不同阶级的斗争的过程。”

    台湾目前的公务人员都是留学生为主体,所以都是代表了资本阶级的利益,所以自然不能够容许那些地主阶级反弹。如果让地主阶级反弹了,那恐怕也都会是不利于资本发展。这种宗族思想已经严重的危害到了资本阶级的利益,那自然要狠狠的清理他们,不然接下来对于国家的改革非常的不利。未完待续